返回列表 發帖

午夜巴士

很多人喜歡黑夜是因為他們自卑,我也愛那凄迷的黑夜,因為我也自卑……

  我坐在末班巴士上,看著窗外飄搖的雨絲,路邊水洼里蕩起的小小的漣漪,把自己藏在車燈照不到的角落里,沒人會看到我,看到我臉上那些可怕的傷痕——大火后的烙印。

  車門“嘩”地敞開了,他來了。走過來,坐在我身邊,眉頭微微地皺著,就象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樣,我笑了,可是我知道他看不清楚我的。他的眼睛里閃著光,很漂亮。

  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這輛車上。那一次他喝醉了,坐在我身邊,扶住我的手臂,輕聲地說著他的心事,這就是緣吧?后來我們相識了,每天夜里,我們都會在這輛車上見面,他說著他的事情,而我就講些白天在電視里看到的情節。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把我摟在懷里,在我耳邊對我說,與我在一起很開心,很舒服。我知道,我找到了,那種感覺,那種暖暖的,柔柔的,無法形容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他就打電話約我見面了,我說我長的很丑,會嚇到他,他說他不在乎,他喜歡的是我的個性,他不會在乎我的長相的。我答應了。然而噩夢就從那時侯開始了。

  那里有很多人,他的哥們兒,還有他的女友,他摟著她的肩膀,而她……好美!我是第一次看清楚他的樣子,他真的很帥氣,而且他在笑,我第一次見到他笑。

  他笑著,潔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亮,神氣的大眼睛里盡是嘲弄,我沒見過他這樣開心過,即使我默默的聽他講了那么多,即使在他喝醉時,把我攬在懷里。現在我終于給他快樂了,我使他笑了。所有的人都在笑,刺目的陽光象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剜著我脆弱的心,那痛楚遠勝幾年前的那場大火,我象是被撕裂了,被掏空了。

他給我的自信,給我的驕傲統統被焚化了,飄散了。我轉身跑掉了,后面傳來他的伙伴的喊聲“喂,丑八怪,回來呀,回來呀!……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嗎?哈哈哈哈哈!”嘻嘻哈哈的笑聲使我的世界徹底淪陷了。我一路跑回家,跑到樓頂,縱身跳了下去。那身為他準備的白色長裙染滿了鮮血,紅得觸目驚心,紅得鮮艷奪目。我覺得自己化做了一股輕煙,不受控制,浮在身體上面,看到長長的黑發散了一地,紅的,黑的,白的——好美,好美。

  我小心的在空中飄著,趕上那輛末班車,從窗口鉆了進去,坐在那個固定的座位上,懷念著那細雨霏霏的夜晚,還有他那雙閃亮的眼睛,溫暖的懷抱。

  車門開了,他來了,一如往昔,坐在我的身旁,可是他看不到我,他的眼光穿過我的身體凝視著窗外迷離昏暗的街燈,緊鎖著雙眉,身上一股久違的酒味,他不快樂,我知道;他孤獨,我知道。可他知道我已經死了嗎?知道我就坐在他身邊嗎?他下車以后,我就跟在他的身后,一直到了他家。屋子里很黑,他卻沒有開燈,一個人坐在床上,不停地喝著酒。

我的心情就象那天他約我一樣,既緊張又興奮,我就要把自己最美的樣子展現給他了,他會贊美我嗎?會把我摟在懷里嗎?還會嘲笑我嗎?我慢慢地躺在地板上,身上滲出的鮮血很快便染紅了雪白的衣裳。我撫著沾滿了血的臉頰,用長發把它掩住,這樣他一定就看不見我的傷痕了。我心里胡亂地乞求著,希望他能夠看到我。

這時屋里傳來了干嘔的聲音,他跌跌撞撞地跑出來,打開洗手間的燈……柔和的燈光照在我的身上,他看見我了,我們四目相對了……“啊!”的一聲驚叫,他便倒在了我的身邊。

  以后的日子,我看著他與女友分手,看著他把自己囚禁在孤獨中,看著他每晚突然打開某個地方的燈,希望能夠看到什么,可是他失望了,因為我站在他的身后,而不是面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