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今夜不要開門

時間已是午夜,女寢402的書桌前還亮著一盞臺燈,燈光調到了最昏暗的一格,透過光剛好能看到一個身穿睡衣,頭發散亂的女生坐在書桌前,手里拿著一根煙。煙頭明亮時或許還能看到她蠟黃的臉。
  這么晚了誰還會不睡覺卻坐在臺燈下抽煙呢?這個女生是誰?
  放心,她不是鬼。其實,她就是我。作為一個鬼故事寫手,我習慣于在午夜寫作,每當夜深人靜,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的腦中總有無數個恐怖的念頭蠢蠢欲動,他們順著我顫抖的筆尖流淌到紙上,于是成就了一個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很多時候,為了寫作我得抽一些煙,有時也喝酒。抽煙是為了提神,喝酒壯膽——每次寫鬼故事我都嚇得戰戰兢兢,甚至握不住筆。據說張震就是被他自己講的鬼故事嚇死的,說不定某一天我也會如此也未可知。我膽子很小,可是我喜歡寫鬼故事。好煙.好酒.好寫鬼故事,寢室的姐姐們都叫我“三好女生”。
  可是今夜,我努力把以前一個個的念頭回想,可是竟一點懼意都沒有。我有些煩躁了,煙已經抽了四五根。夜很靜,姐姐們的呼吸聲清晰可聞。寢室內逐漸變得悶熱,汗水很快就浸透了我的睡衣。我站起身,準備打開門透透氣。
  “別開門,四妹,別開門!今夜不要開門!”三姐的叫聲驟然響起,嚇了我一跳。我忙回頭,卻看到她翻了個身,一會兒呼吸聲又起。原來她在說夢話。我無聲的笑笑,讓她這一叫,魂兒都差點給嚇飛了。忽然,我腦中靈光一閃。我立刻坐回到書桌前寫下了一個題目《今夜不要開門》,然后慢慢構思,懼意漸漸來了,我聽到自己的心跳撲通聲越來越快。寢室里不再悶熱了,睡衣由于浸了汗水,涼涼的貼在后背上。我仿佛感到有鬼往我后脖領里吹氣。這是以前常有的經歷。我拿起手邊的酒杯喝了一口酒。
  可是這次的氣好像……忽然我聽到一聲“噗…….”難道……不,不,一定是幻覺,我不敢轉過頭,“要鎮靜,要鎮靜……”我努力對自己說。可是我緊接著聽到身后傳來“悉悉簌簌”的聲音!我緊張到了極點,拿酒杯的手也抖起來……通過書桌上的小圓鏡,我小心的往后看……
  “你丫的,”我罵三姐,“深更半夜的又是說夢話又是起床的,你要嚇死我啊。”——那悉悉簌簌聲竟然是三姐起床發出的。
  三姐似乎有些迷迷糊糊的,也沒做聲就朝門走去。“別開門!”我失聲叫了出來。三姐回頭做了一個小聲的動作,我看看正在熟睡的大姐二姐,吐吐舌頭。“別吐舌頭,你越來越像個鬼了,又寫鬼故事?”她走到我的桌前看看稿紙又笑了笑:“自己嚇自己啊,什么‘今夜不要開門’切!我上洗手間。”我看著她開門走了出去,又小心的看看門外,似乎沒什么異常。可我怎么總覺得…….三姐剛才的笑好像……
  “咚咚”忽然門響了,有人在敲門!我心頭一緊,“誰?”
  “你三姐啊,嚇成這樣,我只走了一會兒就把門插了!”
  啊?不可能啊,我明明一點兒都沒碰門,怎么會插門了呢?我走近門,插銷果然插在上面!
  “咚咚咚”三姐敲急了,壓著嗓子叫:“快開門!外邊鬼氣森森的,都是你弄得……”
  我猶豫一下,三姐的聲音千真萬確。只好把手伸向插銷。我緩緩的拉開門——啊——我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厲聲叫出來,門外,門外站著的三姐竟蓬頭亂發.一臉血污!他對我露出猙獰的笑容,笑的同時還牽著臉頰上垂著的兩顆眼球……她慢慢的像我走近……
  “啊——”我捂上眼睛尖叫著。
  “怎么回事?四妹,你怎么了?”是大姐二姐的聲音,我睜開眼,“三姐——”我連滾帶爬的后退,三姐就在大姐二姐的后面!“你,你——”三姐看看自己,滿臉的迷惑。“血!血!……”我盯著三姐的臉,忽然我看到它的臉上并沒有任何血跡,也沒有垂在那兒的眼珠。“你怎么了四妹?……”三姐關切的問。我往后挪著:“剛才你……你……”
  “我剛才在床上睡覺啊,怎么了?”
  啊?我靜下來,仔細打量三姐:“剛才你明明起床上廁所的…….”
  “沒有啊,我一直在床上睡覺…….”
  “那你們有沒有看到那個……鬼……”
  “鬼?……沒有啊,四妹,你是不是做噩夢了啊?”大姐關切的問。
  “我不知道,”我回憶剛才的情景,一幕幕盡在眼前,不可能是做夢啊,我向半開的門外看去。
  “啊——”
  一個白影從門前飄過!我仿佛又看到了那張猙獰的臉在對我笑!
  大姐她們立刻追出去看個究竟。我坐在地上用利用手抱住頭,戰戰兢兢……
  忽然,我感到有人拍我,抬頭一看,是大姐他們回來了。大姐慢慢的安慰我:“哪有什么鬼啊,你一定是鬼故事寫多了產生了幻覺,上床睡覺吧,啊。”
  我被扶起來。“睡吧,啊。”
  “我插上門。”我說。
  “好吧。”大姐笑了笑,看我過去插門。
  可是我剛在床上躺下, 急促的敲門聲忽又響起:“開門啊,四妹,怎么把我們關在外邊……”什么?大姐她們不是回來了么?我一驚,剛才大姐的笑容似曾相識……難道……我猛地從床上爬起來,卻看到寢室其他的床上竟無一人!而我的床邊,就飄著剛才那個女鬼!——“啊——”頓時我失去了知覺。
  “醒醒四妹,快醒醒!”我被大姐她們搖醒,“這兒危險,趁那個女鬼還沒回來,我們快跑!”說著她們把我扶起來,向外逃去。我感到自己的頭腦昏昏沉沉的,腳下卻有些輕飄飄,完全被大姐二姐架著跑。
  終于逃出了宿舍樓。這時我聽到了三個令我毛骨悚然的聲音: “保安,保安,我們四妹在寢室里好像寫鬼故事被嚇死了,你快去看看……”是大姐她們!
  我忽然意識到什么,低頭一看——我,還有我身邊三個“人”,竟然都沒有腳,我們的身體都懸在半空!我不敢看回頭她們的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