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藍色的游魂

我是一只藍色的游魂,偶爾出現在蔚藍的天空中,靜靜的劃過云彩,飄蕩在天堂與地獄之間。我是一個連靈魂都不是的鬼魅,因為我的靈魂在我死的那一刻也被抹殺了。我會閃著淡藍的冥火,悄悄的躲在云彩的后面,看著天使們將幸福撒在人間。我愛天使們,因為她們很美,因為她們為人間的幸福無私的奉獻著,也因為生前我愛的人喜歡天使,希望死后也能成為天使。但這一切對她只會是一個夢了,因為古怪的她用水銀殺死我后,也投入了深深的海中。此刻,也許她也和我一樣,成了一個四處飄蕩的游魂。

  朦朧中只記得生前我是個精明的商人,起初為了自己和我愛的女人能過上幸福的生活而不斷努力掙錢。漸漸的,這份執著變了質,我成為了一個只為了錢而活著的人!我不停的工作,只是為了錢,更多的錢,為此而疏遠了女友。直到有一天,我為了一項大合同而陪著對方經理的女兒在大海邊閑逛……

  那是個下著大雨的夜,我挽著經理的女兒,那是個很丑的胖女人。我們撐著大傘走在海邊,海風吹過,夾雜著絲絲海水的咸味。我們說著笑著,突然看見遠方有一個人靜靜的走來。

那是個穿白色長裙的女人,雨很大,但她沒有打傘,任由雨水無情的打在她身上;風很大,但她只穿著件薄薄的長裙。她光著腳走得很慢,舊像是遠方天空飄來的天使。我猛然驚覺,那是我的女友!但我并沒有松開自己的手,仍只是緊緊握住經理的女兒。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不論什么都不能阻止我變得更富裕!

  月光下,女友的臉依然平靜,沒有一絲流淚的痕跡,甚至在那幽暗的臉上隱約露出一絲笑意。她平靜的走到我的面前,什么也沒說,只是遞上了一瓶酒,然后微微的笑了……

女友是個很怪的人,她生氣時從來都只是沉默和淡淡的笑。我也什么都沒說,接過酒,一口氣全喝了下去。經理的女兒似乎看出了端倪,甩開我的手,轉過身,氣憤地走了。我想回過身去追她,但沒幾步便軟塌塌地倒在了地上……

  我再度恢復知覺時,便只有無限的痛意了。我歇斯底里的叫著,那疼痛就像是一條小蛇鉆進了我的體內,漸漸的長大,逐步的擴張……不久,黑暗漸漸的代替了眼前的實景,耳邊也不再有自己驚呼的慘叫聲。一切都結束了,海邊又恢復了它應有的安靜。

  當眼前再有光亮時,我看到了自己的身體,看見女友在慢慢的抽干我體內的垢物,抽到只剩下一張皮。記得女友曾說過喜歡觸碰我皮膚的感覺。而這次,她在上面雕上了花紋,然后披著它,一起永遠的沉入了海底……

  我的魂魄在人間已經飄蕩了十年,每年我都會重游故地,特別是那片海灘。我很清楚我并不恨她,是我的背叛引起了這場悲劇。冥冥中我在尋找著她的蹤影,每年的重歸故地為的就是再見她一面。雖然此刻我們都以成為了游魂,但我仍想對她說出那句我至死也未能說出的話:對不起,親愛的!

  不知不覺中,我似乎聽見了一陣熟悉的歌聲,凄涼的歌聲牽引著我的靈魂,在這片海灘上徘徊。是她嗎?可她在哪,也在這片海灘上等待著我,等我說抱歉,等著原諒我的那一刻嗎?

  又是一個大雨滂沱的黑夜,在海邊,我看到一對男女緊緊的相擁在了一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