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雨傘的故事

相信大家都試過早上上班時,天氣明明好得很,風和日麗.陽光普照,但到下午接近下班之際,又忽然傾盤大雨下過不休的,如果你遇到這情況.你會留下來等雨停才走?還是隨便拿一把同事或客人留下的雨傘暫用?不過我奉勸大家一句,千萬不要亂拿別人的雨傘,尤其來歷不明的。當你看完以下的故事,你就會明自我說的一切了。

  話說早在八十年代末期,在銅鑼灣區有一間時裝連鎖店.這時裝店無論外型與品味都走在時代尖端.時髦男女,都以逛這名店為時尚。試想想,一家過萬尺的商店.分上下兩層樓,有 DJ在播放音樂,再加上新潮的門面裝修,在香港當時也只此一家。然而新潮并不等如沒有怪事,反而在此發生的怪事,真是多不勝數,但印象中最深刻的,要算是這個故事了。

  記得當日也是太陽很猛烈的一天,早上上班時已曬得滿頭大汗.但不知為何接近傍晚就大雨滂沱、烏云密布。大家都愁著一會下班怎辦呢?晚上安排好的節目可能要取消了、然而,大雨并未有因為時間核定而減弱,反而是越下越大、到下班時間。一大群職員走進員工室換衣服,也順便在一個大圓筒找雨傘。這些多出來的雨傘也不知是誰的,有些是平時員工忘了帶走,有些是顧客遺下,總之大家也沒有時間研究.反正順手就好,各人擾攘一番,拿了雨傘就急急的離開公司了。

  怪事就從這天開始了。話說其中一位女同事阿芬,當晚在千挑細選之下.竟選了一把中國味十足的油紙傘。大家不要以為作故事!又或者你會問現在哪有人會用油紙傘?不過在那個年代,油紙傘和藤籃都是潮流的物品。

  言歸正傳,再說阿芬當晚回家,一如平常一樣,吃過晚飯看電視.疲倦了就上床睡覺。剛入睡的時候,夢境就出現了。夢中煙霧彌漫,空中漫撒溪錢.跟著出現了一個長發披肩,身穿白衣的女人。女人由遠處飄近,然后對阿芬說:“你為何拿了我的雨傘,快點還給我!”跟著就露出一個非常憤怒的樣子。阿芬被這夢境嚇醒了,坐在床上擦著渾身冷汗,然而白天的工作實在太倦了,很快她又進入睡鄉。但不知怎的,同一樣的夢境又再次出現,就這樣兩三次,她也開始發覺事情不是發惡夢那么簡單了,在也沒有辦法將惡夢驅走,只好眼光光的坐在床上等天亮。

  第二天.阿芬很早就出門了,當然整晚沒睡覺,除了帶著一對熊貓眼,最重要帶回那把油紙傘,她滿以為把雨傘放回原處,應該不會再發惡夢。事實卻非如此,當晚吃過晚飯,很快就上床睡著了,同樣的夢境,同樣的畫面又再出現。最恐怖就是自己手腳在猙扎,但人就好像動彈不得,醒不過來,就這樣差不多一個星期了,阿芬因睡眠不足,人變得十分憔悴,跟她要好的同事都略知一二,但也沒有人能幫得上忙。更嚴重的是這個星期里.她每晚驚醒后.都發現大堆頭發脫落堆在枕邊,這么一來整個人都快崩潰了,甚至乎連班也不能上。家人都以為她因工作壓力太大,再加上晚上失眠.又或者營養不良,才造成這所謂“鬼剃頭’的現象。看了醫生請了幾天病假就算了。但之后的幾天,病情并沒有好轉,除了失眠和脫發,人還開始間竭性的語無倫次。

  幾天的病假很快就過去了,阿芬因病情急轉直下,根本不能上班,店鋪經理除了向她家人慰問之外也幫不上忙。事情的始末,經理也略有所聞,思前想后唯有鼓起勇氣將事情跟老板和盤托出。其實.經理心想這么詭異的事情,尤其發生在公司,是否應該跟老板說呢?但不說實話,又如何解釋阿芬要請那么多病假?但老板聽了之后,不但沒有責罵半句,反而很快的就安排了一個道士來做法事。莫非他也知道有些不干凈的東西在店內?當時大家都是這樣想!

  這天晚上關了店門,老板命令各同事都要留下來拜祭。大家心想這么晚拜什么神,拜鬼就有份,于是很多人就在很不情愿之下見證了這場法事。法事開始時,外面也下著大雨,令到現場的氣氛加上了幾分棲怨,除了雨聲和道士口中念念有詞的聲音,各人都不敢發一言,也不敢隨便走動,法事進行了十五分鐘,道士就走過來跟老板說:“這地方眾集了不只一個靈界朋友,不過請放心,今晚我一定把他們收服。”語畢道士又回到原位,手拿一把木劍向左右揮舞著,好像要把只有他才能看見的鬼魂一一制服。又過了十分鐘,滿頭大汗的道士突然問了一句:“你們這里是否有一把油紙傘?麻煩把它拿出來。”大家都愕然,他怎會知道?但也沒有人敢離開大伙獨自走入休息室拿那把油紙傘。最后這個不幸的任務當然由經理來做,大家都知道,油紙傘跟自動傘不同之處是自動傘一按就彈開,但油紙傘就一定要人手去打開的。奇怪的是.油紙傘交到道士手上的剎那就白動打開了.立即還刮起了一陣寒風,更恐怖是油紙傘彈開后,居然有很多頭發從傘內飄出.令在場的人個個都毛骨聳然。道士叫人搬了個大鐵筒出來,先是放了些金銀衣紙溪錢之類的冥襁進去燒,跟著就把雨傘也放進去。這時鐵筒冒出青藍的火焰,各人還聽到幾聲凄厲的女人哭聲,好像很辛苦似的。

  最后,大家都捱過了這畢生難忘的一小時.雖然之后也沒有其他古怪事發生,但可憐的阿芬辭了職后就沒有再見到她了.傳聞她要看精神科,還在精神病院住了幾個月才能回家。

  但整件事最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到底那油紙傘是從那里來的呢?到底誰是物主?事隔多年仍然沒有答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