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豬蹄手 - 科學時代的輪迴錄

民國六十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出版,第五八三號覺世旬刊登載著筆名叫做若愚的人寫過一篇「憶豬蹄手翁伯撝居士」的文章,原文轉載如次:
翁居士逝世約十五年了,以前我在台北市的時候,凡各寺廟有法會,只要是例假日,我都要隨喜參加,十次中到有七次看見翁居士的道影,由於他那清脆的梵音,曾引發筆者學習梵唄的興趣,也因此促成了我「一趕三」(一天中去三個寺廟)的傻勁,只要逢到例假,我都邀同二三蓮友,早出晚歸,趕往各寺廟遊覽,隨喜參加念佛、拜懺、聽經、坐香,盡情地往教海裡進軍,以調劑上下班刻板式的生活情緒,好像不這樣「一趕三」,不能發洩求知慾滿足唱誦癮似的,這股探密求新的傻勁,瘋狂達七八年之久,直把門路摸得有點眉目,荷包裡空空的時候,方始煞車停住,由多而少地慢慢冷卻下來,那時候的我和現在一樣,身心坦蕩,毫無牽掛,隨時隨地皆以赤子心,天真的態度,虔誠地參觀學習,其目的在求煩惱的解脫。
記得有一次聽南亭上人講經,講到六道輪迴時,舉出某居士由人投胎為豬,由豬轉胎為人,且有豬蹄為記的事例作證,上人對諸聽眾賣關子說:「這位居士曾皈依於我,是他親口對我說的,為了怕他難為情起見,不便告訴你們此人是誰,但我保證有這回事就是,你們如果有緣的話,總有一天會碰到他的。」於是大家心裡都起了一個問號,這個奇案的主角,究竟是誰呢?為了這,也是我一趕三的另一原因,筆者足足悶了二年,才掀開這個悶葫蘆的秘密。
六十歲左右的翁居士,浙江人,他的左手經常用布包紮著,吃飯時把碗放在桌上,低著頭用右手扒著吃,我以為他的手生了甚麼瘡,而不方便,起初並未細心介意,有一次在十普寺參加拜大悲懺,筆者與翁居士同桌並座吃飯,為了敬老特別替他添飯,他不肯,推扯之間,無意中扯落他包紮左手的布袋,不料看見他的左手變成豬蹄,使我嚇了一跳,幾乎驚叫起來,他一面很熟練地包套恢復原狀,一面連忙示意我不要作聲,我會意祇好悶著不響,等到把飯吃完,筆者請他到偏僻處,誠懇地向他問其所以,翁居士才坦白說道:「我怕人多難為情,所以示意請你不要作聲,現在我不妨老實告訴你,我的左手,並不是人手,而是一隻豬蹄,請你不要見笑。」「那裡那裡,不過你的豬蹄手怎樣來的呢?是不是開刀開成這個樣子?能告訴我嗎?」筆者緊追著問他,他苦笑著說:「好吧!醜媳婦終於見婆婆了,既承關懷,就說明算了!」他嘆了一聲氣接著又道:「實不相瞞,我這隻手關係一件因果輪迴故事,讓你知道也是好的」。筆者一聽是因果輪迴故事,興趣特別增高,趕緊拉著他的左手,請他拆開來,再讓我看一個夠,原來真是一隻完整的豬前左蹄,蹄趾邊還有稀疏的幾根豬毛,二寸後才是真正的人臂,於是好奇地哀求他,請其速道詳細始末,翁居士慈悲點頭答道:「因為我前生是條豬,本來死後還要投胎為豬的,幸好最後一念警覺過來,懸崖勒馬,勉強回復人身,但左手還是做了一個『豬蹄』的記號,說來慚愧得很,我祇記得做豬的前身,是個窮困潦倒牢騷滿腹的老學究,無家室之累,當我年老病得快要死的時候,忽然輕飄飄的離開了病塌,經過一個不知名的村莊,身體突然感覺冷得要命,顫抖不已,忽然看見一戶人家,門是開著的,走進去一看,裡面空無一人,廳堂壁上掛著幾件黑泥大衣,我那時冷得實在支持不住,頃刻起了盜心,趁無人之際,隨手取了一件,披穿禦寒,頓覺溫暖,舒服萬分,就身不由己地靠牆坐下,暫避外面的寒冷,竟沉沉地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醒來時竟躺在豬欄裡,一條大母豬正生產完畢,躺在我的身旁,與我並排睡著的還有七八條小豬,再看看自己,也變成了小豬,才知道我已投胎轉世了,心裡非常恐怖懊悔,自己責備自己,為甚麼要偷取人家的黑大衣穿?致得豬身果報,於是決心絕食,不吃豬奶,其他的食物也點滴不吃,寧肯餓死,恥為豬身,七天之後,果然如願以償,又恢復輕飄飄之身體,離開豬欄,飄忽地飄到另外一個村莊,這時又冷得要命,寒風逼迫我走入一戶人家,想暫避一刻,那戶人家又是空無一人,屋內也掛了幾件大衣,正想伸手去取一件來穿,當左手剛剛摸到大衣的邊緣,忽然記起上次偷衣誤落豬胎的教訓,心生警惕,趕快把左手縮回來,決心讓其凍死,也不願再淪為盜,因而即被嚴寒凍昏過去,又不知過了多少時間,醒來時,我已躺在人家產房中,且又變為小小的嬰兒身了,想說話又說不出來,可是不幸得很,我的左手卻留下一隻二寸長的『豬蹄』記號—遺憾終身,可惜以前冤枉過了幾十年,都是為窮苦生活而奔忙,對此終身警告的痛苦,幾乎忘得乾乾淨淨,到台灣後,於偶然機會中,聽到無上微妙的佛法,引發了我的善根,始拜南亭上人為皈依師父,蒙他老人家慈悲開示,方知人身為貴,佛法難聞,要我善體人身難得之經驗教訓,努力修行念佛,求生淨土,以免再受輪迴之苦。現在回想過去,當時假若我不縮回手的話,那一定又要轉胎為豬了,想來真正可怕,這一件慚愧無顏的秘密,除我師父外,祇有你知道,以後還要請你顧全我的面子,多多包含。」筆者聽後,毛骨悚然,自然連連點頭答應,這個新鮮的輪迴故事,出之於翁居士之口,等於菩薩現身說法,令人頓生警惕,增高道心,非常感激,由於這,才證實那次南亭上人所說由豬轉生為人,有豬蹄為記的輪迴主角,就是眼前的翁居士,真是幸會得很。
筆者發現翁居士的秘密那年(民四五年),他已吃齋念佛多年了,他是一個可憐的孤單老人,自退休後獨自為炊,生活頗為潦倒,因為左手不靈活,故洗衣洗碗也受到不方便的影響,每次吃完飯以後的碗筷,及換下來的內衣內褲,總是放置幾天不洗,幸有善心的蓮友,每隔一週或十天,前往義務幫洗一次,所以他雖僅一人吃飯,而其克難廚房中的碗筷,卻比十家之口的還多,不幸他於二年後,因病逝於市立醫院,算至今年,約死去十五年了,筆者做早晚課唱誦讚偈時,曾多次想起了他,久有意將豬蹄手的秘密公諸於世,總因事務繁忙,無暇提筆,現得退伍稍暇,而且已在新店妙法寺出了家,認為這個秘密,尚有報導的價值,特不管文字淺陋,追記於上,藉資宣揚。不過筆者甚為懊悔,太過疏忽,不該拘泥於友信而保密太久,假若當時不顧翁居士的顏面,向其要求「攝影留證」,藉以宣揚輪迴事例多好,必更有助於普遍的信仰,而翁居士亦可藉此現身說法的功德,也可減少他的罪業,增高往生品位,壞就壞在當時都沒有想到這一點,太可惜了。
錄自「驚奇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