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兄妹的禁忌遊戲

「我回來了。」弘人打開玄關的門,走入家中。

「哥哥、你回來了啊!」繪里香很快地衝過來抱住弘人不放。


「哇!不要突然衝過來抱住我不放嘛!」

繪里香和弘人雖然是兄妹,但並沒有血緣關係。

穿著學生服的哥哥——弘人——現在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而留著長髮的妹妹——繪里香——則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

「喂、哥哥~。來做嘛!那個平常在做的事情。」

繪里香依舊抱著弘人不放,用小貓一般的聲音在弘人耳邊輕語。

「不是昨天才剛做過的嗎?」弘人一面將繪里香從身上拉下來,一面對她說。

「嗯~~、哥哥好壞,都欺負人家。」繪里香用她含著淚光、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弘人。

「好嘛~~~!不然人家今天不幫你做晚飯了哦。」

「那、媽媽不在嗎?」

「嗯。爸爸也不在哦。今天好像不會回家的樣子。」

(那個混蛋色老頭。都已經什麼年紀了,還在幹那些事情嗎?

真是的,我這個兒子不都已經二十歲了嗎?幫幫忙,該停手了吧。)

弘人在心中嘀咕著。

(如果不和繪里香做那個的話,那今天晚上就沒有東西吃了啊……。)

「………真是拿妳沒辦法。好啦!我知道了啦。」

「真的嗎!哇~~。」繪里香又再一次緊緊地抱著弘人不放。

「真是的、妳也那麼喜歡做啊?」

「呀、人家會害羞啦。」繪里香將鑕進弘人胸膛,臉紅了起來。

兩個人走進弘人的房間。

家中所有的窗戶都關了起來,窗簾也都拉下來了。

這樣一來,就算是稍微發出點聲響,外面也聽不到。

穿過窗簾進入的淡淡光線,將室內的氣氛妝點得有些不可思議,只有兩個人的世界。

「心臟跳得好快哦……。」弘人坐到床上,繪里香紅著臉,雙手在胸前緊握。

「那麼,我們開始吧……。」弘人帶有一點無奈地說。

「………嗯、嗯。」繪里香像是要依偎在弘人身上似地,往弘人身上靠去。

大約是可以感覺到氣息的距離,弘人感覺得到繪里香鼓動的聲音。

他靜靜地看著繪里香。

「老是要做這種事……。妳真是個壞孩子。」

「……對不起、哥哥。」

弘人將自己的道具掏出來。

他緩慢地用他的道具,在繪里香最敏感不停地摩擦。

緩慢的動作,好像要停下來,卻又不肯停下來。

「……哈、啊………。」繪里香漸漸地發出了甜美的喘息聲。

原本就抓著弘人制服的小手,現在握得更緊了。

「……嗚、嗚嗚………。」弘人沒有停下摩擦的動作,開始稍稍地往裡面突進。

「等、等一下……。再……慢一點……。」

繪里香的聲音細到好像快要聽不到似的。

她的額頭上浮出了一層薄薄的汗珠。

弘人再度往前推進。

「呀!哥哥,不要動……!」強烈的刺激讓繪理香一下子膽怯了起來。

她拼了命地要求,但是,弘人並沒有停下他的動作。

「啊、啊啊啊啊!」強烈的快感衝擊著繪里香,她全身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

繪里香用力地抓著弘人的制服,弘人持續推進,直到最深處才停下來。

繪里香帶著不安的表情,盯著弘人的臉看。

(為什麼停下來了呢?)她的表情透露出了這樣的訊息。

「還想要更多嗎?」弘人故意地問她,繪里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還想要做嗎?還是就到此為止了呢?」弘人又問了一次。

「………要做。」繪里香從嘴唇勉強地擠出幾個字。

「咦?什麼?我沒聽到。如果不好好說清楚的話,那我就不做了哦!」

一陣沈默。

「啊……。」繪里香站在誘惑和恥辱的天秤上。

「如何呢?繪里香。」

「……哥哥,求求你,再來、再來嘛!」天秤往誘惑那一方傾去。

「嗯,說得不錯。這是渙的獎勵唷。」於是,弘人開始動作很大地抽插。

「啊啊、啊、啊、啊、嗯、嗯!!」繪里香叫出聲音來。

捉著弘人制服的手更加用力了。

「再來、再來……。啊啊、啊、啊……!」弘人加快了他的動作。

繪里香閉著眼睛,拼命地忍耐著強烈的快感。

「嗚!」突然,繪里香發出如幼犬般的聲音,一道淚痕從她臉頰上劃過。

「……結束了喔,繪里香。」繪里香無力地抱著弘人,調整她的呼吸。

「……謝謝你,哥哥……。」繪里香抬起頭看著弘人,小小聲地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啊~啊,耳朵裡頭這麼多髒東西。繪里香真是個壞孩子。」

「呀,好丟臉喔。」

「連挖耳朵的時候也會有感覺,大概只有妳會這樣子吧。」

「嘿嘿嘿。下次還是要拜託你哦,哥哥。」

「真是拿妳沒辦法。弄完之後要趕快去準備晚餐哦。剛剛不是說好了嗎?」

「好~~~。」

(想歪的去面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