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幸運號碼

我一直覺得那朵是個神秘且詭異的女子。

有時候甚至在揣摩她到底是不是人,或者說算不算是一個正常人。 這里說的正常一詞,并不是指精神上的;而是類似于特異功能這類的東西。

當然,我并不能肯定那朵的那點怪異之處是否與特異功能有關,因為我與她接觸的時間很短,只有僅僅半個月的功夫..... 去年暑假,我在一家名為海岸線的咖啡店里做服務生。從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那朵來的時候,我正巧要到點下班了。 她徑直走進來,很大方的對我說,我叫那朵,昨天打電話來問招人的事情,店長叫我今天來面試。 我請她稍等,馬上跑到休息室去找店長,隨后把她也請進了休息室。

三分鐘之后,我也下班了。和店里的其他人打過招呼,想也沒想便打開了休息室的門。看到店長正在面試那朵,我忽然有些猶豫是否該進去。不過工作的時候已經站得我腰酸背痛了,這會兒無論如何都想坐下來休息。

于是我輕輕的關上門,拿過一把小椅子坐在了門邊上。一邊梳著頭發,一邊隨意的聽著他們面試,也偶爾瞧一瞧那朵,她的模樣很普通,倒是嘴邊上長的痣挺吸引人的。 這時我聽到店長問那朵,你為什么要選擇來我們店工作呢? 我想起自己當初被問到時的回答是,現在來學經驗,想自己以后也開個咖啡店。

說完之后自己都覺得很假,但是店長好像挺滿意的。 我再看看那朵,只見她嘴角微微一翹,輕輕吐出的一句話差點沒讓我從椅子上摔下去。 她說,因為海岸線的電話號碼。 店長也聽得一頭霧水。

她再解釋道說,我很喜歡那幾個數字,是我的幸運號碼。所以我就給你們打電話了。 我甚至覺得她是在戲弄店長,哪有人在找工作的時候說這種理由的。

不過那朵的表情倒是很認真,店長也只好正兒八經的說,原來是這樣子啊! 結果那朵被錄用了。不知道店長是怎么想的,反正一個禮拜之后,那朵的名字出現在了工作安排表上,時間都是從下午五點到晚上十點,也就是要負責閉店. 如此一來,我便是沒有機會和她一起工作的,因為我只到四點就下班。但是在下班以后,我偶爾會在休息室里碰上她。 她作為新人可是一點都不拘束,總是很主動地問我一些關于工作上的事情。

其實我當時也只在店里干了不到兩個月,知道的事情也不多,跟她有句沒句的閑聊中,我發現倒是她懂得很多,特別是關于杯子的事情。 你不覺得那些杯子很漂亮嗎?這是她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不管是造型還是色彩,咖啡也是因為倒進了這樣的杯中才會變得如此美味可口吧。 我覺得她講話太夸張。每個飲食店的杯子在我看來都差不多,和那些作為藝術品來講的玻璃杯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有一次我把這樣的想法對那朵說了,她卻反駁道,那不一樣。

藝術品只能作為擺設而無法真正實用,它們是沒有味道的。 味道?什么味道?我不解。 那朵神秘的一笑,說,生命的味道! 白天工作時和別的人聊到那朵,她們都說覺得她挺奇怪的,原來那朵幾乎對每個人都提過杯子的事情,只是能夠理解的人不多。 大家都認為她大概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只是又說不清楚究竟是什么。

但是有一次我聽到了。是的,不是看到,而是聽到的。我至今都無法解釋自己聽到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我剛下班走進休息室,就看到那朵伏在桌上,我以為她在睡覺就沒去管她。靜靜的休息室流動著一股輕微的呻吟聲,好似有些痛苦。我還是忍不住拍拍那朵的肩膀說,你沒事吧? 她抬起頭來,一臉蒼白,有氣無力的回答道,我肚子餓。 我松了口氣,餓了也不知道去買東西吃。我讓她先待著,然后去給她買了一個小面包和一杯冰咖啡。

她朝我感激地笑笑。 趁她吃東西那會兒,我拉上簾子換衣服。當我剛脫完工作服,那個聲音突然出現了,我不禁一下子全身變得僵硬。 那是一種支離破碎的聲音! 就像我們吃東西時所發出的聲音一樣,只是此刻我聽到的是嚼玻璃時所發出的破碎的聲音,那么的清脆而響亮,我甚至懷疑是否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問題。

那朵在吃那個咖啡杯嗎? 我的腦海里蹦出這樣一個荒唐的念頭來,但是怎么可能呢? 聲音還在持續,慢慢的劃過耳邊,我的心里一陣陣抓麻。其實我只要拉開簾子就可以看到真相的,但身體卻像被釘在了原地似的動彈不得。 那朵,你在干嗎? 在吃面包啊!她回答得很自然。我覺得店里的小點心都挺不錯,就是稍微貴了一點。對了,我呆會兒把錢給你哦。 她說完話后,那個聲音就沒有了。我重重的吐了口氣,趕緊換好衣服拉開了簾子。

桌上面包已經沒有了,那個咖啡杯也沒有了,我無法相信,難道自己剛才聽到的聲音真的是......? 杯子呢?我走的時候順便幫你拿出去吧。我胡亂找了個借口。 謝謝,我已經還回去了。那朵微微一笑,從她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破綻。 是嘛。那我就先走了,拜拜。 我也不好再問了,雖然知道她很可能是在撒謊,但是我又能說什么呢? 從那天以后,店里的杯子一個接著一個的消失。 大家都暗地里議論著可能出現了小偷,而且是自己人。

但是很奇怪的是每天最后離開的人是店長,最早來的人也是他,而且早上來開門的時候一切都是完好無損的,沒有被小偷進過的跡象。 另外,在工作中如果誰不小心打碎了杯子,也是要馬上報告給店長做記錄的。但是店長說他的本子上已經很久沒有新的紀錄了,而且在我的記憶中,近來也的確沒有聽到打碎杯子的聲音,除了在換衣服的那一次。 我的心里又是一陣發涼。 店長讓我每天早上都要仔細的檢查杯子的數量,然后記下來。晚上閉店以后他再親自數一遍,確保一樣。 但是第二天早上開店后發現,杯子還是少了兩三個。 大家已經是一籌莫展了。

但是我心里卻有自己的想法,覺得肯定和那朵有關。 星期日的下午四點,我下班后在休息室里等到了那朵。我決定問問她,雖然有些荒唐,但她應該知道點什么,直覺這么告訴我。 不過通常都說得到真相是要付出代價的,當時我的確沒想過會出現什么后果。 我沒有猶豫就沖口而出,杯子都是被你拿走的吧? 什么意思?她一開始并沒有承認。 你說過你喜歡那些杯子的。 那你認為我有什么辦法拿走杯子? 你...我深呼吸了一下,你把那些杯子吃掉了! 那朵定定的看著我,足足有一分鐘,然后問,你怎么知道? 我突然感到頭暈目眩,她的問題等與承認了她吃杯子的事實,但是怎么會有這等怪事? 我聽到你嚼碎玻璃時的聲音了。我都不認為這自己說出的話,太過于荒唐。

是嗎?那朵依然不慌不忙的說。還真是稀奇,我一直以為別人聽不到呢,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人問過我。你能聽到,會不會說明你也跟我一樣呢?她邪邪的眨眨眼。 胡說,什么一樣不一樣?我忍不住大叫起來,突然覺得她像個怪物。你到底是什么人呀?為什么來我們店里?為什么要吃杯子?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呀? 因為一種莫名的恐懼我變得有些歇斯底里。 呵呵,這么說吧,我是來打劫的。 啊? 我在尋找杯子,因為我需要它們,這是我的生命形式。

那朵一本正經的說著。當初店長告訴我被錄用時,我其實很想對他說,并不是你們選擇了我,而是我選擇的你們。 真的是因為那個電話號碼?我的思緒也跟著她亂了。 是的。我說過那是我的幸運號碼,它告訴我這里有很多美味可口的杯子。 我突然兩眼模糊,跌入了黑暗之中...... 而真正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在第二天。

店里所有的杯子都不翼而飛了,整個吧臺空空如洗;那朵也沒來店里上班,我知道她以后也不會再來了...... 不曉得那朵現在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又注意到了某個幸運號碼,又跑到某個倒霉的店里去洗劫一空...... 偶爾還是會想起她講過的關于杯子的話,雖然我無法證明它的真假,但是那朵的寂寞我卻是可以體會的,因為她說,在茫茫人海中,從來沒有人聽到過她嚼碎玻璃杯時的聲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