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微笑的孩子 -- 腐爛

腐爛
骯髒而濕潤的地板,惡臭又冰冷的空氣。

一個簡陋的土炕上躺著一排乾癟的人影,用警惕的目光盯著我。
炕旁邊,有一具深度腐爛的屍體。

雖然戴著口罩,可我還是幾欲嘔吐。
我把錄音筆小心地對準土炕最裡面那老人的嘴。
如果不是親眼看見,
誰能相信,
世上有這樣悲慘的人活著。

死去的是誰?我問。

是我的大兒子,老人說,他想離開我,所以就死了。



好像真的是有人離開了。
於是那個人就死了。

這樣活著,
我們都明白死了可能會更好一點。
但是,
人總是喜歡本能地選擇痛苦地活下去。
這就是人的精神,
也是人的悲劇。

不知道是多久的事情了,我的女人丟下了孩子離開了我。
老人的聲音氣若游絲。


我憐憫地看看床上躺著的人們,
他們有男有女。
他們的眼睛空洞無神。

只是選擇活著,
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我忍住顫抖,
問老人最後一個問題。

他們,
都是自己選擇躺在這裡的嗎?

老人的眼裡突然在黑暗中發出帶著渴望和驕傲的目光。
他說:
一開始,是我要他們留下來的,現在他們,誰也不能離開了。
然後,
我們繼續,
在繁殖。

不信,你揭開被子看看。

我頭皮一陣發麻,
用不止抖動的手鼓足勇氣揭開泛黃的被單。

被單下的土炕上,
長著密密麻麻的血管,
從老人的身下發散出來,
連接著每一個人,
他們瘦如骨架的身軀上都爬滿了血管。

我看到了更可怕的東西。




這是我的孫子。
老人慘淡的臉上撲滿了幸福的光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