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地獄公寓第四卷 應誓

第一章 不要發誓
    夏小美此時在課堂上呼呼大睡,當然,在大學教室中她這樣的學生多得是,老師也只管講課,只要不是課堂內人聲鼎沸,也不會理會。
    “小美最近都睡眠不足不成啊?”夏小美的同桌安紫看著她的睡相,搖了搖頭,說:“真是的……結果每次都要問我抄寫筆記。”
    “還好啦,”安紫前方坐著的一個男生柳原新說:“她最近肯定是談了男朋友了,否則乾嘛從女生宿舍搬出去到外面租公寓住?哈哈,睡那麼熟,莫非是晚上……”
    話還沒說完一本厚厚的《西方美術史》就狠狠砸在了柳原新的頭上,他捂著頭大叫:“痛痛痛痛痛……你幹嘛啊安紫…… ”
    “你不講話沒人當你啞巴!”安紫接著又看著夏小美,有些擔心地說:“小美她大概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作畫吧?她的成績一向是學院內名列前茅的……這個月城美院裡,油畫畫得最好的就是小美了呢。”
    “不……”
    坐在安紫身後的一個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留著齊鬢短髮,捧著一本《西方美術史》的女生康音絢說:“我倒認為,宗炎舟的繪畫水平更高出小美一籌呢。他之所以不受老師的賞識,是因為他一直都只畫些恐怖、陰暗的內容。”
    他們說的宗炎舟,是坐在教室左側角落,一個極其帥氣俊朗,但表情總有著些陰霾的男生。
    下課後,終於醒來的夏小美揉了揉眼睛,微微抬起頭下課了? ”
    “小美,你怎麼了啊?熬夜了?”安紫關切地問:“我記得你以前很少上課睡覺的啊。”
    能不困嗎?為了等唐醫生回公寓,熬到凌晨再去睡。結果足足睡了三堂課。
    “小美你現在到底住在哪裡啊?”安紫繼續問道:“為什麼那麼突兀搬出宿舍呢?我曾經想去你現在住的公寓看看,可你一直都不讓。”
    夏小美立即搖了搖頭嗎,說:“我那個公寓很髒的啦,你就不要來看了。搬出去過嘛,是我自己的想法。”
    對於父母,夏小美也只能說自己臨時在外面租公寓住,還好父母都不在K市,否則他們萬一說要來公寓看看,那她也就不知道如何圓謊了。這種荒謬至極的事情,告訴誰都不會相信的。
    目前夏小美的房間裡,還沒有出現血字指示,根據李隱的說法,估計再過個一個月左右,第一次血字指示就會出現。聽說第一次血字指示的通過率是很高的,因為生路會比較明顯,很少有住戶活不下來。
    她收拾好書包,就準備離開了。安紫看她精神不是很好,總有一些擔心。不過,她如果不說,那也沒辦法。
    安紫也收拾了一下書包,準備回家。就在這時候,忽然她發現夏小美的畫板和顏料都放在了課桌內!
    她怎麼那麼粗心?連這個都忘記帶了?
    安紫連忙拿出手機打給夏小美,然而很不湊巧,夏小美的手機剛好沒電了。
    “只好我給她送過去了。”安紫背起書包,準備走的時候,忽然康音絢說:“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我也有事情想和小美說一說。”
    而柳原新也站起身說:“其實……我也突然想到有些事情要和小美談談……”
    “那好,一起走吧。”
    可是追到外面去,一直跑到校門外,都沒看到小美。
    “她去哪了啊……”安紫左顧右盼著,忽然看到夏小美在前方的公共汽車站台,走上了一輛巴士!
    “啊,小美……”安紫連忙追了上去,可是巴士已經開走了!
    這下麻煩了!明天可是要交一幅油畫當作業的啊!偏偏那堂課的莊老師平時對作業審查極其嚴格,說不定會因此扣小美的平時分數啊!
    想到這,安紫連忙要去攔一輛出租車,這時候正好看見宗炎舟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車子,然後走了上去。隨即她和康音絢,柳原新便飛奔上去,鑽進了出租車裡!
    “你……你們幹嘛啊?”宗炎舟愣住了,隨即安紫卻是毫不猶豫地對司機說:“快,跟上前面的那輛巴士!”
    而柳原新則是用胳膊纏住宗炎舟的脖子,笑嘻嘻地說:“炎舟,大家都同學嘛,幫個忙,大不了車錢我們出……”
    “餵,我和你們又不去一個地方……”
    “說了車錢我們出嘛……”
    “真是的……你們在搞什麼鬼?”
    這時候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安紫忽然回過頭疑惑地問:“對了哦……柳原新,康音絢,你們為什麼要去見小美?很重要的事情嗎?”
    “這個……”柳原新搔著頭說:“你該知道吧?老莊今天已經發話了,一個星期後的考試,如果我們的畫還是沒辦法得及格的分數,平時分數就會徹底扣光,到時候期末考我們說不定就會掛科啊……”
    “對啊……”康音絢又推了推眼鏡:“你又不是不知道,莊老師有多嚴格,他是很難通融的。所以,唯有讓小美幫我們開開小灶,教我們點繪畫技巧。”
    “啊……對哦。”安紫一聽也說:“我都忘記了……我的成績也是很差啊……”
    而巴士不久就在前面一個路口停下了,夏小美下了車,走入了一個公寓區裡。
    “小美住得離學校那麼近啊……”安紫一邊說著一邊拿了一張一百元給身後的宗炎舟,說:“給你,炎舟,我們下去了。”
    隨後他們下了車。誰想,宗炎舟也下來了。
    “你……你不回去?”安紫疑惑地問。
    “還給你。”宗炎舟把車錢的找零交給安紫,說:“聽了你們的話,我也想听聽夏小美的繪畫有什麼心得呢。”
    隨後,四人就跟著夏小美走入那個公寓區內。
    剛走進去,就看到夏小美拐入一條小巷,安紫本想叫住她,忽然想到,既然來到這了,不妨跟著她去看看她住的地方吧。
    隨後,四人都走入小巷,尾隨著夏小美,穿過不少巷道,隨後……看著她進入一個拐角,再過去一看……
    “這……”
    安紫四人頓時傻了眼。
    居然是條死胡同!
    “我眼花了?”安紫愣住了,隨即想到……小美難道翻牆走了?可這牆那麼高,她怎麼爬上去的?
    “我們,去別的地方找找吧。”康音絢說:“大概我們剛才看錯了?”
    走出這條巷子,四人開始在別出搜尋起來。而這時候,他們沒有一個人發現,身後的影子,忽然都發生了變化,一個個,脫離了他們腳下,在地面上漂浮著移動向剛才那條巷子!
    找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找到。四人也只好放棄了。
    這個時候天空開始逐漸變得陰暗起來,所以更沒有註意到影子消失了。
    “只好走了。”安紫嘆了口氣,而康音絢則感覺很古怪,她感覺剛才沒有看錯,為什麼夏小美走進一條死胡同就沒人影了。
    走出這錯綜複雜的巷道後,那四個影子又從裡面飄了出來,回到了他們腳下。
    這裡距離學校也不遠,走路也能回去,四個人都是走讀生,於是選擇就近的公交線路各自回去了。
    這天晚上,安紫家中。這時候安紫準備先去洗個澡,醞釀醞釀,回來再作畫。
    安紫忽然想到,先把衣褲裡的東西拿出來吧,於是一掏口袋,取出了手機,家門鑰匙,還有……
    一把鑰匙。
    “嗯?這把鑰匙……?”
    一把上面刻著數字的鑰匙。這把鑰匙,她完全不記得拿到過。
    “是誰的鑰匙?”安紫頓時疑惑起來,隨即將鑰匙放入抽屜,打算明天帶到教室去問問。
    忽然,她感覺心臟劇烈地疼痛起來!那感覺,猶如是被烈火灼燒一般痛苦!
    過了大概五六秒,這種痛苦終於結束了。
    “怎,怎麼回事?”安紫摀住胸口,喘著氣說:“剛才真的好痛……”
    與此同時……
    “你確定沒看錯?”
    公寓的10樓,李隱指著1002室的門,問一旁的歐陽菁:“你是看到有影子進入裡面了?”
    “對。樓長,那時候你還沒回來,我敲過很多次門,都沒人開門。”
    有新住戶來可是大事,畢竟要有老住戶告訴他們公寓的規則。
    此時,李隱、嬴子夜、唐蘭炫、楊臨、段奕哲、華連城等人都聚集在1002室門口。
    李隱繼續敲著門,大聲說:“有人在裡面嗎?不要害怕,我們和你一樣,都是人,不會傷害你的!請你開門!”
    然而過了很久,都沒有任何動靜。
    “撞門吧。”李隱下了決定:“反正這個公寓無論什麼地方損壞了都能夠立即復原。”
    這一點過去老住戶就實驗過,公寓即使被破壞掉一磚一瓦都會立即恢復如初。以前聽夏淵說,甚至曾經有住戶把炸彈帶入公寓,嘗試爆破,但是都失敗了,公寓被炸毀後,沒一會兒就又自動復原了。
    李隱、楊臨、華連城三人看著那扇門,都卯足了力氣,拼命撞去!
    大門被撞開後他們立即跑了進去,隨即華連城立即看到……牆壁上出現了血字!
    不會吧?和嬴子夜一樣,進公寓當天就接到血字指示?
    只是這次的血字指示比上次的捉迷藏還來得詭異。
    月3日一整天內,不要發任何誓言。但如果發誓,從發誓的時間開始計算,一周時間內不得進入公​​寓。一周時間到後,即可回歸公寓。 ”
    不要發誓……不發誓就可以了?就算是第一次血字指示,也簡單得有點太誇張了吧?
    然而找遍整個房間,都沒有找到一個人。
    “在整個公寓範圍內找!”李隱緊張起來,說:“就算通過血字指示,但是超過四十八小時不進入公寓就會死的!大家快找!”
    然而到了十點多,公寓幾乎被翻了個底朝天,但是還是沒找到人。
    隨即李隱判斷……恐怕是離開了公寓!
    小區大門口警衛室內,保安正翹著二郎腿,看著電視。完全是玩忽職守的態度。
    李隱這時候敲了敲窗戶,保安打開窗戶什麼事情? ”
    “師傅,”李​​隱遞過來一包煙,說:“今天你有沒有看到誰進到那條小巷去的?是平時沒見過的生面孔。”
    保安搖著頭說:“我哪裡記得住!走走走走走,別打擾我!”
    李隱又拿出幾張百元大鈔遞了過去,說:“師傅,我真有急事,您麻煩回憶回憶?”
    他一口氣拿了五百元,保安一看,隨即喜笑顏開那,我回憶回憶啊……嗯,今天進那條小巷的人也滿多的。不過你說生面孔嘛……對了,下午的時候,好像有四個年輕人進去過,看起來像是大學生吧,平時從來沒見到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