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地獄公寓第五卷 銀月島

第一章 新的血字,銀月島
    華連城捏緊手中的飛鏢,對準眼前牆壁上的標靶,猛地投了出去!
    正中靶心!
    “最近投得越來越準了呢。連城的妻子伊莣端著一盆水果走過來,放在桌上,緩緩走向丈夫。隨即,她雙手抱住了連城的腰,說:“入住這個公寓後,都虧你在我身邊呢……否則,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支撐下來……”
    連城抓住妻子白皙的手臂,說:“放心吧小莣,我……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的。誰也無法分開我們的……”
    入住這個公寓後,完全是九死一生,才得以僥倖生存至今。這還有很大程度上,是靠夏淵提供給他們二人的經驗。而當李隱入住後,連城就發現他是個智慧不下於夏淵的天才,所以和他搞好關係,希望他能夠幫助自己和妻子,活到第十次血字指示的時候。
    一定要活下去……這也是連城對妻子發下的誓言。
    當初,如果沒有帶小莣來K市……如果,沒有愛上她……那今日就不會帶給小莣這無盡的痛苦了。
    華連城,原本是S市的一名婚慶公司的婚慶策劃師。他年紀很輕,和同事關係又好,個性開朗,長得也很俊秀,所以很多公司裡的女同事都暗戀著他。他也很喜歡婚禮策劃這個工作,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情,他現在依舊也只是個普通的婚禮策劃而已。
    三年前的一個夏天。公司接了一個非常大的策劃S市當時極為矚目的,孔家和伊家的聯姻。婚禮雙方是S市的房地產大亨孔行明的兒子孔善和S市最大的遊樂園明月樂園董事長伊文欽的千金伊莣的婚禮。雙方都是S市著名的企業家,這場婚禮自然受到極大矚目,豪華程度也是空前的。公司絲毫不敢懈怠,要連城負責這場婚禮的策劃。
    連城對於婚禮策劃,一直都很重視新人本身的意見,所以和準新郎新娘見面商討此事。孔善是個相當健談精明的人,而伊莣外形溫婉可人,可卻很內向,在商討過程中,她只會機械性地答复,絲毫沒有即將出嫁的喜悅。最初,連城還以為是她對自己的策劃不滿意,因此感到忐忑不安。
    根據孔伊兩家雙方的意見,婚禮必須要空前盛大,絕對不能失檔次,錢絕對不是問題。而連城的策劃風格,不是以奢華為主,而是喜歡賦予許多像徵意義,表達對新人的祝福之情。而新郎孔善也認為,婚禮應當極為豪華,可是伊莣對於婚禮卻始終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
    因為不清楚準新娘的態度,讓連城很不安。他迄今為止不知道策劃了多少次婚宴,每一次都能讓新人們非常滿意。他覺得,婚禮是對人一生而言最重要的盛大儀式,自然絲毫不能草率,所以,總是認為,只有新郎和新娘滿意,才能算是成功的策劃,真正幸福的婚禮不是靠金錢就可以堆砌起來的。
    所以他下定決心,想單獨問問伊小姐的意思。他猜測可能是因為孔先生在的緣故,她有些話說不出來。而聯繫了她以後,伊莣答應了。於是二人在一家飯店見面了。而連城拿出他最新修改得一份婚禮策劃,對伊莣說:“伊小姐,綜合了你們二人的意見,這份最新策劃案,將在著名度假地銀月島上舉行,婚禮的… …”
    “你,沒必要把這場婚禮設計得有那麼好。”然而伊莣卻是語出驚人根本就不喜歡這場婚禮。什麼婚禮,明明就是個展覽會罷了。但是,有必要拿女兒來炫富嗎? ”
    連城一下愣住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問:“伊小姐,你……你的意思是……”
    “我根本不想嫁給那個人!什麼大企業繼承人,不過是個富二代的紈絝子弟罷了!我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只見了幾次就安排我們結婚,這算什麼意思啊!”
    “可,可是……伊小姐……”
    “你能設計一個讓我父母徹底丟臉的婚禮嗎?比如說在蛋糕裡裝個炸彈什麼的……啊,對了,你可是拿了我父母的錢,自然得好好巴結他們了,我在說什麼呀……”
    “不是的……”連城卻很認真地說:“我……我認為,和自己所不愛的人結婚,那樣的婚禮再奢華也是沒有意義的。我,看到過很多對舉行我所策劃婚禮的新人。對我來說,回報我的策劃的並非金錢,而是新人們幸福的笑容!”
    心臟處,猛然產生出來的劇烈疼痛,令連城從回憶中甦醒,頓時他強行支撐住,捂著左胸,而伊莣也同時感覺到了痛楚。他們二人是生活在同一房間,所以血字指示都是同時執行的。
    牆壁上,赫然出現了一行血字:日,前往位於S市所在海域處,建立了度假村的銀月島上住到14日中午免費在該島三日遊的招待券已經放置於衣櫃中的衣服口袋裡。 ”
    銀月島?
    連城愕然大驚……怎麼會……那麼巧的?銀月島……昔日,原本孔善和小莣舉行婚禮的場地!
    居然……要去那裡執行血字指示?說起來,離開S市後,有繼續關注過孔伊兩家的新聞。當時雙方都是報警,要全力找出他們,而能夠到現在也沒被抓回去,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住進了這個公寓。否則,連城恐怕早就被作為綁架犯被捕了。
    無論如何,銀月島,是一定要去的……可是如果見到了一些不該見的人的話……
    想想也感覺可怕!公寓的事情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但是,如果小莣被抓回去的話,無論是在執行血字指示的時候,還是在平時,都可以被公寓殺死!
    與此同時,接到血字指示的,還有五個人。
    “怎麼可能?”李隱愕然地看著眼前牆壁上的血字,喃喃地說:“銀月島……從幽水村回來還沒超過半年,就又接到了血字指示?”
    不過仔細想來,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因為……公寓目前的住戶總數,已經嚴重銳減了。所以,相鄰血字指示執行者的重複,也就會變得不可避免了。血字指示隔的時間長,那是住戶數目比較多的情況下的規律。
    第五次血字指示!一旦通過,那麼,今後執行血字指示,就能夠直接回公寓,同時也是追平了夏淵的記錄!
    而在他的隔壁,嬴子夜也是看著出現的血字,默默不語。
    同一時間,棕色捲髮、戴著眼鏡的夏淵昔日鄰居,歐陽菁看著眼前的血字指示。看完後,血字慢慢褪去,而她則走向衣櫃,從一件毛衣裡取出了招待券來。招待券中明確說明,此次入主度假村,將唯有七名幸運兒得以免費入住三天,而且三天內也唯有這七人住在度假村里面。
    “七個人……”歐陽菁捏著手上的招待券,說:“這麼說來,這次是七個住戶一同參加嗎?公寓,難道還嫌目前的住戶數量不夠少嗎?”
    此時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小伙子,正湊在電視機前。裡面,正播放著島國版的愛情……動作片。
    “超讚啊……可惜比起蒼井空來還是尺寸小了點……”這名大學生不斷湊近屏幕,看著裡面一男一女正在一張餐桌上忘情地“辦事”,女人不斷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如果閉著眼睛聽,還以為是在發生家庭暴力事件。
    播放完後,他取出帶子,放回架子上,心想:上次去那個盜版攤,老闆信誓旦旦說下個月肯定有蒼井空的步兵到貨,不曉得是不是真的。嗯,這部武藤蘭的作品繼續溫習一下吧……可惜飯島愛08年就死了,沒她的新片看了……
    這個大學生的名字叫蘇朗,一般大家叫他“阿蘇”,不過背地裡全叫他“色狼”,也正好對應他的名字。他是個超級AV發燒友,據說沒有他說不出名字的日本**,家裡擺放著一排排的A片。即使住進這麼一個公寓,他居然也是抱著“色狼無論在哪裡都是色狼”的態度,照看不誤。
    就在他剛拿出那盤武藤蘭的片子時,心臟部位立即傳來極為劇烈的灼燒感!隨即,他立即看到眼前牆壁上浮現出一行血字來。
    “銀……銀月島……”他喘了口氣,說:“去那裡……啊……”
    接下來,七人按照慣例聚集在了樓下。
    當阿蘇出現的時候,歐陽菁的臉色頓時一突,第一反應就是:這次去銀月島,絕對不可以穿裙子!洗澡的時候,一定要把門窗關緊!對了,還要隨時檢查房間裡沒有裝置攝像頭!
    李隱出現後,大家都是一陣心安。這位新樓長,可不比夏淵遜色啊。
    李隱、嬴子夜、華連城、伊莣、歐陽菁、阿蘇……而第七個人是誰呢?
    電梯門打開時,大家都瞪了過去,而走出來的人是……段奕哲!
    “段,段奕哲?”歐陽菁一愣,隨即說:“你就是……”
    三六……”段奕哲數完後看來這次人很多嘛。加上我,至少有七個了。”
    “沒想到是你啊。”華連城也是欣喜一笑,說:“奕哲,過來吧,你找到招待券了?”
    “嗯。”他點點頭,然後走了過來。
    “根據招待券上的說法,”李隱拿出招待券日晚五點在S市的F碼頭,會有船來接我們。送我們到達度假村後就離開,接著在分會來船接我們……”
    時間很短。兩天半。但,時間越短……才越是可怕!
   
第二章 連城和伊莣
    銀月島……
    居然會是那個地方……
    三年以前,剛剛建成不久的銀月島,建立起了豪情會所、高爾夫球場、度假村等一系列的高檔設施,加上在國家旅遊雜誌上大肆宣傳,那裡成為了著名的海上度假樂園。
    而加上這次婚禮定在那裡舉行,更加是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當時全國無數家報社為了爭相報導婚禮可以說是搶破了頭,要拿到一份進入銀月島的採訪許可,不知道要走多少後門。
    這次的婚禮,完全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為銀月島而做的廣告!
    伊莣從最初,就知道父親的意圖了。但是,她卻也無法忤逆父親的意思。雖然不喜歡孔善,可她也從小就知道父親肯定會幫她安排這樣一個人成婚。無論再怎麼反對,她也沒有別的辦法。畢竟,她沒有其他經濟來源,自己的工作也是父親安排的。如果和父親決裂,他完全可以讓自己在哪裡也找不到工作,淪落到無家可歸的地步。
    伊文欽就是這樣一個商人,包括女兒,也是他的商品而已。
    “我真的想毀掉一切算了……”
    在連城面前,伊莣毫不猶豫地表露了真正的自我。她,不想被當做商品來展覽,連婚姻的自由,也沒有了。從小到大,人生都被刻意地安排好,她簡直就是個人形的洋娃娃。
    當她在連城面前吐露這一切的時候,令連城震撼了。
    當晚,他徹夜未眠。真的……要繼續負責這個策劃案嗎?這根本不是婚禮,只是一個廣告罷了。明月樂園和孔氏房地產開發公司聯手開發的銀月島,雖然說是一個樂園,卻是禁錮和埋葬伊莣的開始!
    通過這場婚禮,伊文欽的確可以成功打開銀月島知名度,而更重要的是……能夠今後持久地和孔氏房地產公司合作!畢竟,這家公司是這個開發案的最大投資商。聯姻這個方法雖然古老,但卻穩妥。
    只是一個純粹的交易罷了!
    連城忽然感覺很是噁心。回憶起伊莣那痛苦和憤怒的眼神,連城不禁感覺很憐惜她。那麼美麗動人的一個女孩子,居然被當成是一個展覽品?
    他該怎麼做呢?
    繼續這個工作嗎?
    不管怎樣,這也是人家的家事,自己沒有插手的餘地。但是,一想到自己要策劃這樣的一個婚禮,就感覺很是不舒服。
    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又和伊莣見了幾面。每一次,都是單獨見面。雖然每次伊莣幾乎都不說話,但是,他都能從她的眼眸中讀懂她的心思。她是個敏感、單純又有些懦弱的女孩,如同暴風雨中的花苞一般,需要人去呵護。
    而連城決定擔任這個角色。
    然後……他下定了決心。
    接著,終於有一天,他鼓起了勇氣,對她說:“我讓你逃走吧!”
    “什麼?”一開始伊莣沒反應過來,但隨即連城說:“婚禮當天,我安排你逃走!我會設計一個步驟,安排雙方家長的會面,你可以有機會獨自一人……銀月島的地形圖我早看得滾瓜爛熟了。如果是我,絕對可以讓你逃走的!”
    伊莣當時幾乎難以置信。什麼?逃走?
    他為什麼要那麼做?
    “這樣的話,必定成為一個巨大醜聞,你們的婚姻也就絕度不可能持續了。逃走以後,你也就自由了。你父親可能會震怒,也可能會……但,如果你希望自由的話… …”
    伊莣當時注視著連城深情的眼神,忽然讀懂了什麼,低下了頭……
    於是,他們逃走了。
    是的,一起逃走了。
    捨棄了一切,離開了S市,在婚禮當天,伊莣按照連城預先的安排逃出了禮堂,接著和他乘著一艘小船離開了。
    那是連城這一生最瘋狂的行為了。而之後,他和伊莣逃到了這個小城K市。伊莣已經留下了一封信給她父親,聲明是自願和連城離開,絕對不是被綁架,但伊家運用關係網依舊讓連城遭到通緝。所以,也無法去辦理結婚證。
    好在連城這些年也有些儲蓄,也有護照,可以去外國。但是伊莣還沒有考取到護照,所以可能需要花費點力氣,甚至兩人連偷渡都考慮過。
    然而……就在二人一籌莫展的時候,卻莫名其妙地住進了這個公寓。那個時候,已經是伊莣逃婚的一年以後了。
    如今居然……還要回去?
    那次醜聞以後,孔家自然斷絕了和伊家的來往,銀月島度假村計劃也擱淺了。雖然後來還是建造了一個小型度假村,但與之前的設計相差太大了。因為孔家靠其人脈令伊文欽的銀月島開發計劃幾乎找不到其他投資商,所以最後成型的度假村,已經是完全無法和“度假勝地”相提並論了。
    這天夜裡,躺在床上靜靜思索的夫妻二人,都相視苦笑著,拿著手上的招待券。
    “我們……能夠活下去吧?”伊莣緊緊擁著丈夫寬闊的肩膀,說:“我們,一定可以……”
    連城緊抱著妻子一定,一定可以活下去! ”
    而此刻,李隱和嬴子夜在404室內交談。
    “從血字指示字面上還看不出玄機。”李隱已經反复看著記錄了血字指示的紙片,對嬴子夜說:“你有什麼看法嗎?”
    “暫時還沒有。”嬴子夜則對著那張紙說:“不過有件事情是值得注意的。我,又一次跨越難度,明明是第二次血字指示,可是你們執行的血字次數遠多於我。”
    “是啊。最少的阿蘇和段奕哲,也活過兩次血字指示。看來公寓對你真的是很'照顧'啊。”
    嬴子夜站起身來,說:“時間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如果你有什麼線索,不管多晚都來叫醒我。”
    同一時間……
    “好好好好好……好機會啊……”
    色狼阿蘇,絲毫沒有即將面臨前往恐怖之地的危機感,反而開始拼命幻想起來。
    “啊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啊……歐陽菁,她那對大胸,根據我侵淫A片無數年的經驗來說,她至少也是E罩杯啊……啊不,F罩杯都有可能啊……這樣的極品如果放過,那我阿蘇不是有負色狼稱謂?哇哈​​哈哈哈……”
    自從自己入住以後,阿蘇就經常通過各種場合,拿著個DV偷*拍拿些美女們,而擁有著前凸後翹的魔鬼身材的歐陽菁,阿蘇早就不知道做了多少次……那種夢了。
    “以前覺得小田切幸子那日本MM已經是上佳極品了,我控蘿莉也控禦姐……這次居然有機會和她一起去那個島上,如果不做點準備,怎麼對得起我自己呢……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公寓裡幾乎所有人都對阿蘇這傢伙很頭痛,往往還想,怎麼這廝那麼命大居然還可以活過兩次血字指示。據說這傢伙在去執行血字指示前,還希望能夠碰上不穿衣服的艷鬼……他的色心估計已經遠遠超過他的恐懼心了。面對這種人,只怕厲鬼都要退避三舍。聽和他一起活下來的一個住戶講,他有一次看到女鬼現身,第一反應不是逃,而是目測其三圍!
    囧!
    在聽說這件事情之後,每個住戶都是上面這個表情。自那以後,每個人看到他,都會對他說:“你……很好,很強大!”
    第二日一早……
    “什麼事情?”
    段奕哲此刻正心煩意亂,而阿蘇偏偏跑來找他,因此不耐煩地說:“有話快說!”
    “那個至少先讓我進去吧……”
    “我家拒絕色狼……我不想被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讓人誤以為你我是一路人……”
    “別那麼講啦,段兄……”
    “少和我稱兄道弟!”
    “我有事情要找你幫忙……事成之後……”說到這,他拿出了三張碟片,那碟片上是極為不堪入目的畫面,說:“這可是最新出來的** A片,我可以免費送給你啊……放心,絕對都是步兵……”
    段奕哲立即要關門。
    “啊……段兄你別那麼無情嘛……”阿蘇連忙橫起一隻腳來,擋住大門,說:“那要不……要不,我再多送你一盤如何?蒼井空的經典之作……”
    “放屁!我沒興趣!”
    “那要不吉澤明步……小澤瑪利亞……啊,再要不,還有一盤壓箱底的飯島愛珍藏集……只要你給我辦成這件事情的話……”
    “沒門!”段奕哲即將完全將門關閉的時候,忽然說:“如果再給我一盤鬆島楓的片子……”
    “成交!”
    段奕哲心中默默想到:發了……沒關係吧?我們這些人活在生死之間,偶爾看點A片釋放下壓力也……很正常嘛……
    畢竟,每次經過這個色狼家門口,都聽到那殺豬一般的島國女性們的呻吟聲,任誰都會想入非非啊……
    “那,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這塊手錶!”阿蘇奸笑著將一塊勞力士(當然是仿冒的)手錶交給段奕哲,說:“你將這塊表交給伊莣吧。對我們來說,一塊準時的手錶可是攸關性命的啊……”
    “就那麼簡單?可她一定會收嗎?”
    “你放心,我最近聽說他們的表有一塊被砸壞了,這次華連城準備再去買一塊表呢……”
    “你……”段奕哲接過那塊手錶,左看右看也感覺沒什麼特別的,問:“你想做什麼?”
    “松島楓的片子……”
    “好,我知道了,我不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