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當道士的那些年

我的職業是一個術士,當然這是好聽一點兒的叫法,在現在這個社會,人們更願意戲稱從事這種職業的人爲‘神棍’。

  有時也有些無奈,畢竟老祖宗留下的‘玄學’,真正懂,肚子裏有貨的人已經少之又少,而且因爲一些忌諱,所謂的大師又哪裏肯爲普通百姓服務?

  所以,人們江湖騙子見的多了,神棍這個說法自然就深入人心了。

  我也不想虛僞,近幾年來,我一共做了37筆生意,但服務的對象,基本上非富即貴,除了2單生意是特殊情況。

  時至今日,我閑了下來,也不接任何的單子了,當然我喜歡錢,只是天機不可泄露,有命賺,也得有命花,對吧?

  只是太安逸的生活也未免有些無聊,回想了一下自己走過的這四十幾年人生,唯一的遺憾就是愧對自己的師傅,因爲他老家人畢生的願望也不過是想爲真正的術士正名,甚至可以發揚‘玄學’。

  容易嗎?在當今這個社會,我想說真的不容易!其實真正的國家高層是重視‘玄學’的,更是把真正懂行的人當寶貝。

  但這是捂著藏著的事兒,不能讓百姓知道什麽的,別問爲什麽,這一點能相信我的人,相信我就對了。

  想想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這些年的經曆寫出來,讓人們理解真正的術士到底是咋回事兒,讓人們看看真正的玄學到底是咋回事兒。

  當然,非常具體的手段我不會寫出來的,要是這玩意兒是人人都能學的,也不至于到如今都快失傳了,我不想誤導誰,甚至讓誰因爲好奇有樣學樣。

  至于我記錄的事情真不真實,我只想說一句,對比自己的生活想想吧。

  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下面就是我整理的這些年來我的經曆。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某些關鍵的地方我會做一些文學化的處理,就是如此。

  正文:

  我是四川人,1967年冬,出生在川西南一個貧窮的小村裏,我具體的生辰八字出于職業的忌諱,我是不會說的,但由于這是一切發生的引子,我還是必須得提一句,我出生的時間是中午的十二點整,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說到這裏,有人一定會問,沒那麽玄吧?還一秒不多,一秒不少的,誰能保證?就算當時我爸揣著一塊表盯著時間也不能保證吧?

  的確是這麽一個理!

  所以,我要告訴大家的是,這個時間是後來我師傅按照我的八字精推,給我推出來的。

  我是不會懷疑我師傅所說的任何一句話的,後來的事實證明,他老家人給我說過的,也從來沒有錯過。

  那麽中午十二點整出生的人有什麽特別?這個在不久就會提到。

  不過,還是得先說一句,大概在這個時間段出生的人也別慌,其實踩著這個整點兒出生的人,全中國也沒多少,真的。

  下面接著說。

  我出生的那年冬天,是一個很冷的冬天,冷到我的父母親到現在都印象深刻之極。

  關于那年冬天,我爸是那麽形容的:“狗日的冷啊,冷到連院子裏的老母雞都是踮著那雞爪子走路的。”

  我無法想象一只母雞踮腳走路是怎樣一個滑稽的景象,只不過在我那幾乎不下雪的家鄉,冷到這種程度的冬天是讓人難忘,也正是因爲不下雪,那種冷法比起寒冷的北方,更讓人難受,那是一種不同于寒冷的陰冷,濕冷,冷到人的骨子裏。

  我就出生在這樣一個冬天,生下來的時候,我爸媽幾乎以爲我是養不活的,特別是在這種冷到不正常的光景裏。

  爲啥呢?原因有三點。

  第一,我非常的瘦小,我媽說我爸剛一把我抱在懷裏的時候,就喊了一句,這咋跟抱一只小貓兒沒啥區別呢?

  第二,我當時的哭聲非常虛弱,有一聲沒一聲的,就跟被啥東西掐著脖子似的,感覺是在拼命的掙紮,喘息一般。那個時候爲我接生的那個經驗豐富的穩婆,以爲我是嗆羊水了,還把我倒提著拍了幾下,但事實證明沒用。

  第三,我爸和那穩婆爲我洗澡的時候,發現我的後腦勺那個位置,有一塊胎記。按說胎記並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兒,可我那塊胎記的顔色就跟鮮血似的,仔細一看,像只眼睛。

  農村人迷信,當時那穩婆就有些害怕了,說了句:“這胎記像眼睛也就算了,咋我一看它,它就像盯著我看似的?這娃兒那麽虛,身上又長個這東西,你們要不要找人來看看哦?”

  我爸媽也沒讀過什麽書,聽穩婆這樣說,又見娃兒這樣,當時就嚇著了。

  特別是我媽,剛生下我,本來身子就虛,一慌就攤床上了,倒是我爸還能有個主意,連忙的問到:“劉婆婆(穩婆姓劉),你覺得這娃兒是有啥問題?這要找哪個來看嘛?是去鄉衛生院叫醫生?”

  農村人窮,況且那個時候的醫療條件也不咋的,在我爸媽眼裏,這經驗豐富的劉穩婆無疑就是一個最大的權威,很讓人信服的。

  見我爸這樣問,那劉穩婆先是神神叨叨的看了一下四周,才小聲給我爸說到:“才出生的娃兒虛,那東西容易來鑽空子,你們知道不,那東西是要留印記的啊。比如被抓了一把,身上就會有幾個黑漆漆的指頭兒印,踢一腳就會有個腳印。那種被水鬼拉去當替身的,你們都見過吧?那撈上來的屍身,大多腳上就是有手抓的印子的。”

  聽這話,我爸當時就打了個抖,也立刻理解了劉穩婆嘴裏的那東西是個啥。如果說開始劉穩婆那些什麽留印記的話,我爸爸能當她是胡扯,可後面那句水鬼找替身,身上是有印子的,我爸卻不得不信了,因爲他就親眼見過。

  那是十幾年前夏天的事情了,我爸在那個時候也才十來歲出頭,山野的孩子沒啥子耍法,夏天誰不會去河溝裏泡個澡?

  事情發生的那天和往常一樣,我爸幹完活,就約了平日裏5,6個玩的好半大小子去泡澡,在這其中呢,有對雙胞胎兄弟,就簡單的叫做大雙,小雙,事情就發生在他們身上。

  具體是咋樣的,我爸也沒看見細節,他只記得他當時還在和另外一個娃兒在河邊上打泥巴仗,就聽見小雙大喊的聲音了:“我哥要沈下去了,快點,快點兒,幫我......”

  聽見這喊聲,我爸驚得一回頭,而回頭就看見大雙的身子直愣愣的朝著河中間沈去,瞬間就只剩一個腦袋頂兒了,連掙紮都沒咋掙紮。

  而小雙已經朝著他哥飛快的遊去,後面也有兩個人飛快的跟上了......

  這時,我爸也顧不了啥了,都是發小兒,哪能見死不救,也朝著大雙那個方向遊去,沒遊幾步,就見小雙一把抓住了大雙腦袋頂上的頭發,剛松口氣,卻聽見小雙吼了一句:“我日,好沈,王狗兒你快來拉我一把......”

  王狗兒當時是離小雙最近的一個,他聽小雙那麽一喊,也顧不得多想,趕緊快遊了2步,堪堪抓住了小雙那只在水面掙紮的手。

  “去抱我哥,我要抓不住了.....”小雙連氣都顧不上喘,就大聲喊到,當時那光景就像用盡了全身的氣力。

  接下來又是一陣手忙腳亂,畢竟是有5,6個人,加上還驚動了不遠處幹活的幾個大人,這雙胞胎兄弟終究還是被救了上來。

  救上來之後,大雙昏迷不醒,也不知道灌了多少水在肚子裏,整個肚子都被漲的渾圓,而那小雙臉色鐵青,那麽熱的天氣裏竟然還微微發抖,但人們都以爲是嚇的。

  那時,人們也沒顧上問啥,都忙著救大雙,在這靠著河的村莊裏生活的人,哪個又沒有一點兒處理溺水的常識,一刻鍾過後,大雙終于醒了。

  才醒過來的大雙,眼神有些呆滯,那樣子仿佛是不太相信自己還活著一樣,他還沒來得及說啥,就被李四叔一個巴掌拍腦袋上,罵到:“狗日的調皮娃娃,往河中間遊啥?沒得輕重!”

  這是真正帶著關心的責備,那時的人們淳樸,一個村人的大多認識,感情也是真的好,誰願看見哪家的娃娃出事?所以罵兩句是少不得的。

  大雙也不回嘴,我爸在旁邊看著,倒是明白,是這小子還沒緩過神來,但一直在旁邊微微發抖的小雙卻忍不住說了句;“四叔,我覺得我哥不是要往河中間遊,是被人拖過去的,真的。”

  小雙聲音不大,可這句話剛一說出來,周圍一下就安靜了,連李四叔也愣住了。

  農村人,哪個沒聽過一些山野詭事,小雙這一說,不是擺明了說是有水鬼在找替死鬼嗎?這事人們聽得多,議論的多,當真見了,倒還疑惑著不肯相信了。

  “小屁娃兒亂說啥,是怕回去你老漢(爸)打你吧,這些事情不要亂說來嚇人。”李四叔的臉色頗爲沈重,農村人敬鬼神,覺得拿這些事情來亂說,推卸責任,怕是要倒黴的。

  “我沒亂說!”小雙一下子就激動了,他跳起來喊到:“我看著我哥遊下去,一下就動不了了,看著他一下就往河中間沈去,像是被啥東西拖下去了一樣。而且,而且......”

  “而且啥?”李四叔臉色不好看了,他知道這娃兒沒有撒謊,這事有些邪乎。

  “而且我去救我哥,一抓住他就覺得他身子好沈,像是有人在和我搶我哥。還冷,一抓住我哥我就覺得全身發冷....”小雙一邊說著,一邊打著抖,這時誰都信了幾分。

  我爸當時也是幫忙拖著大雙上來的人,他是知道的,大雙身上那個冷勁兒,像冰塊似的。只是,我爸他們幾個人卻沒受啥影響。事後回想,可能是幾個半大小子,陽氣重,那東西退避了,不然被纏上的人,哪兒那麽容易能救上來?

  也就在這時,大雙終于說話了:“我看見河裏有魚,我去抓,一下去就有人在抓我腳脖子,一抓...一抓我就動不了了,全身都動不了,冷的動不了...”

  大雙說這話的時候,眼神還是有些呆滯,只是臉上浮現出了明顯害怕的神情,也就在這時我爸看見了他終生難忘的一幕,他順著大雙的話,下意識的去看大雙的腳脖子,那腳脖子上很明顯的3個拇指印,青黑青黑的,看著都透著一股詭異。

  “狗日的娃兒,算你命大......”大家都看見了,李四叔顯然也看見了,他憋了半天,也只說了那麽一句話,就再也說不出什麽。

  我爸的回憶就到這裏了,想著這些,他的心裏更著急,因爲我們家當時已經有2個閨女了,我爸對兒子是非常渴望的,眼看著好不容易有了個兒子,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保不住啊。

  “劉婆婆,那你說我這娃兒他是咋了啊?你看我這...”我爸已經著急的手足無措。

  “這個印子像個眼睛,恐怕這是被盯上的原因吧?”劉穩婆壓低聲音,不確定的說到。

  “那咋整嘛?”我爸對這個不確定的說法,顯然深信不疑,病急亂投醫就是我爸當時的心態。

  “咋整?你怕是要去請...”說到這裏,劉穩婆盯著四周看了看,才小心的伏在我爸耳邊說:“請周家寡婦來看一下。”

  “啊,周寡婦?”我爸一聽這個名字,就忍不住低呼了一聲,皺起了眉頭,顯然他拿不定主意。

  “周寡婦?”原本我媽是攤在床上的,一聽這名字,忍不住掙紮著坐了起來,一疊聲的說著不行:“不行的,不行,他爸,前天村裏開會才說了,毛主席說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要破四舊,不能搞封建迷信那一套的。”

  劉穩婆一聽我媽這樣說,立刻起身說到:“老陳,我這可是爲了你們家,好歹盼來個兒子不容易。至于我說的,你們自己決定吧,我這就走了。”

  我爸瞪了我媽一眼,趕緊起來去送劉穩婆,快到門口時,我爸隨手就抓了一只子雞,堅持的塞給了劉穩婆:“劉婆婆,我陳大是懂得起的人,鄉裏鄉親的,我不得幹那沒屁眼的事兒,你放心好了。等哪天我家幺兒長好了,我還要提起老臘肉來感謝你。”

  “是啊,鄉裏鄉親的,反倒是現在弄得大家都不親了。說起來,誰家是真心盼誰家不好啊?這世道...”我爸的話說的隱晦,劉穩婆還是聽懂了,念叨了一句,走了。

  當然這些事情也怪不得我媽,她婦人家,膽子小。肯定也怪不得我爸和劉穩婆那麽小心翼翼,說話都得拐著彎說。67年,是個啥樣的年代,大家心裏都有數。

  我爸只是跟劉穩婆說了句他念她的好,不會去做揭發別人這種缺德事兒,而劉穩婆也只是感歎了一句如今這世道,弄得人和人之間都不再親密,更不敢交心了。

  可是對比起外面世界的瘋狂,這個貧窮的小村子已經算得上一個世外桃源般的存在了,至少這個村子裏的人們還有些人味兒,大家還是講感情的,沒被外面的那種瘋狂侵入的太深。

  送走了穩婆,我爸臉色沈重的進了屋,而這個時候,我那兩個原本在柴房回避的姐姐也在屋子裏了。

  婦人生孩子的時候,小孩子要回避,這是我們那裏流傳已久的風俗,我家自然也不能免俗。

  剛踏進房門,爸就看見兩個姐姐趴在床前,非常好奇的看著小小的我,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特別是當時才5歲的大姐還小聲的提醒著我那才3歲的二姐:“二妹子,你不要碰弟弟,也不要摸弟弟,你看他那樣子好小哦。”

  這句話勾起了我爸的心事,他走過去一把抱起了2姐,又摸著大姐的頭,再望著小小的我,眉頭緊緊皺起。

  “老陳,你真要去請周...”媽媽還記挂著那事兒,見爸一進屋就趕緊的問到。

  我爸咳嗽了一聲,打斷了我媽的話,然後把二姐放下,對兩個姐姐說到:“大妹,你帶二妹去廚房守著雞湯,熬幹了你們兩個晚上就沒雞肉吃了。”

  那時因爲我爸能幹,我媽勤勞,家裏的條件在村子裏還不錯的,至少我媽每次生孩子,都能有一鍋老母雞炖的雞湯補身子,我媽吃不完的肉,自然是給兩個姐姐吃的。

  聽到吃雞肉,我的2個姐姐可積極了,答應了我爸一聲,就去了廚房,巴巴的守著了。

  “這些話可不能在孩子面前說,萬一孩子不懂事兒,說漏了,不僅我們家,說不得還要牽連別人。”我爸輕聲對我媽說到。

  “我這不是擔心嗎?你看老幺這個樣子,又瘦又小,我又沒奶奶他,再加上今年冬天冷成這樣,我....”我媽說不下去了,拿手抱已經睡著的我摟懷裏,仿佛我下一刻就要離她而去似的。

  “周寡婦現在是牛鬼蛇神,名聲不好,雖然村長加上村子裏的人念著情分,保了她,可上面來的幹部誰不是盯著她啊,就盼出點啥事兒,他們好掙功勞。”我爸就是掃盲的時候認了點兒字,可是在人情世故方面我爸卻是個人精。

  “那可咋辦啊?”我媽頓時沒了主意,接著又嘀咕了一句:“毛主席說不要做的事情,我們真要做嗎?”

  我爸又好氣又好笑,我媽就是一個平常婦人,除了我爸,她最信服的就是毛主席了。

  “這是毛主席不知道我們家老幺的情況,如果知道了,你想他老家人那麽偉大,會不同意救我們家幺兒?你就別想這個了,我看這樣吧,我明天先帶老幺去鄉衛生所看一下,如果醫生沒用的話,我再想辦法讓周寡婦幫忙吧。”我爸安撫了我媽幾句,接著就歎息了一聲,他那個時候擔心的是周寡婦不肯幫忙看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