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關於黑白無常將軍的真事數則

一、 在某女中服務的劉先生有位朋友;我們就稱他林先生好
了。林先生由於受過神明的加靈訓練,有陰陽眼。
在九二一大地震當天晚上,林先生到大里金巴黎社區訪友、泡茶。一時興起,竟聊到半夜一點多才下來。來到中庭,正要出去,突然發現城隍廟的七將軍、八將軍,也就是民間所謂的七爺、八爺,竟帶著將近兩百位鬼神浩浩蕩蕩地由金巴黎社區的大門湧進來,個個手持刑具鎖械,面容森肅。
林先生心想:
「這些鬼神、將軍只有在拘捕人、保護人時才會出現,今晚一下子湧進這麼多,難道這裡將有什麼大事嗎?」
為了好奇,就閃身躲在角落要觀看個究竟。可是七將軍神目一瞥就瞧見他,立即大聲喝斥說:
「看什麼看?這沒你的事,趕快回去睡覺!」
林先生匆匆離去,不到半小時就發生大地震,金巴黎社區倒了四棟十一樓的公寓大樓,死了七十六位,周圍鄰居死了四十多位,社區的居民估計,其實光社區內就死了上百人。因為有一些臨時租住過夜的人里長統計不到。林先生的朋友也喪命了。
地震後林先生才明白:原來這些將軍、鬼神是來預先佈置,以便拘捕亡魂,保佑善德家庭的。

二、有位同修每週會去台中監獄、台中看守所做勸化的工作。一次,曾引述上述的情節以告訴那些學員:陽間有法院執行法律;陰間也有鬼神審判善惡。陰陽二律森嚴如鐵,只有行善積德才能獲邀天福,免於劫難。
下課後,一位重刑犯的學員拖著枷鎖興奮地上前,說:
「老師!你說的七爺、八爺我見過!我臉上這七公分長的疤就是七爺弄的。有一天我做了案正要離開;突然見到七爺現身,拖著很長的鐵鍊,猛地掃過來。我整個人就被勾起來並飛了出去,撞到車子,裂出一大塊傷口。真的有七爺八爺!」

三、以前師大國文研究所的所長林尹先生有位女婿名朱鏡宙。朱先生曾在來台的五十、六十年代,在台北松山寺辦過台灣印經處,印了很多經書,造福不少學佛的人。朱先生之所以投入佛教文化事業,與他早年在大陸的遭遇有關。
他在大陸時曾在上海的銀行擔任經理;可是到了夜間,就有鬼神來帶他到蘇州的城隍爺處辦公,辦的是文書的工作。
據他說:在陰間,上海的城隍爺是屬於蘇州城隍爺管的。有一天,距八年抗戰上海保衛戰前三個月左右,朱先生突然接到幾十萬即將死亡的名單。奇的是這些名單有一大半是姓名五六個字的。仔細一問,原來是日軍的名單。
亦即:世間戰禍,陰間早在三個月前就已列好死亡名單。世人無知,還洋洋得意於眼前的勝敗利害。依此類推,一切生死均有定數;天地之間,所有的禍福、吉凶都有宿業為背景。罪業一造,天地鬼神就已定案;何時拘捕,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四、曾聽草屯一位理髮廳的老闆娘說一個真實的事。她說:
「我哥哥的兒子念南開工專(現改名為南開技術學院)。有一天下午四點多下課,剛走到校門口中埔公路旁,亦看到路的對面,黑白無常用鐵鍊鍊著他的哥哥,正拖著要離開。他的哥哥全身是血,而且兩眼一直注視著他,希望弟弟救助的眼神十分明顯。
『怎麼會在大白天見到這陰間的景象呢?難道我哥哥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景象只持續了四、五秒鐘就消失了,他心中就如此地嘀咕著。可是當他走到草屯中山路的紅綠燈下時,竟然看到他的哥哥覆躺在機車旁。將屍身翻開一看,臉上的血肉糢糊樣,與方才所見完全相同。」

因此可知,肆行陰惡,企圖矇混得利的人,以及陰惡陽善,悉求假借行善、修行以避禍的人,實在毫無用處。
為此,孔子才說:「天何言哉!」天地雖然無言,其實並不糊塗。人間一絲一毫的善與惡,都有鬼神默默地在計較。一切天災人禍無論大小,莫不有其原因;所有的善德美行,無論隱顯,都有福蔭。上天,只是默默的看著眾生,期待眾生棄惡向善而已。
只是,天有好生之德,不忍眾生業重沉淪,所以降下各宗教的聖人,或留下經典;或諄諄教誨。這些經典與宣化的內容就是上天的聲音;也就是上天所降下的一線生機一絲光明。古人故云:「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期望世人依此聲音,明白上天默默的無聲之意,而知所順從,從而找到回天之路與化劫增福之道。
同時人間的勸化之人,有道之士只要被消滅掉,上天的聲音就消失了,人間的福份與光明也就失去了。只剩無聲的鬼神穿梭在人間拘捕惡行之人,保護善德之人而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