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西方學者對前世研究的成果(內容很長)

《因果輪迴的科學證明》-  鐘茂森博士

近代歐美學者專家從事靈魂輪迴科學研究的成果非常豐碩,歸納而言可分為五個領域:
一、對靈魂存在的研究;
二、對於能夠記憶前生的人,立案調查研究;
三、用催眠的方法幫助心理病人回憶前世的研究;
四、對於不同維次空間生命的研究;
五、特異功能者對於輪迴的促進研究。

(鐘茂森博士多次應邀出席世界各國有關教育與和平的會議,並在世界各地專題演講,深獲好評。鐘茂森博士於一九九九年獲美國路易斯安娜州理工大學博士學位;曾任教美國德州大學及肯薩斯州州立大學;二零零三年擔任澳洲昆士蘭大學副教授;兼任中國廣州中山大學客座教授及美國加州州立大學研究員;多次獲頒澳洲昆士蘭大學優秀研究獎;負責澳洲國家項目研究工作。)

一、對靈魂存在的研究

西方科學界對靈魂存在有深入的研究,談到輪迴轉世,必須承認靈魂的存在,如果沒有靈魂,是甚麼在輪迴?所以西方科學界,首先要證明靈魂確實存在,也就是孔子所說的「遊魂」,肉體的存在是短暫的,肉體死後,還能夠繼續存在的只有靈魂。西方科學界,對這方面的研究主流稱為「瀕死體驗研究」(NDE, Near-Death Experience Study),主要的研究對象是一些瀕死病人或即將臨終的人。瀕死病人躺在手術台上接受搶救,在昏死以後,靈魂離開身體,在體外看到種種境界,等回到身體以後,向醫生們說出剛才所見所聞,這種體驗就叫瀕死體驗。實際上瀕死體驗是一種普遍的現象,根據美國著名統計機構蓋洛普公司的統計,光在美國至少有一千三百萬成年人有過瀕死體驗,至今還健在。

瀕死體驗的研究開始得很早,一九五九年美國精神研究專家卡裡斯.奧西斯(Karlis Osis),分析幾百份詳細記錄病人死亡過程體驗的調查表,在一九七二年發表一篇《死亡時刻》(At the Hour of Death)的科研報告。奧西斯總結說:「多數病人臨終前進入一種糊塗、健忘、甚至無意識的狀態,但仍然有一些保有堅持到最後意識的清醒者。他們說『見到了』來世,並能在臨終前報告他們的經歷。譬如:見到了已故的親屬和朋友的幽靈,見到了宗教和神話中的人物,見到了靈光、美麗的非塵世環境。這些體驗深具影響力,帶給他們祥和、寧靜、安逸和宗教情感。」根據美國康奈迪克大學教授肯耐斯.瑞恩(Kenneth Ring)博士研究小組對瀕死體驗的研究,發現平均約有百分之三十五的人,會有這種瀕死體驗的現象,也就是說十個人裡,超過三個人能夠在臨死的時候,靈魂出體又回來,講述在昏死過去以後所見到的情景。從事這方面研究的學者很多,包括美國華盛頓大學兒科教授麥爾文.莫爾斯(Melvin Morse)博士,美國內華達大學教授雷蒙.穆迪(Raymond A. Moody)博士,美國著名的死亡問題專家、心理醫生伊麗莎白.居伯樂.羅斯(Dr Elisabeth Kubler-Ross)博士與及美國加州大學教授查爾斯.塔特博士等。在這個領域裡,很多論文已經在著名的學術刊物上發表,包括國際權威的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和《瀕死體驗研究》(The Journal of Near Death Studies)等。一九七八年在一些權威學者的倡議下,國際瀕死體驗研究協會正式成立,可見這個領域的發展、研究方興未艾。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國死亡問題專家伊麗莎白.居伯樂.羅斯(Dr Elisabeth Kubler-Ross)博士。羅斯醫生親自做過的瀕死體驗案例就有二萬多個,包括她自己也曾經有過靈魂離開身體又回來的瀕死體驗。她的著作很多,有關這方面的包括《關於死後的生命》(On Life After Death)和《關於死亡與臨終》(On Death and Dying)等。她用大量的醫學證據證明靈魂存在不滅的真相,這些著作被翻譯成多國文字,暢銷全世界。

接著以美國內華達大學教授雷蒙.穆迪(Raymond A. Moody)博士的研究成果,來介紹甚麼是瀕死體驗。他在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四年間,對一百多位有瀕死體驗的病人進行調查研究,到一九七五出版了《生命之後的生命》(Life After Life)的科學著作。

書的總結說:當一個將死的人,躺在病床上被搶救的同時,會覺得肉體痛苦到極點,突然聽到醫生宣布,病人的心臟已經停止跳動,也就是醫學上說的死亡。接著病人會看到一條黑色的隧道,還聽到一些嗡嗡的聲音、響鈴的聲音、噪音,然後很快地通過隧道,到達另一邊。這時候發現自己已經離開身體,遠遠還看到身體躺在病床上。隨後,有些人會看到已過世的家親眷屬,有些人會看到像天堂一樣美麗的景象,有些人還會看到宗教裡或神話當中所說的神靈。這些神靈,他們描述是一種「閃光的生命」,用非常熱情、友好的態度來迎接他們。接著,神靈用放電影的方式,把他這一生無論是別人看到的或是看不到的善事、惡事,全部清清楚楚的放給他看。然後神靈會讓他自己評估一下,這一生到底是善還是惡,再根據善惡去選擇來世。中國古人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就算是在獨處的時候,所做的事、所起的念頭,神靈都觀察得清清楚楚,到臨終的時候,會用放電影的方式,全部重播出來,所以古人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這些瀕死的病人看完自己一生的電影後,就來到一條邊界,這邊界就是區隔這一生和來世的界線,如果走過去,就到了來世。這些人沒有過去,但是也不想回到陽間,因為回到陽間後,會發現自己被綁在病床上,全身插滿管子,醫生還在急救,非常痛苦,反而靈魂離開以後,感到輕鬆自在。可是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引,不回來也不行,只好又回到身體上。當病人蘇醒後,醫生也鬆了一口氣說:「總算把病人搶救回來。」蘇醒後的病人,會跟醫生報告剛才靈魂出體以後,所見到的種種情形,這種體驗就是瀕死體驗。

事實上並非每個人的體驗都是那麼輕鬆自在,也不一定看到像天堂,或是看到一些友好熱情的神靈。有的人會有非常可怕的瀕死體驗,像《天堂印象一百個死後生還者的口述故事》裡記載:有一位名斯塔因.海德勒的德國警察局長,就有過很可怕的瀕死體驗。他為人粗暴、殘酷,自私自利,沒有愛心。他報告說,臨死的時候,靈魂離開身體,發現有很多凶殘醜陋的幽靈把他團團圍住,有一隻幽靈還張著血盆大口,撲上來咬他。為甚麼會有這麼可怕的瀕死體驗?因為他為人凶殘,所以這些惡念就聚集在一起,到臨終的時候,惡形象就現前,這是自作自受的結果。

瀕死體驗的研究,最早源自東方,三千多年前古印度佛教就有描述。《地藏菩薩本願經》說:「閻浮提行善之人,臨命終時,亦有百千惡道鬼神,或變作父母乃至諸眷屬,引接亡人,令落惡道,何況本造惡者。」就是瀕死體驗。經裡的閻浮提,就是地球上的人,就算是造善的人,臨終的時候,都會見到一些惡道鬼神,這些鬼神都是過去生中的冤親債主,在臨命終時變成家親眷屬,勾引到惡道,然後再來討債、報復。如果是造惡的人,那瀕死體驗就更可怕了。所以佛在經裡常常提醒我們,要斷惡修善,把不良的行為、不善的念頭、不好的習氣、自私自利的想法,全部放下,全部改過來,這樣臨終的時候,才能看到很好的景象,來世也會更好。佛教對於臨終時能出現好情景的方法,是讓臨終的人憶念佛菩薩,因為佛菩薩是宇宙中最完美、最神聖的一種生命形式。其他宗教所說的神靈也能夠幫助人心得到安慰,都能夠消除那些可怕的景象,所以現在西方國家,對瀕死體驗所證明出來的研究成果,重新證實古老東方宗教哲學裡所說的宇宙人生真相。

第一位用科學實驗,證明人有靈魂,有靈魂出體的現象是英國山姆.帕尼爾(Sam Parnia)醫生,他對一百多位瀕死病人作研究。當病人推入手術室搶救前,事先在盤子裡放一些小東西,再把盤子吊上天花板,病人在病床上絕對無法看到裡面的東西。在一百多位病人中,有七位被搶救過來,他們都能夠說出盤子裡的東西。這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病人的靈魂離開身體,從病床飄到天花板上,才能看到盤子裡的東西。這個實驗可算是第一次使用科學方法,證實靈魂確實存在;當人臨終的時候,靈魂會離開身體也可能會回來。

無獨有偶,美國加州大學教授查爾斯.塔特(Charles Tart)博士也採用科學實驗,證實人有靈魂,靈魂也可以出體。不同的是他研究的對象是健康的活人,他們都有靈魂出體的本事。譬如塔特博士在實驗室裡,對一位自稱能靈魂出體的婦女進行實驗,他們約好靈魂出體後所做的事情。塔特博士用計算機隨便列印一個五位數的數字在紙上,再把紙條放在一個約兩公尺高的架子上。除非靈魂出體,否則無法看到紙上寫的是甚麼。然後請她靈魂出體,等靈魂回來後,看她能否說出紙上所寫的隨機數字,結果每次都準確地把數字說出來。能猜中紙上所寫的五位隨機數字,數學的概率是十萬分之一,每次都能說中,可見不是用猜的,確實是靈魂在離開身體以後看到的,可見她確實有靈魂出體的本事。

給大家講一個早期發表在歐洲《走在靈界的邊緣上》書裡的真實故事,這故事後來又被轉載到英國史都爾.哈爾的《內在自我的祕密》(Mysteries of the Inner Self, by Stuart Holroyd, Bloomsbury Books, London, 1992)書裡。這本書一九九二年在倫敦出版,書裡記載一個「魂救遇難船」的故事。

一八二八年的某一天,一艘來往英格蘭利物浦和加拿大的運輸船,在大海中航行了六個禮拜。船長正在甲板上觀察氣候,大副來到船長辦公室,打開門一看,發現裡面有位陌生人坐在桌前寫字。大副進門後,這人慢慢轉過身來,那木無表情的樣子,令大副毛骨悚然,心裡非常害怕,轉身趕快跑到甲板向船長報告。船長聽後問:「什麼陌生人?這艘船已經在大海航行了六個星期,怎麼可能有陌生人!」於是與大副馬上回到辦公室,可是並沒有發現任何人。船長認為大副在開玩笑,但是大副發誓真的見到陌生人在桌子前寫字,而且發現桌上真的有一張寫著「向西北方行駛」的字紙。這事令船長有點納悶,便請大副照樣寫出這幾個字,比對筆跡明顯不是大副所寫。於是召集船上所有船員,請每個人都寫出同樣的字,可是沒有一個人的字跡與紙上的相同,船長只好下令搜船,結果也沒有發現任何陌生人。船長覺得事情有點蹊蹺,雖然繞道西北方,航程會多花三個多小時,為了想看看事情的原委,決定改向西北方航行。

大概航行了三個小時,發現前方有一艘船被凍結在一座冰山的山腳下,船上有很多人正在求救。船長馬上派出救生艇,把遇難的人全部救上來,大副看到其中一個人,就是在船長辦公室寫字的陌生人。船長和大副把這個人叫來,請他寫「向西北方行駛」,寫好後,拿去跟留在船長辦公室的字條核對,筆跡一模一樣。船長驚奇的問他,剛才是否發生過什麼事情?是否到過這艘船上來?這個人什麼都想不起來,只記得船被凍住以後,覺得很累,就躺在床上打個盹,睡著以後,夢到自己到一艘商船上求救。醒來以後,很有信心的跟大家說,剛才夢到會有一艘商船來救我們,請大家不要緊張,同時還描述了商船的形狀模樣。三個小時以後,商船真的出現了,大家都非常高興,不斷的歡呼,因為這艘船與他睡醒後所描述的船完全相同。

這個案例有點離奇,但卻是真的。它證明陌生人睡著以後,他的靈魂離開了身體,來到營救他們的商船上,甚至還留下字條。這字條就是科學的證據,證明靈魂可以工作,可以飛行。三個多小時的航程,靈魂一下子就到達了,證明靈魂如果離開身體,就不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但是肉體在時間、空間當中會受到很多限制也不得自由。陌生人的靈魂從這艘船到那艘船,這麼遠的距離,瞬間即可來往,這證明時間、空間都是假相,它是可以超越的。現代科學之父愛因斯坦曾說過,時間、空間都是人類的錯覺,為什麼?其實根本就沒有時空。時間是什麼?是由物體的相對運動速度而決定,這就是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他說當一個物體在高速運動的時候,時間會拉長,換句話說時間會變得緩慢,這就是物理學上的「時間蔓延的現象」,空間長度會縮短,所以時間和空間不是一成不變,而是可以改變的,它只是人類的錯覺而已。因此當靈魂離開肉體的限制,就能夠超越時空。

另一個記載在《內在自我的秘密》書裡的真實故事,名為「靈魂買房子」。故事發生在英國北方愛爾蘭,一位靈魂有出體本事的女子,常常習慣性地靈魂離開身體,到外面旅遊觀光。在一次靈魂出體中,她看到一棟無論外形、顏色,到裡面的擺設、家具,都非常喜歡的房子。以後靈魂好幾次離開身體去看那棟房子,她越看越喜歡,可惜不知道房子在哪裡。後來她和先生一家人,從愛爾蘭搬到倫敦,來到新地方,首要的事情就是找房子。夫妻倆翻閱報紙上賣房子的廣告,找到一棟很便宜的房子,約好經紀人去看現場,結果到那裡一看,正是她靈魂出體後所看到的那棟喜愛的房子,她很高興的問經紀人:「這房子那麼好,為甚麼賣得這麼便宜?」經紀人老實的說:「這房子雖然很好,但是常常鬧鬼,屋主急於脫手,只好便宜賣。」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房子,就算鬧鬼也決定要買,所以很快約屋主見面。當兩人一見面,屋主突然驚叫說:「哎呀!你就是我見到的那個鬼!」實際上屋主見到的不是鬼而是女子的魂。她老是靈魂出體,到那棟房子裡逛,跟屋主可算是老相識了。

這案例是真人真事,它給我們很多啟發。從英國北方愛爾蘭到南部的倫敦,至少有四百多公里,靈魂離開身體後就得自在,不受三維空間的限制,能夠在兩地之間迅速飛行,肉體反而受到空間的限制,所以中國聖人老子曾說:「吾之大患,為吾有身。」意思是說,我最大的憂患,就是有這個身體,這個身體限制了我的自由,讓我不得自在。肉體像一件衣服,穿在身上總有一天會穿老了、穿破了,穿不下去了,到時候就得換件新衣服,所以這個身體不是我。可是很多人不了解這個真相,把身體當作是我,當作是自己,保養啊!愛護啊!結果為了身體很辛苦。本來靈魂應該是肉體的主人,現在反而成為肉體的奴隸,甚至還為了滿足肉體上的財色名利這些欲望,做出種種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事情,虧負了靈魂,所以重點不是如何保養這個暫時存在的身體,而是要抓住永恆的東西,那就是靈魂,靈性的生命。如何提升靈性的生命,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靈魂每次輪迴,投胎到一個肉體上,生活幾十年,不就像找房子嗎?在這個房子裡住過幾十年,最後不能再住了,又得換房子,去找一個新的。如果希望新房子比老房子更好,那就必須斷惡修善,提升靈性的生命。

現在西方科學界,對於靈魂存在及瀕死體驗的研究,除了醫學界,物理學界也開始進行探索。有一位著名的思惟科學研究院資深研究員,印度裔美國物理學家阿密特.戈斯瓦密(Dr. Amit Goswami)博士,他用現代物理量子力學,專門研究人的靈魂活動規律。他寫了《靈魂的物理學》(Physics of the Soul)一書,指出如何從數理及量子力學的角度來論證靈魂的存在,這是有科學依據的。剛才說靈魂能夠從愛爾蘭飛到倫敦,能夠看房子;它有能量,它能夠看到紙條上的數字;能夠寫字條,因此靈魂有它的運動規律。現代科學界還在這個領域裡繼續探索,相信將來還會發掘出更多科學證據,證實靈魂確實存在不滅,而且還會輪迴轉世。

二、對於能夠記憶前生的人,立案調查研究

接下來介紹科學界對輪迴轉世的第二個科研領域,就是「對能夠記憶前生的人,立案調查研究」。這種研究是採用一種科學的邏輯思惟方法,所謂:發現對象─獲取資料─立案質疑─當面取證─追蹤觀察─寫出報告,這樣的邏輯思惟非常清晰。每個案例首先要開始發現對象,這些對象通常是能夠記憶前生的小孩。把他講的話及一些行為,統統記錄下來,然後根據他所說的話,前生所在的地方、所生長的家庭,進行核實調查,經過多年的追蹤、觀察,才得出一項科研成果。這種研究方法很客觀,而且證據確鑿,可信度很高,問題是費時太長。一個案例,從發現對象開始,到核實調查研究、追蹤觀察,最後寫出報告,至少也得花好幾年,甚至十年、數十年的時間。

首先向大家報告一個世界著名的案例,這案例當時震撼全世界,在輪迴學的研究史上是最出色的例子,這案例發生在印度一位叫薩娜提.迪芙意(Shanti Devi)的小女孩身上。一九三0年代,當時印度國父聖雄甘地特別任命一位知名人士組成調查委員會,對整個案例進行調查、核實。經世界各地匯集的三百多位學者專家核實,證明確有其事,整個案例也被多次轉載。以下是摘錄自艾德嘉.柯易研究機構《心靈歷險雜誌》一九九七年三到四月份的登載。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十一日,印度德里誕生一名小女孩,名薩娜提。當薩娜提會講話的時候,就開始談論自己前世的丈夫、孩子及親戚朋友的事情。父母覺得她在胡說八道,不以為然,但是薩娜提把前世的夫妻生活描述得很真實,不像是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能講得出來的話。又說前世是住在馬圖茹阿市的一位家庭主婦,與先生的感情很好,因為剖腹產手術失敗,孩子出生沒幾天就過世了,死的那一年是一九二五年,就是這一生出生前的一年。薩娜提經常講述前生的事,有一天,父親一位當婦產科醫生的朋友來訪,聽她談及剖腹產的經過。她把婦女如何分娩,如何做手術,描述得非常細緻,這種精密細膩的手術,醫學院本科生都未必能說清楚,竟然出自一個才六歲的女孩口中,絕對不像胡謅亂說,醫生覺得很驚訝。後來家人把小女孩所講的情形,寫成一封信,照她所說前生那個家的地址,寄給她前世的丈夫克達爾。克達爾在太太剖腹產死亡後已經續絃,而剖腹產留下的孩子也長大了。當克達爾看到信後,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有小女孩說是自己過世的太太,所以決定帶著家人去看小女孩。

到達小女孩的家裡,克達爾為了試探她,就說自己是克達爾的哥哥,但是薩娜提一看到克達爾,就說:「他是我的先生。」又對媽媽說:「我不是告訴過妳嗎?皮膚很白,臉上還長個肉瘤子的,就是他。」確實講得一點都不差。薩娜提的父母邀請客人留下來吃飯,正想問要吃什麼?薩娜提已經脫口而說:「我丈夫喜歡喝南瓜汁,喜歡吃土豆煎餅。」克達爾在旁邊聽到嚇了一跳,她怎麼都知道?隨後他們倆人單獨對談,內容可能涉及一些不能對外人講的夫妻生活,克達爾便當眾確認薩娜提的前世是他太太。

當薩娜提看到前生剖腹產的孩子已經長大,激動到熱淚滿眶,馬上跑回房間裡,把最心愛的玩具全拿出來給他玩,可是這前世的孩子年齡比她還大。大家很感動地問她:「就算妳知道他是妳的孩子,可是在生他的時候,還是個剛出世的小嬰兒,妳怎麼能一看到就認出來?」小女孩回答說:「他是我心靈的一部分,不管他長得怎麼樣,我都能夠認出來。」

古人說「父子有親」,父母跟子女的親情關係是天性,是天生的,不是人教的,所以當薩娜提見到自己前生的小孩,自然就流露出母親對兒女的關愛,這是一種天性的流露。古人教導我們,真正要做到和諧,就是我們現在提倡的「和諧社會,和諧世界」。其實社會本來是和諧的,世界本來也是和諧的,現在搞到不和諧,那是受到後天的污染。要真正恢復本有的和諧,必須從「父子有親」這重關係下手,因為父母和子女的關係是本來的和諧,是和諧的原點。因此古聖先賢教導我們,和諧社會從孝開始,這就是《孝經》一開始所提出的「天下和順,民用和睦,上下無怨」。能夠使天下都和順,人民都和睦,上級、下級都沒有怨恨,社會就和諧。

薩娜提看到先生續絃的太太,很不高興,當著眾人面前,生氣的指責說:「我們以前不是說好,你不可以再娶,那她是誰?」也許他們曾經有過山盟海誓,害得克達爾很不好意思,慚愧的低下頭。現在的流行歌說:「我對你的愛,到地久,到天長,到海枯,到石爛。」這樣的山盟海誓,沒幾年就忘掉了。這種愛為什麼不能天長地久?不能海枯石爛?因為它是從人的情欲中生起來的,不是真心顯現出來的,所以不能永恆。聖賢看到苦難的眾生,所生起的愛是一種大愛,一種慈悲,是真心生出來的;不是一種貪欲,不是一種感情,而是一種智慧,這樣的愛才能永恆不變,才是真正的大愛。「愛」不是為了希求什麼,不是為了得到什麼,有希求、有得到,是從貪欲中產生的愛,貪美色,美色凋零,愛就沒有了。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假如家庭出了問題,社會怎麼會和諧?所以夫妻間真正的恩愛,要建立在道義、恩義、情義的基礎上,才能創造一個美好、幸福的家庭。而且夫妻的結合要有道義,結合不是為自己,是放眼社會,放眼世界,做到「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樣的家庭才能永恆,才能幫助社會和諧,為社會樹立好榜樣。

薩娜提事件,令印度乃至全世界都為之震驚。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當時印度領導人聖雄甘地下令籌組一個十五人的委員會進行調查,委員包括國會議員、國家領導人及媒體等專家。經薩娜提父母的同意,委員帶著薩娜提去找她前生的家庭,也算是對她前生的先生作一次回訪。

沿途所見到的事物,薩娜提都很熟悉,她像嚮導一樣跟委員們講解,也順利的找到前生的家。見到前生的先生、公公、婆婆和一些鄰居。看到鄰居薩娜提會主動上前噓寒問暖,像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對鄰居以前家裡的擺設也很熟悉,譬如:她說這院子後面有一口井,但是沒有找到,後來經鄰居說明,以前那裡確實有井,因為多年沒用,把它封掉了,證明薩娜提對這個家庭很熟悉。

薩娜提前生的娘家離夫家不遠,大家順道轉到娘家去。她看到前生的父母兩鬢斑白、走路蹣跚。回想年輕時剖腹產後就離開了,白髮人送黑髮人,自己沒有盡到孝道,這次重逢內心思潮起伏,不禁抱著他們放聲大哭,在場的人無不唏噓感動。古人說「黃泉路上無老少」,生命是很難預料的,知道生命無常,就要好好把握時光,學習聖賢教育。古人說讀書志在聖賢,能夠真正做個頂天立地的人,一生才不會白過。

有一天釋迦牟尼佛跟弟子們討論,問說:「你們說說看,人的生命到底有多長?」有個弟子說:「生命在晝夜之間,很短暫。」一晝夜人可能就不在了,佛搖搖頭。第二個弟子說:「人的生命在飯食之間,一頓飯工夫,人的生命可能就沒有了。」一口飯噎住,回不來,那就是來世,這比喻生命的短暫,佛還是搖搖頭。第三個弟子說:「生命在呼吸之間,一口氣呼出去吸不進來,就是來世。」佛點頭稱是,生命就是這樣的短暫。知道生命這麼短暫,就要把握時光進德修業,這樣才不辜負來人間一趟。 這案例一下子傳遍全世界,各地研究輪迴學的學者都來調查訪問,證實小女孩所講的及所能記起前生的經過都是真實的,明確的證明輪迴確實存在。把整個案例稍微作一小結:這種對輪迴立案調查研究的研究者,採用一種很清晰的邏輯思惟。首先是「發現對象─找到小女孩」,於是開始「獲取資料」,然後是「立案質疑」,接著是「當面取證」,再來是「追蹤觀察」,還要多次調查,最後寫出報告。

在這種科研領域中,有一位最著名的科學家,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伊恩.史蒂芬森(Professor Ian Stevenson)教授,他主要的研究對象是七到十二歲的小孩子。這些小孩能夠說出幾十年前、甚至百年前,在很遙遠的地方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史蒂芬森教授對小孩子所講的事情,都進行核實調查,經四十多年研究,發掘、收集了三千多個案例,強力證實輪迴確實存在。下面介紹一個出自他早期的作品《二十個案例示輪迴》(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書裡的案例。一位印度女孩絲娃拉特(Swarnlata),一九四八年生在印度槃那市,四歲的時候,就能夠回憶自己的前生。有一天,父親帶著她經過凱帝利城,女孩看到這個城市,覺得很熟悉,對父親說:「我過去生就住在這裡,我家姓帕沙克,我是家裡的母親叫比亞,在一九三九年去世。」然後又拉著爸爸說:「我家就在附近,我們到家裡去喝茶吧!」爸爸回說:「傻孩子!怎麼講這種話?」可是又頗感真實,不像杜撰。這個訊息傳到印度專門研究輪迴的專家後,他們就約史蒂芬森教授,一起對這小女孩進行立案調查。

他們帶著絲娃拉特去找她前生的家,按照她的指引,一下子就找到帕沙克家。絲娃拉特看到過去生的丈夫、兒子及其他親人,都能準確地一一叫出名字來。教授們為了試探絲娃拉特講的是否屬實,就把她前生叫比亞所遺留下來的兒子找來,跟她介紹這人名某某某,目的是為了擾亂她的思惟,結果絲娃拉特一點都不受干擾,堅持說:「他不是那個某某某,他是我的兒子,名叫麥利!」很準確地糾正過來。雖然前生的兒子年紀比她還大,長得也很高,但是絲娃拉特看到自己前生的孩子,還是會表現出一種母親對兒子的關愛神情。同樣兒女對父母也有這樣的愛,那就是孝道。可見父母兒女之間的親情是一種天性,古人說「父子有親」,這是親愛的原點,就算隔了一世的絲娃拉特,看到自己前生的兒子,依然會表現出母愛。如何讓人類能夠永久保持這種「父子有親」的愛,把這個愛延續下去,這就是聖賢的教育。聖賢教育確實有它的理論根據,因為「父子有親」確實是天性,遵循天性來教學,那就很好教了。現在要搞和諧社會、和諧世界,就必須從「父子有親」開始教起,這是最根本的道理。

教授們對絲娃拉特還做了一個測試,請來她前世的先生,她竟然能夠說出他過去的一段隱私。她說她先生從她的錢箱裡拿走一千二百盧布,沒有還。這事情任何人都不知道,絲娃拉特卻當眾把他抖出來,令她先生很難堪,很不好意思,也承認確有這麼一回事。可見借貸不能不還,不要以為借了錢,債主走了就沒事,帳還是會記下來,債總是要還,還得加利息呢!

大家可能會注意到,這個前世的母親比亞,在一九三九年去世,絲娃拉特這一生是在一九四八年出生,中間隔了九年,這九年她到哪裡去了?絲娃拉特說,她投生到孟加拉國一個鄉村裡,也是一名小女孩,只活到九歲就去世了。怎麼知道呢?原來這小女孩很喜歡唱一首孟加拉鄉村的歌,還會隨著歌聲翩翩起舞,家裡沒有人懂孟加拉語,只看到她在自我陶醉。後來一位懂孟加拉語的教授,把這首讚美大自然的歌詞記錄下來,發表在史蒂芬森教授的論文裡,並拿著歌詞去孟加拉那個鄉村核實,果然證實有這麼一個小女孩,而且當地人的確很喜歡唱這首歌、跳這種舞。這個例子明顯的證實人確實有輪迴,確實會轉世。

以下再介紹史蒂芬森教授另一個發生在英國一對雙胞胎姊妹身上的案例:她們倆人在一九五八年十月,同時投胎到英格蘭諾森伯蘭郡的赫克斯漢,姊姊叫吉蓮,妹妹叫簡妮佛,是在車禍死亡後一起投生回原來的家庭。這家裡原有姊妹二人,姊姊是十一歲的喬安娜,妹妹是六歲的杰奎琳。一九五七年五月五日姊妹倆走在街上,不幸被一名喝醉酒的婦女駕車撞死。父母非常悲傷,尤其是父親,常常想念死去的兩個女兒。一九五八年初,母親又懷孕了,不知道什麼原因,父親相信這次懷的是一對雙胞胎,而且是兩個過世的女兒又回來了。很奇怪當時醫生並沒有檢查出懷有雙胞胎,但父親總是堅持說是雙胞胎,結果父親說得對,的確產下雙胞胎。姊妹倆慢慢長大,會說話的時候,就能夠記起自己的前世,說她們是家裡死去的那對姊妹再來投胎的,生活上的種種跡象也都顯示確是這樣。

史蒂芬森教授到她們家進行訪問調查時,發現姊妹倆很喜歡已過世的兩位姊姊遺留下來的東西,她們各自拿回過去世屬於自己的玩具,並且分別給小熊、小貓等玩具取回相同的名字。到三、四歲的時候,父親帶她們到一所學校去,她們馬上說出很多學校裡的事物,並說以前曾在這裡上學,這些完全符合已過世那兩姊妹的情形。另外當年十一歲的姊姊,已經會寫字,而妹妹才六歲,還不會寫字,所以姊姊很喜歡教妹妹寫字。這種現象又出現在這對雙胞胎身上,雙胞胎的姊姊很快就學會拿筆寫字,但是雙胞胎的妹妹卻學了很久,還是握著拳頭拿筆,連姿勢都不會。

過去我在美國德州大學任教的時候,曾經跟當時在維吉尼亞大學的史蒂芬森教授通過電郵,他說:「人一生所學,所具備的才能,都是在前生就已經積累。」譬如雙胞胎的姊姊因為前世已經會寫字,所以這一生很快就學會,而妹妹就學不會。由此可知所謂的神童、天才少年,能夠表現出超人的才華,都是前世積累的,像著名的音樂家莫札特,六歲就能譜寫出轟動全球的大型交響樂曲,如果不是前生的積累,怎麼可能完成這樣的作品?

史蒂芬森教授另一個研究案例,也是發生在印度。一九五四年春天,一個印度小男孩名賈斯伯,患天花而死,全家非常悲痛,尤其是父親,他依偎在棺材旁邊,準備第二天一早把小孩送去埋葬。夜半時候,父親矇矓中聽到棺材裡有動靜,趕快打開來看,發現兒子竟然蘇醒過來,他趕快把兒子抱起來,餵他喝水,給他食物。沒想到蘇醒後的兒子,完全不是原來的自己,所說的話也全是另一個人。對父親給的水、餵的食物全部拒絕,並說:「我是維西迪村一個二十二歲的婆羅門貴族青年,名叫襄克。」在印度階級劃分很嚴格,婆羅門屬於貴族,貴族是不吃平民的東西,所以父親給的食物,他不肯接受。還好鄰居有一位同是婆羅門族的老太太,自願為他做些食物,否則這回陽的小男孩得挨餓了。

小男孩說他本來是一個青年人,在參加親戚的婚宴時遇到仇人。這個人向他借了錢不想還,在宴會上拿一些有毒的糖果給他吃,在回家的路上毒發,從馬車上摔下來死了。村莊裡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中毒而死,還以為是酒喝多了,不慎從馬車上掉下來摔死的。後來史蒂芬森教授調查這個案例,按照小男孩所說的,找到了襄克的家族,證實有這麼一個人,有這麼一回事,事情的真相才能大白。《太上感應篇》說:「借他貨財,願他身死。」這個人心腸狠毒,向襄克借了錢,不但不還,還把債主害死。他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沒想到這個冤家債主,隔了一世還記在心裡。這案例跟古人講的借屍還魂相似,小男孩原來的魂走了,留下一個還能用的屍體,讓婆羅門貴族青年的魂投到身上,成了這個家庭的小孩,這就是借屍還魂。古代筆記小說,像《聊齋誌異》都有借屍還魂的故事,這些其實都是真的。

為什麼借屍還魂的人能夠清楚記憶前世的事?母親十月懷胎,胎兒在肚內受很多折磨;胎兒倒掛在母體內,手腳不能動彈,在裡面憋十個月,很苦。出生的時候從產道裡鑽出來,像被兩座大山夾著,更苦,而且胎兒在母體內,皮膚細軟嫩滑,出生後,接觸到空氣,會覺得刺痛難受。人如果因傷造成大面積的傷口,傷口上新鮮的肌肉,接觸到空氣,都會覺得非常刺痛,有經驗的人都很清楚。胎兒也是這樣,一生出來就會痛,所以才哇哇大哭,不痛怎麼會哭?從來沒看過嬰兒一出生就笑眯眯的。因為有這些痛苦,這些折磨,把前世所有的印象,所有的記憶統統給磨掉了。不信!那看看自己到底能記得多少前生往事,相信一百個人找不到一個。案例中貴族青年的靈魂從身體裡出來,投生到賈斯伯身上,當時賈斯伯已經三歲多,貴族青年沒有受到胎中的折磨,也沒有受到出生的折磨,因此才能保有前世的記憶,這種情形是非常稀有的。

下來再介紹史蒂芬森教授在泰國所做的另一個案例,這案例跟前面借屍還魂的例子很相似,案主是泰國出家人超空和尚,出生後也明顯地記得前生往事。一九0八年十月十二日超空和尚在泰國蘇靈省出生,剛出生就能清晰地描述自己的前生事情。他說他是母親的哥哥奈楞,轉世成妹妹的兒子,換句話說,他是舅舅轉世而來。泰國是個佛教國家,很多人都信佛教,奈楞也不例外,他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喜歡每天打坐、學佛,而且很喜歡去寺院參訪。當妹妹懷孕的時候,他身染重病,臨終的時候,聽到妹妹生了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孩。躺在病床上的奈楞,很想看看外甥的模樣,卻因病入膏肓,無法走動,想著想著,長嘆一口氣,就一命嗚呼。當他嘆完氣後,發現原來病得很痛苦的身體,一下子輕鬆起來,整個人變得很有活力,想到哪裡,一下子就到了。看到很多親人,想跟他們打招呼,可是拉一下這個人的衣領,抓一下那個人的衣角,發現沒有一個人理他,大家都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最後看到很多人圍著自己的身體在哭泣,才知道陰陽兩隔,靈魂已經離開了身體,死了!看到親人把身體抬到火葬場火化後,他感到非常沮喪,非常無奈。

突然想起妹妹剛生了一個小孩,得去看看,念頭這麼一動,發現已經在妹妹的房間裡,看到自己的妹妹,還看到妹妹的小孩。這孩子剛出生,非常可愛,越看越喜歡,看著看著,突然被一種螺旋的力量捲起來,一下子天旋地轉,人事不省,昏過去了。不久慢慢的醒來,發現很多親人圍著自己在笑,在逗他。他很高興,想跟大家打招呼,正想開口說話,發現聲音竟然變成嬰兒的口音,講不出話來,才知道自己已經在嬰兒的體內,這個嬰兒就是剛才所看到自己妹妹的兒子。

這事件很值得思考,奈楞為什麼會投胎成妹妹的兒子?因為他臨終的時候,想到妹妹生的嬰兒。人在臨終時想什麼,就能夠見到什麼,因此人在臨終的時候,天主教給他做彌撒,讓他去見神、見天父;佛教給他念佛,給他安慰、給他關懷,讓他去見阿彌陀佛,這樣都能幫助亡魂得到安慰和超生。奈楞能投生到妹妹兒子的身上,表明臨終時的念頭很重要,念佛就見佛,念她的兒子就變成她的兒子。

小男孩慢慢長大,開始學會說話,教他叫「媽媽」,小男孩卻叫「妹妹」;教他叫「外祖母」,他就喊「媽媽」,大家都很生氣,這小孩怎麼把關係搞得亂七八糟。他們怎麼曉得,小男孩還保留著前生的印象,過去的妹妹是現在的媽媽,過去的媽媽是現在的外祖母,這一生的關係已經改變了。小孩日漸長大,對前世的記憶仍然保留得很清楚、很清晰,也保留著奈楞的習慣,很愛學佛,很愛打坐,很愛去寺院,不久也就出家了,取名超空和尚,成為泰國一位知名的法師。

奈楞為甚麼能保持這麼清晰的記憶呢?剛才說過,他沒有受到胎兒在母體內的折磨,沒有受到出生時的痛苦,所以能夠很清楚地記得自己的前世。奈楞投生到小孩的身體,有點像借屍還魂,可是小孩活生生的沒有死,這可能是他的能量比較大,把原來的靈魂擠出去了。

這證明身體並不是我,是可以跟別人共用的,魂走了以後,另一個魂還可以進來。原本一個魂一個身體,但是這個身體卻被好幾個魂同時使用,或是被別的魂控制住,這就是民間所謂的鬼魂附體。附體也是生命中的一種現象,不需要害怕,關鍵是如何讓這些魂在同一個肉體內和諧相處,不要鬧矛盾,有問題好好解決。

從這個案例中,看到超空和尚的前生奈楞,很喜歡學佛,這個習性保留到這一生,所以人的習性是可以保留到下一輩子。這一生做甚麼事情,留下甚麼樣的習性,都能夠維持到下一生。一個人能夠真正學佛,絕對不是一生一世學佛,而是生生世世都在學佛。奈楞這一生成為超空和尚,如果不能脫離輪迴,還在凡塵打轉,下輩子還得再來,可是能不能有這樣的福份,重新做人又接觸佛法,那就很難說了。

中國有一個跟超空和尚相似的歷史故事,明朝大儒學家王陽明,學問道德深受世人讚嘆。五十歲那一年,參觀江蘇鎮江金山寺,感覺曾在寺裡住過。當時一位法師陪他遊覽,走到一間關房門外,這關房很小,門窗緊閉,上面貼有封條。王陽明覺得這關房很熟悉,請求法師開門進去看看。法師說:「寺院內那裡都可以去,只有這關房不能進去。因為五十年前住這關房的老和尚,在裡面圓寂,他的肉身沒有損壞,還好好的保留著,現在仍然供在關房裡,為了保護他,所以不敢進去。」王先生很好奇,苦苦哀求法師讓他進去看看。法師知道王先生學問道德都受世人景仰,便同意讓他進去看看。

房門打開,進去一看,老和尚雖然已經圓寂了五十年,但肉身保存得很好,還端坐在蒲團上。王陽明看到老和尚的臉,覺得似曾相識,轉過頭來,看到老和尚五十年前圓寂時,題在牆上的詩,詩云:「五十年後王陽明,開門猶是閉門人;精靈去後還歸復,始信禪門不壞身。」

老和尚預知過去未來,早就知道五十年後,自己投胎輪迴,叫王陽明,還說五十年後要回來,「開門猶是閉門人」,五十年前閉門的人,就是五十年後開門的人,所以老和尚的詩證明「精靈去後還歸復」,靈魂離開身體後,將來還是會回來的。老和尚的功夫真不簡單,修行功夫好,肉身沒有壞,五十年後還回來看自己前世的肉身。可惜他沒有跳脫輪迴,來世變成王陽明,因為前世修行的結果,所以學問道德都很好,但是這一生已經忘記了前世的修行,過去的修行也中斷了,因此今生功夫就不如前生了。假如老和尚發願念佛求生淨土,以他的功夫,當生就能成就,一定能夠跳出輪迴,不用再來做王陽明了。這段歷史故事,希望能帶給大家一點警訊。

現在繼續討論史蒂芬森教授一九七八年另一個研究項目,美國德州婦女凱瑟琳.萊特,她的兒子竟然是過去男友轉世而來。她的男友名沃特.米勒,死亡時還不到十八歲。一九六七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沃特和朋友參加舞會,在回家的路上,因為酒喝多了打瞌睡,車子從高速路衝出去,他當場死亡,而朋友卻倖免於難。凱瑟琳得知噩耗後非常悲痛,她夢到沃特對她說,他沒有死,還說他會回來的。

後來凱瑟琳與另一位男友結婚,生了一個兒子,名麥克。當麥克會說話的時候,竟然能把沃特車禍喪命的經過詳細說出來。這場車禍,麥克絕對沒有聽過,這些話令母親非常震驚。他說:「那天晚上,和一位朋友開車回家,車子突然衝出路邊,一直翻滾。車門一下子被掀開,我被甩出去,脖子摔斷了,馬上就斷氣。」 麥克還說,車禍之前,他跟朋友在高速路上停過車,上過洗手間。車禍之後,還記得自己經過一條橋。這些細節被證明與事實相符,車禍後救護車載著沃特的屍體,確實通過一條橋,而那位大難不死的朋友,麥克還能認得出來。

史蒂芬森教授,這位維吉尼亞大學精神心理學家,從事輪迴研究四十多年,發現一些規律,他說,這是一個生理學的現象,人身上都有胎記,那是與生俱來的,一出生身上就有的記號。從現代生理學的角度來說,理論上有兩種解釋:一是遺傳,胎記是遺傳的,父母有,身上就會有。另一種是人出生的時候,身體可能受到創傷,因此留下傷口的胎記。這兩種理論只能解釋胎記產生的百分之六十,剩下百分之四十是無法解釋的。史蒂芬森教授提出,人的胎記往往跟前世有密切的關聯,過去生中,如果是被刀刺死或是被車子撞死,身上所受的傷口,往往會留到下一世成為胎記。這種理論在他的近作《輪迴學與生物學的交會》(Where Reincarnation and Biology Intersect)中提出來。下面就利用書上的案例,來解釋一下他是怎麼提出這種胎記理論的。

這個案例出自美國,一對夫妻有兩個女兒,小女兒叫溫妮,很可愛,可惜在一九六一年六歲時,不幸死於車禍,一家人都很悲痛。溫妮的姊姊有一次夢到死去的妹妹告訴她,說不久之後要回家團聚。後來母親懷孕,同樣夢到死去的女兒溫妮,說要回家來。一九六四年當母親生產的時候,父親在產房外很清楚地聽到溫妮說:「爸爸!我現在要回家了。」這不是在睡夢中,而是清清楚楚的聽到。這一胎也是個女兒,取名蘇珊(Susan)。當蘇珊兩歲會講話的時候,就說自己是家裡過去的溫妮。後來經過史蒂芬森教授調查核實,觀察她的種種行為、語言、動作,都與死去的溫妮相符。譬如說她很喜歡把溫妮的照片拿出來,對人說:「這照片上的人就是我!」一張放在床頭,一張還揣在懷裡,很珍惜。她也經常提到:「我當年上學的時候,很喜歡在學校的後院盪秋千。」溫妮六歲的時候確實上學,而且很喜歡在學校的後院盪秋千,蘇珊還沒到上學的年齡,但是所說的話,都符合溫妮生前的實際情況。

史蒂芬森教授從調查中看到,蘇珊左臀上有一處胎記,形狀位置跟溫妮被車撞死的部位相同。史蒂芬森找到溫妮死亡時的醫院,拿到屍體解剖圖,對照蘇珊的照片,發現前生的傷口,確實和這一生的胎記位置相同。

下面還有一個類似的案例,同樣是史蒂芬森教授在印度的研究。對象是一位名叫哈努門(Hanumant Saxena)的男孩,他記憶中前生是同村一個名叫馬哈(Maha Ram)的男子。他被職業殺手用手槍近距離打死,子彈從胸前穿過。哈努門到會說話的時候,就說自己前生是鄰居馬哈。哈努門身上真的有一個胎記,它的形狀、位置,跟史蒂芬森找到醫院提供馬哈的屍體解剖圖,所記錄的子彈打入位置、傷口形狀相符。

馬哈是一個安份老實的村民,並沒有仇人,是殺手錯殺了。他死後全村震驚,哈努門的父母及其他鄰居,都跑去圍觀。晚上哈努門的媽媽夢到死者說:「我要投生到你的家裡。」小孩出世以後,就能清楚記憶前生。

這種前世亡者的醫院照片和後生胎記比對吻合的案例,史蒂芬森教授共有兩百多個。這證明現在醫學上、生理學上不能解釋的胎記現象,可以用輪迴學的角度來解釋。他的胎記理論有一定的道理,因為當人被子彈射殺的時候,被車子撞死的時候,傷口會產生劇痛,這種劇痛會在靈魂深處留下深刻的印象,這深刻的印象隨著靈魂去投胎,在下一生的身體上產生胎記。

因此人甚麼都帶不走,只有這一生的印象能帶走,印象深刻,身體上就會顯現出來。可見人一生所作所為很重要,傷口能留下胎記,所造的善惡,絕對可以隨著靈魂去投胎,決定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不能不好好的思考,不能不謹慎小心!事情無論大小,都如同種子般留下印象,如果是善的種子,將來就有善果;惡的種子,將來必得惡報。種子要發芽開花結果,當然必須要有土壤、陽光、水分這些緣,種子是因,因加上緣,自然能結果。因已經造了沒辦法改變,能控制的是緣,要把緣(土壤)變得最善,讓善的種子,在善的土壤裡發芽開花,結出善果。更要把惡的緣斷掉,讓惡因在沒有惡緣的情況下無法結惡果,所以人一生必須斷惡修善,廣結善緣。胎記理論告訴我們印象很重要,同時也告訴我們死亡很痛苦,尤其是橫死更痛苦,所以古人都追求善終。民間過年過節,都會貼門聯,上面寫著「五福臨門」,哪五福呢?富貴、康寧、長壽、好德、善終,最重要的就是善終。人一生造善業,臨終的時候,才能得善終,假如不能得善終,通常推測他的來世一定不會很好,所以求富貴不如求好死。 接下來再介紹史蒂芬森教授另一個案例,從這些案例中要仔細的體會,到底是什麼力量決定輪迴。美國阿拉斯加州一個印地安土著後裔查爾斯.波特先生,他兩歲就說自己前世是個印地安人,在一場印地安部落戰爭中被殺死。

每當講到死前的那一幕,總是用手指著右肋,說前世在戰場上,被長矛從這一點刺入體內,穿過肝臟,可能刺穿重要的血管,人馬上倒地死亡。他指的部位,真的有個約寬半英吋,長一英吋多的菱形胎記。還記得殺他的人,就是現世媽媽的舅舅,當時舅公還在,但已經很老了。波特先生為什麼會投生到他的家裡?這是怨恨報復的力量所牽引,讓他的靈魂轉世投到他家,成為他的家人,真是冤冤相報沒完沒了。

佛教著名的經典《大佛頂首楞嚴經》說:「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意思是說你欠我的命,就得還;我欠你的錢,你將來也會來討債。經上簡單的一句話,就把輪迴的真相點出來。

史蒂芬森教授另一個案例,案主是一九六0年代出生在緬甸名廷廷明的女孩子,大概兩歲的時候,就說出自己前生的情況。廷廷明的父親名拉皮,母親名桑。父親原有的妻子名惠,夫妻兩感情如膠似漆,可惜沒有兒女,惠不久死了。死後妹妹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裡姊姊對她說:「我要跟著妳,因為只有跟著妳,才能永遠跟我先生在一起。」一年後,妹妹果然嫁給她的丈夫,婚後不久就懷孕了,孕後夢到死去的姊姊說:「這下好了!我又可以跟著你們了。」妹妹夢中回答說:「姊姊!妳已經不是這個世上的人,我現在又嫁給妳先生,妳老是跟著我,好像不太合適。」姊姊說:「沒關係,我們現在的關係,已經不是以前那樣了。」不久妹妹生了個女兒,取名廷廷明。廷廷明到會講話的時候,就說她前生就是父親的前妻。廷廷明所描述的情形,經史蒂芬森教授核實,的確是父親的前妻。譬如:每當廷廷明看到父親和母親坐在一起,總會表現出女孩子的嫉妒心,故意坐在他們當中,把他們區隔開,這種情形通常很少見,所以輪迴的因緣關係,非常不可思議。

《楞嚴經》云:「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意思是說男女之間你愛我,我愛你,這種情欲把兩個人生生世世綁在一起,但是並非生生世世都能結為夫妻。像本案例,雖然有愛欲的心,要回到家裡,卻成為父女關係。這還算有福報,還能做人,有的可能投生回家裡當畜生,現在寵物那麼多,主人對寵物愛到無微不至,他們過去世不知是甚麼因緣。


史蒂芬森教授對每個案例,都非常認真嚴謹,一絲不苟地進行核實調查,所提供的案例,都非常符合現代科學精神。很多人說輪迴是迷信,不符合科學精神,甚麼是科學精神?科學精神可分為兩點:第一是「實證求真」,第二是「可重複性」。「實證求真」就是老老實實,一絲不苟、嚴謹認真地做好實驗調查,證明宇宙人生的真理。「可重複性」就是實驗可以重複做,不管誰做,張三做,李四做,王二麻子做,重複做多少次,得出的結論都是相同的,這才叫科學實驗。史蒂芬森教授做了三千多個案例,每個案例都是一絲不苟的核實,重複地證實人確實是有輪迴的。他的科研成果,因此獲得現代美國醫學界、科學界高度的讚賞。他不信佛教,也不希望科學研究帶有任何宗教色彩,只要有絲毫宗教色彩,別人會說他的科學成果有偏見,因此他是保持科學客觀的態度來進行這些實驗。美國知名醫學雜誌《神經與大腦疾病研究》對史蒂芬森教授有高度的評價,評說:「如果史蒂芬森博士不是在製造一個巨大的錯誤,他必定是二十世紀的伽利略。」伽利略是十七世紀意大利天文學家,發現地球並非宇宙中心的真相,對當時的宗教界、宗教觀念是一種巨大的挑戰和衝擊。史蒂芬森教授三千多件輪迴案例,也是對現代人迷信科學、反對輪迴的觀念,造成巨大的挑戰和衝擊。隨著科學發展,對輪迴的事實真相會了解得更多、更透徹,除了史蒂芬森教授以外,還有很多像他一樣的科學家,努力從事這方面的研究探索。


西方學者對前世研究的成果(內容很長)

科技部日前審核通過由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轉投資的長聖國際生技進駐中科案。長聖已取得有關學研機構專屬技術授權,合作開發生產間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產品,未來規劃於中科建置台灣第1座醫療等級PIC/SGMP規格之團體服細胞製造廠,預期將帶動中台灣生技醫療產業,以成為亞太地區頂尖細胞製藥生技為目標。中國附醫院長周德陽表示,長聖資本額3.8億,主要為研究、開發及製造人類間質幹細胞與免疫細胞相關新藥產品,透過該公司專利IGF1R幹細胞培養技縮鼻頭得到較佳疾病治癒能力;樹突細胞腫瘤疫苗製備技術具毒殺腫瘤細胞的能力,更對癌幹細胞具特異性的毒殺作用。此外,長聖國際生技申請專利,用於評估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適用以樹突狀細胞腫瘤疫苗為基礎的免疫療法,及預測多形性膠質母開眼頭胞瘤患者,有助提高治療後的存活率,並有效分配及利用醫療資源。中科管理局表示,本案之間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細胞醫療產品,因具有獨特的細胞優異性及可能應用在治療特定腦中風、心血管與腦部腫瘤的效益性,對於提升國內細胞臥蠶療產業很有幫助。科技部日前審核通過由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轉投資的長聖國際生技進駐中科案。長聖已取得有關學研機構專屬技術授權,合作開發生產間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產品,未來規劃於中科建置台灣第1座醫療等級PIC/S中醫減重MP規格之細胞製造廠,預期將帶動中台灣生技醫療產業,以成為亞太地區頂尖細胞製藥生技為目標。中國附醫院長周德陽表示,長聖資本額3.8億,主要為研究、開發及製造人類間質幹細胞與免疫細胞相關新藥產品,透過該公司專利IGF1R幹逢甲住宿胞培養技術得到較佳疾病治癒能力;樹突細胞腫瘤疫苗製備技術具毒殺腫瘤細胞的能力,更對癌幹細胞具特異性的毒殺作用。此外,長聖國際生技申請專利,用於評估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適用以樹突狀細胞腫瘤疫苗為基礎的免疫療法,及預測多翻譯公司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有助提高治療後的存活率,並有效分配及利用醫療資源。中科管理局表示,本案之間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細胞醫療產品,因具有獨特的細胞優異性及可能應用在治療特定腦中風、心血管與腦部腫瘤的效益性,對於提月老銀行評價國內細胞醫療產業很有幫助。三星將會在MWC2017中發佈新平板電腦SamsungGALAXYTabS3,型號為SM-T820。日前,這部新機提前在台灣認證網站NCC曝光,大家可以在MWC2017之前提早知道這部機的外型。翻譯公司悉,SamsungGALAXYTabS3規格包括9.7吋2048x1536px屏幕、Snapdragon820處理器、4GBRAM、64GBROM、1200萬像素主鏡頭及500萬像素前置鏡頭等。新光金營運績效不彰早已是公釘書針雙眼皮開的祕密,今年1月甚至成為唯一虧損的金控,落於所有金控的後段班。尤其旗下新壽更是不復往年榮景,去年僅小賺1億多元,對於同樣為壽險型金控的國泰和富邦,新光金已經難以望其項背,據傳這使得新光金的另一大股東洪文棟家族極為不滿,法令紋正是即將掀起經營權爭戰的關鍵因素。事實上,就在農曆年後不久的的2月7日,新光金主要控股公司之一的新勝,公司登記負責人已經悄悄換成了洪文棟,一改過去新勝一直由吳家掌控的局面,為今年新光金的董監改選投下極大的變數。新光金的股台中住宿已經長期低於淨值,甚至還低於票面價值,以17日收盤股價8.48元來看,距離9年半前的高點43.8元,連腰斬再腰斬的價格都不到,大股東也未出手相救,到底新光金這家公司出了什麼問題?「新光金最大的迷思就是過於迷信所謂的外資圈中醫減肥」一名金融圈人士不客氣的批評。眾所周知,新光金從宏達電股票、反向兩倍的標普ETF,再到巴西基金,投資連連踩到地雷。而最初讓新光金體質走向疲弱的正是前投資長呂文熾將新壽資產大量投資在連動美國房地產的擔保債券憑證,導致200中醫埋線年金融海嘯時,新光金慘賠200多億元,只能賣地求生。呂文熾在加入新壽前是德國安聯資產管理亞太公司駐新加坡首席投資長兼總經理,據媒體報導,當年是吳欣盈多次飛往海外將他重金禮聘回來。官僚體制未改,家族色彩仍濃厚這名也相當熟悉開眼頭資環境的人士直言,「像是大公主也一直自詡自己過去是外資分析師啊!」但是外資圈之所以厲害,關鍵其實在於他們有相當完整的體系和制度,形成優秀的投資團隊。因此,當把團隊分拆後,在沒有完整的後援下,個人根本難以發揮作用。而所謂的地毯清潔化體質和改革若只做一半,恐怕比沒做還更糟。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透露,先前原本打算跟新光承租某棟大樓的地下室做為spa會館,到了雙方約好的洽談時間,新光不僅一次派了12個人來,而且到最後竟然沒人能做主,表示要再回去「請示高層地毯清潔。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媒體身上。2月9日,新光二公主吳欣儒舉辦記者會,欲談她所主導的數位金融業務。然而到了現場,不少記者卻都被拒於門外,一問之下才知道,出席的媒體名單也都事先經過「高層審核」了,連當天拍照都得在他們指定的中醫減肥間和位置之上。一名金融界高層聽聞,直呼「這間公司實在太官僚!」公主們一向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也常常強調自己的洋派,但新光金濃厚的家族色彩觀念似乎卻深深植於她們的腦海中,「新光的管理問題再不改,不管再給它幾年恐怕都沒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