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鬼影之純陰少女

午夜,凜冽的寒風“呼呼”地刮著,每一下都像一把刺刀狠狠地插進藍天鶴的心里,異常難受。接生婆已經進去幾個時辰了,房里依然沒有任何動靜,他突然產生了一個不祥的預感,腦子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個詞匯——一尸兩命。
就像配合他的預感一樣,天地間突然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天更冷了,夜更黑了,抬頭不見明月,伸手不見五指。
他的身體被風吹得瑟瑟發抖,額頭卻冒出了細密的汗珠。正不知所措之際,風突然停了,雷突然靜了,似乎剛才的一切只是發生在夢里一般。
還沒等藍天鶴從一個夢中醒來,他似乎又掉進了另一個夢里,此時,天上下起雪來。對于這個南方小鎮來講,對于在這里生活了一輩子的藍天鶴來講,這絕對是一個夢,因為在這個地方下雪的概率和六月飛霜的概率幾乎相等,接近于零。
雪越下越大,藍天鶴越來越憂慮,這是冥冥中的一個暗示嗎?
良久,姍姍來遲的嬰兒哭叫聲終于沖破了午夜的寧靜,藍天鶴這才緩過神來,生了!
妻子林氏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朝藍天鶴幸福地笑了笑。很快,接生婆就把洗凈的嬰兒包好送到了他的手里。
藍天鶴一直想要女兒,這一次,上天成全了他。抱著巴掌大的女兒,藍天鶴幾乎喜極而泣,剛才的不安和憂慮一掃而空。
此時正是寒冬臘月,剛才又突降大雪,藍天鶴當即給女兒取了名字——藍雪冰。
小雪冰已經不哭了,安靜地躺在藍天鶴的懷里,也不知道睡著了沒有。夫妻倆初為父母,望著懷里精致的小生命,忍不住幸福地逗弄起她的小臉和小手來,口中親昵地直叫雪冰的名字。
兩人逗弄了一陣,一直乖巧安靜的小雪冰卻突然哭鬧起來,手上也越來越冷,藍天鶴急忙把她送入被窩,林氏心疼地攬在懷里,生怕女兒受到一點傷害。過了一陣,小雪冰的手腳漸漸恢復了溫度,兩人這才放下心來。

轉眼三個月過去了,這三個月來,藍氏夫婦心里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女兒有點古怪,當然,兩人都沒有直言。
這天晚上,夫妻倆躺在床上,各懷心事,沉默了很久。突然,林氏就像猶豫了很久一樣忍不住說出了心里的想法:“我總覺得雪冰怪怪的。”
藍天鶴不禁抖了一下,看來妻子也察覺到了,但他還是不動聲色地斥道:“別胡說,雪冰好好的,有什么奇怪的?”
“這孩子好像特別怕冷,她的臉色一直不好。”
“這有什么奇怪的?小孩子哪個不怕冷,況且,今年確實冷,都下雪了。”
“可是,可是有一點確實……”
“確實怎樣?別吞吞吐吐的!”
“你難道沒發覺?只要我們一叫她的名字,這孩子就全身發冷嗎?”
藍天鶴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妻子的這句話正好說中了他一直隱藏在心里的想法,可他嘴上不肯承認,“這怎么可能,你多心了。”
說完他又覺得理由不夠充分,遂加了一句:“一定是天氣的原因,等天氣好些了……”
沒等藍天鶴說下去,林氏便迫不及待地反問道:“難道今天的天氣還不夠好嗎?今天的事你也是親眼看到的,這又怎么解釋?”
林氏這么一說,藍天鶴又想起了早上的事:今天的天氣已不那么冷了,春天的陽光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徹底驅除了冬季的寒意。兩人便抱著小雪冰到院子里曬太陽,陽光下,她的臉上慢慢有了點血色。
看著這一切,藍天鶴的臉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再一細看,竟發現自己的女兒眼睛大而明亮,鼻子挺而嬌細,嘴唇薄而泛紅,心中又是一陣驚喜,這孩子是一個天生的美人胚子。
想到此處,藍天鶴難掩心中驚喜,口中不禁輕輕叫喚起女兒的名字來,不料,只過了一會兒,小雪冰又像突然受了什么刺激一般,開始大哭大鬧起來,無論怎么哄也止不住。同時,藍天鶴輕輕抓住的那兩只小手也開始變得越發冰冷起來。夫妻兩人都像猛然意識到什么似的,相互對望了一眼。無奈之下,只好把女兒重新抱回床上,給她蓋上厚厚的被子,直到她睡著以后才停止了哭聲。
“這樣吧,明天我就去請王大夫來瞧瞧,別胡思亂想了,睡吧。”藍天鶴安慰妻子道。

第二天,村里的王大夫來家里看病,只說小雪冰一切正常,只是身體比較虛弱,調理一下即可,并無大礙。
盡管嘴上不說,藍氏夫婦的心里卻像達成了某種共識,兩人從此都不敢再輕易叫女兒的名字了。奇怪的是,小雪冰確實沒有再無故發冷了。
如此過了三年,小雪冰三歲的時候,一件令藍氏夫婦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藍雪冰雖然身體虛弱,可畢竟也是三歲的小孩子,性格非常活潑好動,一天到晚都和她的小伙伴們在街上亂跑。
可自從那天開始,藍雪冰就越來越少出門了——
那天晚上,藍氏夫婦做好了晚飯,卻遲遲不見女兒出來吃飯。兩人都不禁有些擔心起來,便起身往她的房間走去。
來到門外,只見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不像有人在,林氏焦急地問道:“難道還沒回來?會不會在外面出事了?”
藍天鶴回道:“我剛剛明明看見她進了房間的。”
說著當即推門而入,“女兒,你在嗎?這么黑怎么也不開燈呢?”林氏微嗔道。
說話間藍天鶴已經開了燈,只見小雪冰正一動不動地蜷縮在床角,看見電燈亮起來,她的眼里閃過一絲恐懼,身體似乎微微顫抖了一下。林氏輕輕地往床邊走去:“怎么不出去吃飯?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說話間左手已經貼在了她的額頭上,沒有發燒。
見女兒不說話,藍天鶴便欲上前抱她出去吃飯,不料小雪冰卻突然哭了起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藍天鶴關切地問道。小雪冰似乎再也忍不住,邊哭邊往自己的身后看去,良久才嗚咽著說道:“有個可怕的東西一直跟在我后面,我怕!”
兩人不禁哆嗦了一下,快速對望一眼,也往小雪冰的身后看去,可是,什么也沒有。林氏柔聲安慰道:“雪冰的后面什么也沒有,爸爸媽媽剛剛檢查過了,好了,不哭了,我們出去吃飯吧。”
小雪冰再次回頭看了看,正如媽媽所言,什么也沒有,這才止住哭泣,輕輕下了床,緊緊跟在兩人身后。走出幾步路,她又不放心地回過頭去看了一眼,“啊”,小雪冰突然驚叫一聲,緊抱著藍天鶴的腿喊道:“后面,那個可怕的東西又來了。”
兩人立即轉過身去,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小雪冰的身后跟著一個形狀恐怖的黑影,那正是她的影子。
藍天鶴想起了什么,當即抱起女兒,快步向飯廳走去。燈光下,赫然印著那個恐怖的“鬼影”,顯然不是房間的問題。
小雪冰又一次恐懼地大哭起來,林氏抱著她不斷地安慰,只有藍天鶴癱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晚上,林氏哄女兒睡下以后,便和藍天鶴擔著一早準備好的香燭冥錢來到院子里,誠心祭拜起來,這是村里的一個神婆教他們的。據神婆的說法,他們的女兒是被一只冤鬼纏上了,燒香燒錢是要讓冤鬼吃飽,湊夠上路的費用,盡早投胎。
可是,夫婦倆連續祭拜了幾個晚上后,“冤鬼”卻沒有任何離去的跡象。兩人束手無措,無奈只好再去找那神婆,神婆卻不肯再見他們,只讓她的弟子傳出一句話,叫他們另尋高人。
藍氏夫婦幾乎找遍了村里村外的“高人”,用遍了各種醫術和秘術,可到最后,所有的“高人”都叫他們另尋高人。
轉眼十四年過去了,十四年來,藍雪冰漸漸長成了一個美麗窈窕的大姑娘,加上臉色長年不好,看上去更惹人憐愛了。同時,她身后的“鬼影”也隨著身形的日益豐滿而顯得更加古怪和明顯了。
就在藍氏夫婦一籌莫展的時候,命運似乎迎來了一次轉機。
那天,從城里回來一位中年男人,是村尾賣豆腐的老板,9個孩子的爹。他無意中在村里講起了自己在城里忽染重病,幾乎所有大夫都叫他準備后事的時候,被他遇見一位神醫,才使他起死回生的事情。藍天鶴也聽說了這件事,他腦筋一轉,靈機一動,心想或許這位神醫可以解開隱藏在女兒身體里的秘密也未可知。于是便向豆腐店的老板詳細打聽了那位神醫的住所,第二天便匆匆進城尋醫去了。
按著豆腐店老板的指示,藍天鶴一路打聽,終于找到了神醫的住所,那是一個極為僻靜的地方。只見門上懸著一副牌匾,匾上赫然印著四字隸書“亦醫亦道”。藍天鶴輕輕敲響大門,只過了一會兒,便從里面傳出一陣“咿啞”的開門聲。
開門人是一位老者,長得慈眉善目,乍看之下,還有一絲仙風道骨的味道,此人正是神醫。二人客套了一番,藍天鶴便迫不及待地對神醫講起了女兒身上的種種異常之處。
神醫一直安靜地聽著,中途并不插一句話,可是聽到后面的時候,他本來平靜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驚詫的神色。
藍天鶴描述完癥狀以后,神醫依然沒有說話,似乎已經陷入了沉思,他忍不住試探著問道:“大夫,依你所見,我家女兒的情況是不是需要吃點什么良藥大補一下才是辦法?”
神醫卻答非所問道:“方便的話,把令千金的生辰八字告訴我。”
藍天鶴感到有些迷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女兒的生辰八字老老實實地告訴了神醫。
只見老神醫當即掐指運算,口中念念有詞,過了一陣,他又問道:“令千金叫什么名字?”
藍天鶴老實答道:“藍雪冰。”
神醫一聽,連連搖頭,“難怪!難怪!”
藍天鶴奇道:“難怪什么?”
神醫再次答非所問道:“剛才你進門的時候可曾看見門上懸著的那副牌匾?”
藍天鶴點點頭。

“恕我直言,我既是一名郎中,更是一名道士。我剛才已經替令千金算過,她的八字屬于純陰,也就是說她是所謂的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是傳說中的純陰之人。這種奇人,千年才會誕生一個。所以,令千金在出生之時天空必有異相,輕則電閃雷鳴,重則六月飛霜,不知當時是否出現過什么異常的情況?”
藍天鶴聽得目瞪口呆,同時也不禁對眼前的神醫更加敬佩起來,他毫不隱瞞:“神醫說得不錯,確實有些奇怪的現象發生,當晚明明皓月當空,轉眼便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更離奇的是下了一場千年不遇的大雪,這對于一個南方的村鎮來講簡直是奇跡。”
神醫點點頭:“這就對了,看來令千金的確是千年不遇的純陰之人。所謂男忌純陽,女忌純陰。陰則涼,所以她的體質天生比較虛弱。偏偏你又給她取名叫藍雪冰,藍色是冷色,雪和冰又是極陰極寒之物,這等于是給她雪上加霜,也就難怪她會一年四季面無血色、手腳冰冷了。而且,不叫她的名字還好些,每叫她的名字一次就等于往她體內灌入一分寒氣,這也就難怪還在襁褓中的她只要一聽見你們叫喚她的名字就會全身發冷了,嬰兒的抵抗力最差,所以反應也最劇烈。她命中缺少陽氣,你回去之后給她重新取個帶陽剛之氣的名字,這樣有助于消減她體內過盛的陰氣。”
藍天鶴聽得心服口服,正要把鬼影一事也說出來的時候,神醫卻搶先問道:“不知先生是否對我隱瞞了什么沒講?照理來說,這種純陰之人身體必有異于常人之處才對。”
藍天鶴驚奇道:“老先生真正高人,老實說,我確實隱瞞了一個最后的秘密,這也正是我們最為苦惱的地方。”
藍天鶴便把鬼影的事如實說了出來,神醫聽完以后再次點了點頭,這次,連他也忍不住嘖嘖稱奇:“想不到世間真有如此怪異之事!只可惜,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令千金天生就是純陰之人,她身上的所有異常之處都是天意的安排,是無論用醫術還是用法術都無法改變的。恕我無能為力,你這就離開吧!”
藍天鶴還想再問,卻不知道自己還能問些什么,只好起身告辭了。

從老神醫家里出來已經是黃昏時候了,藍天鶴急忙往家里趕去,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他已經走得又累又餓了,只好在附近的一條村子里找了一戶人家借宿一晚,第二天再啟程回家。
然而,就在這天晚上,藍雪冰緊守多年的秘密卻意外地曝光了。
已經是晚上10點鐘了,農村里的人普遍都有早睡的習慣,此時,大部分人都已經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了。
藍雪冰沒睡。

這天晚上,她瞞著母親偷偷從家里溜了出來。她已經把自己關在家里好幾個月了,她很想出去走走,給街上那只流浪貓帶點吃的。再說,這已經不是藍雪冰第一次偷跑出來了,她清楚,這么晚街上是不會有人的,況且,晚上黑燈瞎火的,她的身后也不會有影子的,就算被人看見了她也沒關系。
果然沒有人,果然沒有燈,唯一的光線來自天上的月亮,昏昏沉沉的,并不明亮。只有在這個時候,她才會覺得自己是安全和自由的。藍雪冰一直朝著街道拐彎處的角落里走去,那只流浪貓一直住在那里,也不知道餓了多少天了。想到心疼之處,她不禁加快了腳步。當她終于來到那個陰暗的角落時,卻看見那只流浪貓已經腸穿肚爛地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了。她忍不住痛哭起來,哭聲在寂靜的黑夜里顯得異常凄涼和可怖。
此時,黑暗中突然一聲斷喝,“是誰?快出來!不要裝神弄鬼!”此人是村里的賭鬼老尚,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每晚都會去隔壁村子賭錢到很晚才回家,沒想到今晚讓他遇見了怪事。
說話間老尚舉起了手中的電筒,一柱光線筆直地射向黑暗的角落,最后定在了藍雪冰的身上。老尚一眼認出,此人正是藍天鶴的女兒。只見她披頭散發地蹲在地上,臉色異常蒼白,不遠處是一只被人開膛破肚的貓。老尚被眼前的景象嚇得一陣哆嗦,正猶豫著上前質問藍雪冰為何下此毒手,卻無經意中看見了她身后那形如魔鬼的黑影。
老尚嚇得頭發都豎起來了,沖著藍雪冰怪叫一聲,拔腿便往家里跑去,哪里還顧得上那只死貓。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林氏還在迷迷糊糊地睡著,屋外便傳來劇烈的響動。此時,門外已經聚集了一群村民。她急忙起床,顧不上梳洗便直接往門口跑去。
林氏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她隱約覺得村民們是來找自家麻煩的,她不敢輕易開門,只是隔著門板顫聲問道:“各位鄉親,你們這是要干什么?”
門外的人聽見門內終于有人應話,一時之間吵鬧之聲小了一些,只聽一人帶頭斥道:“干什么?我們來抓鬼!”說話之人正是老尚。
林氏疑惑地問道:“我們家哪有什么鬼?大家是不是弄錯了?”
“你們藍家別給我們揣著明白裝糊涂,我昨晚從隔壁村賭錢回來,在路上撞見了你家女兒藍雪冰,深更半夜的,她居然一個人披頭散發地跑到街上,活活地撕開了一只流浪貓的肚子,要不是剛好被我遇上,她可能已經把它生吃了。”
說著他吞了一口唾液,好像又看見了昨晚恐怖的一幕,“而且,而且我還親眼看見她身后跟著一個恐怖的怪影。我懷疑你女兒根本不是人,快把她交出來,我們不會讓她在這里禍害村民的,我們要燒死她。”老尚越說越激動。
林氏不禁迷惑起來,這個老尚怎么也知道了雪冰的秘密?昨晚女兒明明在房里睡覺,怎么可能在街上游蕩呢?她趕緊解釋道:“各位誤會了,我家雪冰昨晚一直待在家里,一步也沒有離開過,老尚一定是看花眼了。”
“就是你家女兒,我絕對不會看錯的。如果她真的不是鬼,你現在就叫她出來對質一下,如果確實沒什么異常,我們絕對不會為難她。”老尚咄咄逼人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