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當兵的回憶

相信每位男生都當過兵 還沒當兵的男孩要有心理準備
這故事是我親身體驗 分享給各位

故事要從我下部隊開始說起 我是很常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東西 別人統稱為(陰陽眼)
當時還是菜鳥的我常被安排晚上洞兩洞四的哨 就是凌晨2點到4點的哨 每次站哨都心驚膽跳
怕有查哨官來 還是阿飄出來查哨 而我站的哨點就是彈藥庫哨點 那時我還記得彈藥庫後方的大馬路在下午時由於民眾騎車過快 發生了車禍
阿兵哥站哨時 聽到營區外一堆吵雜聲 便向長官告知 長官回說就一個年輕人車速過快 撞上了營區後方的電線杆 之後長官就沒多說
到了晚上連上的弟兄剛放完假回營區 口中念念有詞 說今天下午營區後方發生嚴重車禍看不清楚是男是女 因為血肉模糊了 機車也撞的稀巴爛
事情就是從這開始了   每當有阿兵哥要上哨時都特別怕尤其是晚上
那一晚我學弟要上哨 帶了一堆平安符 上哨 說某某某上哨 請長官帶哨 裝備齊全.....等 一堆廢話
學弟上哨後沒30分鐘查哨官來了 發出 站住 口令 誰??    長官回應: 我是查哨官
很快的長官簽名就走了 看一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又20分好無聊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 眼看已經凌晨12點了 站01到02的哨真他媽無聊
ㄟㄟㄟ  怎麼回事 站哨的學弟被後方的軍線嚇到 三更半夜電話突然想起 接起來說 長官好 這裡是某某彈藥庫
恩 心想怎麼 幹怎麼不回應 再說一次好了 長官好 這裡是某某彈藥庫 一樣沒人回應 30秒後就把電話掛了
沒多久 幹電話又來了 接起來  長官好 這裡是某某彈藥庫 一樣沒回應就掛了電話

站在哨點的學弟 在遠方看見有人走來 心想奇怪 查哨官兩小時來一次 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八成想偷懶想早點出來早點回去睡 還是有人要上哨了
但遠方看來不是用走的 是很緩慢的漂來 不見頭只見腳 身體黑黑看不清 人就是犯賤 越是恐怖越想看
一直到下一班哨來時發現學弟暈倒了 趕快送去醫護室 第二班02到04的哨是一位一兵今天收假 看見昨日下午發生車禍 心裡難免毛毛的            

但背後的電話又想起了 一轉頭 看見了牆壁上出現了一顆半透明的圓型物體 一個像是手的物體一樣放在電話上 按著按鈕要撥打
被嚇到的一兵馬上腿軟 慢慢的那個不明物體越來越清楚 說我要回家 幫我打電話回家 血肉模糊的頭不斷重複一樣的詞 口中還不段流血
又一個暈倒了 查哨官來發現有阿兵哥暈倒送醫護士 馬上叫人來補哨 真他媽的我就是被叫的那一個 心裡非常的幹
帶哨士官把我叫醒後 跟我說剛剛有兩個站哨站到暈倒 你可別暈阿

當我心裡好奇實 我已經上哨了 我也開始後悔了 因為我看到一個身體不齊全 血肉模糊的年輕人 不斷按這電話
一段時間後 車禍死亡的年輕人又說我要回家 幫我打電話回家 我要回家.................. 真他媽的我就不要理妳
但被煩到我快發飆了 回罵 幹 死了就死了 不要在營區嚇人好不好 兩個被你嚇暈你還想怎樣
我又'二度發飆了 因為他根本沒再聽我說話 幹 根本在對牛彈琴
好吧 換別的方式溝通會比較好點 我就說 年輕人你已經死了 你還有什麼不捨 你口中說幫你打電話 手還放在軍線上
你不知道軍線是打不出去外面只能在營區內才可撥打的 它居然看著我了 太高興了 你終於聽的懂我說的話了
慢慢的年輕人就消失了 轉身有人來換哨了 可以回去睡覺了 太好了 跟著後面就沒人暈倒了
但睡夢中一個號碼 從腦海中出現 诶奇怪 好像電話好碼 該不會是要我打吧 幹 要出現也出現樂透好碼 我還會開心點

算了 明天再打了了 隔日起床打電話 疲累的身體背起電話 一個女人接起來 說某某某是你嗎?  我就說不好意思 有一位年輕人托夢給我要我跟你說
他想回家 他很有可能就事出車禍的那個年輕人 跟我說要我轉達給妳大約形容長相身材 對方大哭說 那是我兒子 因為要當兵心理煩躁騎車出門就沒再回來了 沒想到他......  沒多久警察上門說你兒子因車禍死亡再某家殯儀館中  請過去任一下屍體 電話中的哭鬧 我就不在多說就把電話掛上
經過一整天的訓練 晚上又要入眠了 又出現你這出車禍的小子 臉色好看多了 跟我道謝完後就消失了


或許是緣分讓我預見 幫人還是幫鬼 都是做善事  還想聽更驚悚的故事 只要回覆 很高興位您說說軍中的鬼故事喔 精彩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