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天晴

  陰陰郁郁的雨終于停了,天空瓦藍,陽光暖暖,鳥兒的鳴叫也歡快起來。溪澗的泉水,不知名的小花,咩咩吃草的小羊在陽光的沐浴下,如詩如畫。   

  晴天就是好,長時間的雨下的人都貓在家里沒法出來,天一放晴,老大爺,小媳婦,還有丫丫學步的孩子,都出來了。廣場上,水池邊,街道滿是人。男人們三五成群一起說著話,聊著天。小媳婦們在池塘邊洗著衣服,不時傳出嘻嘻的笑聲。老人領著自己的小孫子小孫女在廣場上學步。還有幾個學生在打乒乓球。雨天清冷的廣場池塘這時卻是最開心,最熱鬧,最聚人氣的地方。   

  遠處的田塊,已脫去了秋天的豐收,本該閑下來,可是還有幾位閑不住的老大爺,在地里忙著,開溝槽,正畦地。   

  大爺:“冬閑了,也不休息一下,還忙活呢。”   

  “沒事,閑著也是閑著。把地整好,開年了也好種。”   

  “今年的收成,咋樣?”   

  “好?,好?。”   

  “明年,打算種啥。”   

  “還就種今年的品種,這個品種好,耐病蟲害,抗倒伏。”   

  一輛買菜的三輪車駛了過來,自帶的小喇叭喊著一連串的菜名,什么黃瓜、洋蔥、西紅柿,韭菜、芹菜、西葫蘆……,洗衣服的婦女們,嘩啦都放下手中的活,把買菜的圍個嚴嚴實實。這個要黃瓜,那個要西紅柿,這個多錢,能不能再便宜一點,那個有些貴好像還不是新鮮的。嘰嘰喳喳的,沸騰起來。這也許就是農村的一種風景吧。   

  一道彩虹,從天邊緩緩升起。在悠悠的南山上,連接著天與地。想起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里雖然無菊可采,但南山的高遠,淡藍,清幽,卻是一樣的。欣然追憶,幾千年前的陶公此刻是否和今天的我們是同樣的心境。藍天白云,山氣日佳,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呢。   

  雨下的時間長了,人們就向往晴天,可是如果老晴沒有雨,那雨中特有的樂趣就無從感受到,雨也有雨的美。不一樣的日子有不一樣治療白癜風的藥中哪種效果比較好的況味。月有圓缺,天有陰晴,這是自然規律,而人呢?亦有悲喜。在幸福中治療白癲風的時間及方法不忘幸福來得不易,珍惜幸福。在困苦中不忘理想,不滅希望,鼓足勁勇往直前,讓生命充滿朝氣,充滿動力。   

  人生就是在陰陰晴晴,喜喜樂樂,一臺戲。戲中有你,戲中有我,戲中有我們每一個人。同一片天,同一個地球,不同你我,不一樣的人生悲歡離合。但不管怎樣,我們都應該有一顆火熱的心,善良的情。編輯評語親愛的作者,歡迎進入紅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請空兩格,已幫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臺短時間內不顯示。可自行百度“自動排版工具”,將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復制粘貼到紅袖的文本框里。     期待佳作。(編輯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