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姥姥 qieoynxs

在街上,每當看到一些慈祥的老者時,很容易回想起自己的長輩來。在許多長輩中,印象最淺,記憶最少的是姥姥。仿佛就沒有和姥姥說過幾句話,她始終是微笑地遠遠地望著我,眼神怪怪的。   

  我去姥姥家做客,姥姥大部分時間是在廚房里,幾乎是長在柴草爐灶旁邊似的。吃飯的時候,她躲在角落里,藏在幾個孩子的最里面,靜靜地聽姥爺逗我說話,別人笑她也跟著笑,別人笑罷了,她還在回味著。飯后所有的活幾乎都是她的,收拾碗筷,喂豬,刷鍋……,她有忙不完的活,她的腳和我祖母的一樣,是纏過的三寸金蓮,難得有停歇的瞬間。   

  姥姥是帶著我母親改嫁給后來我外公的,外公對她極好,舅舅和姨媽他們若是有誰一旦表現出對姥姥半點的不敬,外公就會開口罵,意思大約是做給你們吃做給你們喝,誰不孝順就砸斷誰的腿。姥姥為外公生下了六個孩子,我的三個舅舅和三個姨媽,但他們沒有一個脾氣隨姥姥,個頂個的要強,倔強。孩子多,口糧又極有限,生活的貧困可想而知。我的外公每天一大早就背著藤編的筐去大路上拾撿過路牲口的糞便,借以提高莊稼的產量。盡管那時,我外公有從朝鮮戰場上回來的補助,感覺日子總是緊巴巴的。   

  依我現在的分析,姥姥可能是個非常自卑的人。除了自己的家人,好像沒有什么朋友與她分擔生活的壓力與苦惱,好在外公理解她,她也許是知足的,任勞任怨地勞動,伺候一家老小,看著孩子們一個個長大,看著自己養的雞產蛋,看著自己喂養的豬狗健壯……,她沒有更多的奢求。我不知道,她嫁的第一個男人怎樣對待她,我只聽說,后來的外公去世沒有多長時間,姥姥也去世了,有人告訴臉上白癜風的治療我,她是的,喝的是某種農藥或者自縊離開……,我沒有辦法得到真正的答案。我猜想,可能是外公去世后,生活留給她的壓力太大了,她沒有能力承受擔當,她選擇了逃避,還有一層意思,她不能沒有外公!   

  我的祖母說起我姥姥時,總嘆息我姥姥沒福氣,孩子都養大了,困難的時候都熬過來了,怎么就想不開?姥姥沒有祖母堅強,這是性格的原因,所以她們的命運差別太大了。我祖母后來和癌癥病魔抗爭了好幾個年頭,如果姥姥同祖母多交流一番,也許會改變自己的命運。   

  一個人心里有了委屈,哭出來真的會有幫助。姥姥遭遇了太多的不幸,但我沒見她哭過,她只是呆呆地,靜靜地,無聲地等,等自己為自己挖下的墓穴越來越深了。她畢竟年輕過,在那樣的戰爭年代里,能活著已經很幸運了,她嫁了兩次,傷了不止兩次,對宿命也許已經無力反抗,最后才徹底做主了一回。   

  二姨的丈夫因車禍去世了,后來她北京白癜風專科醫院又嫁了一次,好白癜風醫院在二姨跳出了姥姥思維的怪圈,二姨盡管長相最接近姥姥,但命運給了二姨一個大轉彎,二姨再婚后沒有接著要孩子,一直很幸福。   

  讀倪萍的《姥姥語錄》,常為之感動,親情的力量是永恒的火把,我們難以報答的恩情無價的寶藏。讓愛薪火相傳,不負長者曾經的苦難。   

  2015.12.24編輯評語親愛的作者,歡迎進入紅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請空兩格,已幫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臺短時間內不顯示。可自行百度“自動排版工具”,將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復制粘貼到紅袖的文本框里。     期待佳作。(編輯留)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