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第四位房客(一)

上二年級時.沒抽到宿舍.
不得已之下.只好找了兩個比較要好的同學一起到外面找房子.
找到後來.好不容易三個人都滿意了.就住了進來.
其實這房子離學校並不近.四周也不是頂熱鬧.
但是房子是新的.租金也滿合理.所以才相中這裡.
在住進來的頭一個多月.啥事都沒發生.
直到期中考前一天...............
當天晚上我為了準備第一天考的兩科.
直到凌晨兩點多都還在跟課本講義奮戰.
我伸了一下懶腰.看看時鐘.便起身要到化妝室洗個臉.
化妝室的電燈開關就在化妝室門邊.不過是在裡面.
我伸手進去要打開燈.結果沒摸到開關.
卻摸到了軟軟的像是女生的手指一樣的東西.
我嚇了一跳.趕緊將走道上的燈都打開.
我回頭看了一下兩位室友的房門..沒有光透出來.
她們應該都睡了.我這時有點害怕..
但我仍然藉著走道上的燈光.側著頭往化妝室裡看去.
隱隱約約看到裡面有一團霧氣.除此之外.啥也沒有.
我猜想:不會是摸到壁虎吧.我又伸手去把電燈打開.
燈火一亮.那團霧氣卻立刻散到窗外去了.
我低下頭看地板.乾的.
又用手指在化妝鏡上抹了一下.還是乾的.
這下子我真的嚇到了.
我轉頭就跑.回到房裡立刻上床拉起棉被蓋住頭.
也不知何時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直到我的鬧鐘響起.我從床上跳了起來.
看到窗外透進來的陽光.我吁了一口大氣.
然後我就去考試了.
---------------------------------------------
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阿湘和奈美.我怕她們會害怕.
一直到下午考完第二科.我都還是一直想著那件事.
考完大概是三點多.我趁著陽光正強的時候趕緊回去把澡給洗了.
然後就拎著第二天要考的課本講義窩到圖書館去了.
就在我唸到天昏地暗的時候.
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我看了一下來電號碼.是阿湘.
[喂..阿湘.幹嘛?]
[小築.小築.妳在哪裡?]
[圖書館啊.妳呢?]
[我在家啊.妳快回來好不好?奈美的手機我打不通.]
[怎麼了?妳要不要緊啊?]
[別問.妳快回來就是了啦.]
我掛了電話.立刻拉著班上同學Monkey趕回家去.
一進門.我就馬上衝到阿湘房門口猛敲.
我一邊敲一邊喊:[阿湘.開門啊.我是小築.]
過了五秒鐘.門才打開.
阿湘一把抱住我.我腦海裡一下子閃過好幾個念頭.
我問:[到底是啥情形.妳有......被怎樣嗎?]
阿湘用淚眼看著我:[有啊...我被嚇到了.]
我鬆了一口氣.但神經還是緊繃著.
因為我不知道小湘究竟是被什麼東西嚇到.
是我昨天晚上看到的情形嗎?
Monkey這時靠了過來.問道:[剛剛那是奈美嗎?]
我不懂她在說些什麼.轉過頭看著阿湘.
阿湘看出我的疑惑.慢慢說道:
下午我一直都在房裡K書.一直K到差不多七點多.
我肚子有點餓了.想出去買點東西.才剛走到房門口.
就有人敲我的門敲得好急.我一開門..外面根本沒人.
我以為是妳們回來了在作弄我.所以我又進房裡守在門邊要抓妳們.
第二次門一響.我就馬上開門.結果還是沒看到人.
我就想說不理妳們了.一走到大門口.卻換成敲大門的聲音了.
我趴在大門的透視孔上看了半天.沒看到人.
後來我想到妳們可以蹲著敲啊.所以我就跪到地上從門縫看.
結果門還是被敲得蹦蹦蹦的好大聲.
門縫透進來的光線還是半個影子都沒有.
我愈想愈怕.就趕緊躲回房間裡.然後還是斷斷續續的有人敲門.
一下子是我的門.一下子是大門.妳們的門好像也有.
後來真得是被嚇得受不了.才打電話叫妳跟奈美回來.]
Monkey這時說了一句:[奈美不是回來了嗎?她剛剛不是在擦地板?]
我敲了敲奈美的房門.又大聲的喊:[奈美....奈美....]
沒人回我話.我又在房子裡繞了一圈..沒見到她人.
我向Monkey攤了攤雙手.搖搖頭說道:[奈美不在.]
Monkey這時撥了電話給奈美的男朋友.
講了一下子.Monkey切掉手機轉過頭跟我說:
奈美跟她男朋友一起.那我剛剛看到的是誰?]
Monkey伸手往廚房的方向指了指.
[我一進門.就看到一個長頭髮的女孩子跪在地上往那裡爬過去.
[那是誰?]
我和小湘對望了一眼.頭皮當場麻了起來.
[別在這種時候嚇人.好不好?]我說.
Monkey舉起了右手.說:[我發誓.我幹嘛嚇妳們.
我現在也怕得要死.我還以為剛剛是奈美在抹地還是找東西什麼的.]
嗚..........]阿湘又哭了起來.
我也好怕.好想哭喔.不知道Monkey是怎樣想的.
不過她應該也不好受.雖然她不住這裡.
當晚等到奈美回來.我搶著去跟她睡.阿湘則拉著Monkey留下來.
Monkey雖是千百個不願意.還是留了下來..
畢竟人一多.膽子也就大了一點.
當晚我們把屋裡所有的燈都打開.窗簾也都放了下來.
我躺在奈美的身邊翻來覆去睡不著.
我轉過身去要問奈美最近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
誰知道她已經睡死了.
嗯....果然是當個神經大條的女人最幸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