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不要浪費

位於市區的邊緣有一家餐廳。剛放寒假的他去應聘的時候,就想找家人多一點兒的餐廳,可以認識更多人。他剛進去應聘的時候就後悔了,但他卻應聘上了。
  偌大的空間裡,燈光暗暗的,他感覺不到這裡是人多的工作環境。事實上,因爲生意不是很好,所以沒有雇很多人。
  第一天上班,他才知道自己的工作內容是出餐、備料,很一般的工作。切蒜的時候,要把蒜切到看不到顆粒,切得他的右手差點兒抽筋,但是他的嘴角卻微微上揚。
  店長人不錯,要是員工餓了,想吃什麼東西,可以自己去廚房做,累了可以去外面抽煙。這種店長真的很難得。
  「你切的東西還不錯啊。切到手指頭一百次後就可以出師啦!」店長對他說。
  「我的刀不是用來切我自己的手指頭的。」他笑著回答,手握著菜刀輕快地切著紅辣椒。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練,他切菜的功夫開始變得有模有樣。
  「你想不想學些廚藝?好歹我開店自己煮東西也有幾十年了。」店長抽著煙說,「以後你可以煮給家人或是女朋友吃!」
  「嗯,好。」他切完紅辣椒後,開始切蔥花。
  星期五晚上六點,他依然準時上班。恰巧另一個員工休假,所以只剩店長跟他。
  「今天會很忙的!只有你跟我,可能要弄到很晚。」店長邊準備食材邊說。
  「知道了。」他一進廚房就拿起刀,正在找東西切。
  果不其然,平時沒什麼客人,人手少了生意卻特別好。他們倆忙得暈頭轉向,偶爾中間有空檔休息時間,店長便跑去抽煙,而他還是在切菜。好不容易忙完了,已經十點半了。
  「晚餐還沒吃,我炒個東西給你吃好了。你順便學一下。」
  「好。」沒東西切了,他手上還是握著一把刀。
  色香味俱全的炒飯,在店長的揮汗下完成。


  「嘗嘗看吧!」店長幫他盛了一碗。
  「好吃。」他嘗了一口。
  店長把爐前的位子讓出來給他。「你來試試吧。」店長得意地說。
  他依樣畫葫蘆,店長在一旁指導他重點在哪裡——先爆香,還沒熟的東西要先下鍋炒個八分熟;料都炒過之後,就可以把飯丟下去炒,要把飯炒開,然後快起鍋的時候淋上蛋汁。或者先將飯跟蛋汁拌均,這樣可以把每粒飯炒成金黃色,賣相更好!
  「沒想到你除了會切東西之外,炒東西還挺有天分的嘛!」店長試了一口他炒的飯,點了點頭,「其實是我會教啦,哈哈哈……」
  「那就把它吃完吧。」他看著店長微笑。
  「你也吃啊,你炒那麼多我以爲你吃得完。我已經快吃不下了。」剩下的炒飯還有很多,店長示意他要全都吃完,「不要浪費哦!」
  經過一陣沉默的吃炒飯時間,店長終於投降吃不下了。
  「我很飽了,你要全吃掉,不然就打包哦!」店長說。
  「你不是說炒得不錯嗎?繼續吃啊。」他放下碗筷。
  「我已經飽到喉嚨了,全都給你了。」店長也放下碗筷。
  「明明說我炒得不錯……」他拿起刀子,走到店長的後面,一刀劃過店長的肥脖子。
  頸動脈的血就像水管破裂的水柱,有規律地噴灑出來。牆壁上的血像是潑墨般上色,牆壁的白更顯出血水的紅。
  店長發覺脖子涼涼的,被眼前的噴血嚇了一跳。他第一時間用手捂著他的脖子,但人體的壓力卻不是一隻手能夠抗衡的,血液還是從指縫間滲出。
  「似乎不夠大,這個洞應該還不夠把剩下的飯吃完。」他喃喃自語,接著又在店長的脖子上劃下第二刀。這次他更用力。
  「啊……」氣管被劃開的店長沒有足夠的氣說話,吭哧吭哧,一下子倒了下去。
  他開始把剩下的飯往那紅色湧泉裡塞進去,大把大把地塞。紅色點綴著金黃色的炒飯。
  「看樣子不夠塞了。」他又拿起刀子劃開店長的肚子,繃出來的是腸子。
  「人體的壓力嗎……」他在店長的體內翻找,終於找到了胃袋。切開,裡面儘是一些糊掉的東西,經過胃酸的侵蝕,早已經看不出食物的原型。血腥的空氣中伴著一點兒酸味。
  「全都吃完吧。」剩下的炒飯就這樣全進了店長的「肚子」。
  他洗洗手,走到打卡機前取出自己的卡片,放入打卡機內。
  下班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