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模特兒

曾經有這麼一個叫“鬼姐姐”的QQ群,這個群只有八個人,但是群裡的人都很活躍,也很合得來,幾乎親如一家人。
群內的車蘭美是一位電力工程師。
因為去西部工作,一個月多沒有上網了,那裡沒有信號和光纜。
回來時,她上了線。
發現群裡的其他六個人都給他留言。
原來大家決定一齊去其中離得最近的一個網友,叫曲徑的人的服裝店去聚會。
其實群裡的別的五個人她都見過,只有最小的在校學生小蟲和開服裝店兼做服裝設計的曲徑她是沒見過的,她見到消息後很驚奇,因為一個月前,曲徑好久沒上線,她曾聽說曲徑在一次事故中死了,她對這曲徑的聊天風格和才華很欣賞,聽到他死訊時很惋惜了一陣子。
看來消息有誤了,所以她很高興。
因為正好放假,而她也是一個貪玩的人,所以當晚她睡了一覺,第二天就開始按地址坐上長途車去了。
她是一個不記路的人,可以說是標準的路痴了,還好人漂亮嘴甜,一路上不少人幫忙。
她終於找到目的地。
到了才發現這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盡光風光秀麗,但人很少,六月的天黃昏時也很熱,氣喘吁籲的她來到了這家痁前,出發前最熟悉的網友“性感萌”留給她一些會面地點的資料。
她找到了一個手工製成的廣告牌,上面寫著幽境服裝店,她對此有兩個印象,第一,這裡的主人美術很不錯,手工牌子做得精美不俗,甚至都看不出質地,第二,這是目的地了,她不是文科生,但曲徑通幽處,她還是知道的。

她徑直走進店裡,很顯然,店裡的生意非常不景氣,沒有客人,連主人都不在了。
她邊走邊問,有人嗎?有人嗎?沒人回答。
掏出電話,拔通號碼,忽然一個女人詭異的笑在身邊傳出,啊,她嚇了一跳。
回過頭來,四周空洞洞的,什麼人都沒有,如果說剛才的聲音是出奇不意,那麼現在的心情卻可以說是毛骨悚然了,她下意識地往外跑,砰地一聲,和一個青年男子撞在一起。
那個男人一把扶住她,她定定神一看,這人好像在哪裡見過,五秒後,她想起來了,看過這人的相片,這是曲徑了,和相片一樣,白白淨淨的,有點偏瘦,他的眼睛不大,有一層霧一樣的色彩。
那人扶起她,聲音低沉得和外表反差很大。
“對不起,電話鈴聲嚇到你了,說著用手指向裡面櫃檯上的一個電話。
車蘭美這才注意到,那是一個很不起眼的電話,偏偏它的鈴聲更絕,彷彿是淒厲的女鬼在哭笑。
可見主人的獨特性格,問題是這些還不止,那人的兩隻手都帶著手套,讓人頗為覺得有些摸不著頭腦啊,車蘭美長出一口氣,“你是?”那人打斷她,“我是曲徑,歡迎你的到來,車小姐本人比相片上美多了。
”那人邊說邊做了個請的動作,指了指窗子邊上的兩把椅子和小圓桌。
他轉了個身從裡面套間的冰箱裡拿出兩支玻璃瓶的雪碧很細心地一個放她面前,一個放自己面前,轉身去找開瓶器,雪碧恰好是她最愛喝的飲品之一,高興之餘,忽然心裡一轉,可能是因為剛才的那一幕讓她有點警覺吧,也可能是平時推理小說看多了,她很快地把兩個瓶子位置飛快地調換下。

曲徑回過身,開瓶器沒有找到,他找來一張硬紙,包在瓶蓋上,用力一擰,一聲輕響,瓶子被他生生地擰開了。
車蘭美很是詫異,她有一個在軍隊當特種兵的表哥,每次喝醉時,就會表演這種徒手開酒瓶蓋的把戲,但是眼前的曲徑卻是瘦瘦小小的。
特別是他擰東西時那種暴發力和狠狠的表情,與他的纖細身材白淨的臉孔顯得極不協調。
隨著疑惑越來越多,慢慢地就都寫在了臉上,曲徑很善解人意,似呼看出了她的疑慮,漫不經心地說道:“緋兒和貓公子都來了,但是緋兒中暑了去鎮上的診所治療,貓公仔陪去的,你打個電話問候下吧。”
聽到這話車蘭美馬上放心了,在群裡這兩個傢伙是開心果,也是一對歡喜冤家。
他馬上拿出來電話,先打了貓公子的,卻沒通,轉而打了緋兒的,馬上就通了,但接的人卻是貓公子,這傢伙還是老樣子,嬉皮笑臉的,美女美女地亂叫,並說緋兒睡了,要不要叫醒她,其實車蘭美知道,如果是緋兒在邊上聽著,他是不敢這樣放肆的。於是說不用了,問緋兒不嚴重吧?貓公子說沒事,明天中午前就能回去了。他說曲徑人不錯,特別提到他會做菜,讓她好好玩。
然後兩人閒談了幾句,車蘭美感覺得出他也累了,聽聲音嗓子啞了很多,於是就道了聲明天見,掛了線。
放下電話,她心裡踏實多了,她問別人都什麼時間來?曲徑說,最慢的後天也到了。
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下午,大家能站在這裡看外面的風景了。
提到風景,車蘭美又發現了一個奇蹟,那是一個服裝店常見的落地櫥窗,這個店的店面不大,但是奇怪地是櫥窗卻不小。
如果全部放滿了,能擺下10來個塑料模特。
現在裡面只有3個,問題就出在這3個模特上,這3個模特顯然也是手工做出來的,臉上沒有五官,卻有簡單而傳神的表情,越看越耐人尋味,這五個假人和正常模特一樣,臉朝外擺著,但從側面看過去,能清楚看到臉上竟然都有著不同的表情。
她忍不住好奇,站起來,拿著水,慢慢渡到模特們的前面,越看越詫異,這3個假人和外面的廣告牌一樣,看不出是什麼材料做的,但非常精美,特別是面部,每個人的表情都不一樣,有的是高興,有的是害怕,有的是希望。
如果說那牌子是一件工藝品,這3個假人簡直是藝術品了,儘管它們的衣服有的有點舊了,但是洗得很乾淨,並且與模特的表情和身材搭配得天衣無縫,相得益彰,顯出製作者的高度水準和靈感,她驚嘆之餘問道:“你做的?”
曲徑看到她驚表情也很滿意,沒有回答,微笑著揚了揚手,車蘭美注意到,他的手套上粘著一些碎屑一樣的東西。他熱情的說,來看看我的工作室嗎? 兩人來到後院,映入眼中的有很多工具,錘子,斧子和刀類,還有一些女孩子不太識得的原材料。
她問:“那麼傳神的表情你是怎麼做出來的?而且這麼多種。”
曲徑問道:“你知道人的七情六欲中的七情是哪些嗎?
車蘭美答道:“這個我知道,是喜、怒、思、憂、悲、恐、驚吧?對了,恐和驚是一種感情吧?”
曲徑道“有一點點不同,簡單來說,沒有心理準備的怕叫驚,有準備的怕叫恐。”
車蘭美試著在臉部還原這兩種表情但不能成功,自嘲道:“看來我當不成演員。”
現場有一個薄薄的類似面具一樣的東西,但是這個面具沒有表情,車蘭美東看西看,十分好奇。
問道,為什麼沒有表情?曲徑說,做出一個表情不是這麼容易做出來的,以後示範給你看。
晚飯正如貓公子說的那樣十分豐富,她一直以為搞藝術的人對生活瑣事都不會在行,可是他明顯是有所準備的,而且精通烹飪,一些鄉間的風味十分獨到,特別是一種黑色餡兒的包子,味道很怪,像菜又像肉類,發出一種奇異的香味,她問曲徑是什麼做的?曲徑笑笑,答非所問,說這東西藥可以入藥,能治病的。
吃過飯,曲徑意外地一改剛剛的熱情說:“我還要準備明天招待他們的東西,你自己四處看看吧,不過別走太遠了。
晚上住我書房,因為裡面有我的書,無聊時可以看書打發時間。”
車蘭美無可奈何地答應了,她是一個不愛要求別人的人,寧可自己生暗氣。
可能是心情不太爽吧,直到午夜時分,她還睡不著,只是躺在床上,翻著幾本書,其中一本叫《蠟皮人》的鬼故事小說吸引了她。
那是在一個小時之前,她遠遠看到曲徑正急往外走,她叫了他一聲,曲徑很匆忙地擺了下手,便急急離去了,她想這人真沒禮貌,就是死了人,也不用這麼急啊。
手裡這本《蠟皮人》內容十分嚇人,講述了一個生前死有不甘的厲鬼變成旅店的店主。先是騙人吃下用昆蟲做成的食物,然後把人殺死後,用蠟封起來,做成蠟像擺在自己生前的工作室內,朝夕相對。
看到這裡,她下意識地看了下窗外,這是她小時就養成的習慣,害怕時,總是先看窗子。果然外面黑洞洞的十分嚇人,她於是站起來,走到窗前想關上窗子,忽然眼前一晃,一隻碩大的黑色蜘蛛從天棚上掉了下來。她大叫一聲,下意識地用書去砸它,幾下之後,蜘蛛被打得稀爛,她摸摸怦怦跳動的心臟,眼光偶然掠過已經成了黑泥一樣的蜘蛛時,突然有一種似曾見過的感覺,她強忍噁心和不安,快步跑到廚房,用顫抖的手拿過一隻沒吃完的包子,用力掰開,看了一眼,再也忍不住狂吐不止。
她顧不得收拾東西,拼了命地往外奔跑,腦子裡全是剛才小說裡的情節,經過走廊一轉彎時,她“啊”的一聲驚叫,撞在了一個人身上。
從此刻起,她生命的最後一個表情定格在那裡,誰也不知道她生前最後一眼看到了什麼。

第二天傍晚時分,一個學生打扮的年青人來到一家服裝店,剛要敲門,一邊的老闆走來,親切地叫道:“我是曲徑,歡迎你的到來,小蟲,你本人比相片上年輕多了,說完兩人並肩走進服裝店,門的左邊櫥窗內,有六個表情各異的,不知用什麼材料做成的男女模特。
最外面的那個女人臉上全是驚恐的表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