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料理

垃圾車輕快的音樂聲響起,我拎起沉重的垃圾走到人群中。我不太愛走到人群中,尤其是夏季。手上的繃帶與短短的袖子完全無法遮掩我的傷口。我也沒興趣在這大熱天中像個神經病一樣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哎呀,茂小姐你也來倒垃圾啊?」隔壁的朱太太用她高分貝的聲音朝我喊著。
  「是的。」我輕輕點頭,心裡卻不太高興。與人接觸是自己最討厭的事。
  「你那男朋友這麼沒天良還在打你啊?下次他要是再打你,就跟我說!」熱情的朱太太用力拍了拍胸口。
  「沒關係的,他不太打我了。這是舊傷。」我無奈地笑了笑。是啊,他之前生氣時總是對我又吼又打的,現在只剩下較難癒合的大傷口而已。
  朱太太似乎還想說什麼,開來的垃圾車救了我一命。終於不用再應付這麻煩的人際關係,人家畢竟還是學生嘛。
  關於我與交往了三年的男友,我總是被形容得楚楚可憐。男友是好吃懶做、足不出戶的垃圾。真相?沒有人知道。
  回到家中,我看著廚房爐上半開的鍋蓋,心中突然燒起一把火,眼光一掃,果然看到那個男人縮瑟在冰箱旁邊。
  「我不是說過不要動我的料理嗎?」我對他大吼。這是我無法原諒的事,我不准任何人踏進我的領域,更何況是碰我精心烹煮的食物。
  「那是我的東西!我……我只是想拿回來。」他瑟瑟地縮在一角,完全沒有半年前對我又打又罵的氣勢。
  或許那天跟他翻臉嚇到他了,他在我煮飯時對我大罵,還打翻了我正要送進烤箱的食物。怒火中燒的我抓起鍋鏟就對他一陣暴打。從那天起,他只敢對我大吼但不敢靠近我;現在他連大吼都不敢,只能像我之前一樣縮在角落裡瑟瑟哭泣。
  我笑了笑,這讓他更加害怕了,整個人幾乎要縮進冰箱裡逃命。我走到他眼前——我還缺一根蔥,而他又整個人擋在冰箱前。
  「不要擋著我拿東西。」我冷冷地看著他。我最恨有人擋在我的食材前。
  他的眼神掙紮了兩下,絕望地去了客廳。縱使抽油煙機的聲音很大,我還是能聽到他細碎的哭聲。與半年前完全相反。
  我自嘲地笑了笑,把蔥切段丟到鍋中一起燉煮,香味很快傳遍了整間房子。他細碎的哭聲更大了。
  煮得差不多時,我撈起燉肉,小心翼翼地放到了盤上,用幾根青菜點綴著。拿到餐桌時,蹲在一旁哭的他還是忍不住紅著一雙眼坐到了桌旁。
  「你吃嗎?」我輕輕地用筷子化開燉肉,微笑地看著他。猶豫很久的他還是點頭了。
  比起第一次他又是扔東西又是尖叫,最近他也能慢慢接受我煮的菜了。
  「雖然我知道你不會答應。」他捧著白飯一臉哀怨地看著我,「但是能把剩下的還我嗎?」
  順著他的筷子我看著那塊燉肉,笑了:「是啊,也該還你了。」
  我從桌下拿出了他的骨灰盒,裡面的骨灰可是我細細磨碎的,雖然先被我拿去熬過湯。我告訴他:「這些是不能吃的部分;能吃的這半年內都吃光了。」
  今天晚上,我的房間裡還是傳出了細碎的哭聲。我的鬼男友抱著骨灰盒在哭訴他被吃光的身體,而我繼續想著我明天該煮些什麼。
  吃了半年的肉,該吃清淡些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