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第四位房客(三)

就在我在學校宿舍睡的正熟的時候.手機鈴聲把我給吵醒.
我勉強爬起來接.身邊的Monkey卻仍睡得像死豬一樣.
[喂.....你好.]
[喂...我是房東.妳們都回家去了嗎?]
我一聽是房東.眼淚都快掉了下來..
[房東先生.....我兩個室友都出事了啦.......]
[怎麼會這樣子.我剛帶了老婆娘家的名產要送給你們吃的說.]
我強忍快掉下來的淚水.說:
[阿湘好像是中邪.奈美在爬山的時候也出事了...]
[中邪...怎麼回事妳說清楚一點.慢慢講.]
我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我...我懷疑房子裡有不乾淨的東西.]
[不可能.房子是新的.才裝潢好就租給妳們了.]
房東這句話說的沒錯.這棟大樓有些公共設施都還沒完工呢.
[我不知道.總之有很多怪事.]
[房子的權狀妳們也看過.....我的..........是全新的啊.....住....]
房東的話突然斷斷續續.中間夾雜著好像是女人的笑聲.
我聽得毛骨悚然.忙問:[房東.房東.你現在在哪?]
[我就在房子這......剛才.......沒看到妳們................]
那笑聲還是在.而且還越來越大聲.
我連忙說:[我們學校宿舍的收訊很不好.我待會再打給你.]
也不知道房東聽到沒聽到.我就把手機切掉了.
我從包包裡拿了電話卡要到外面打公用電話.
這時手機又響了.我看了一下來電號碼.是住處的室內電話.
我接了起來:[喂...房東啊.剛剛我.........]
電話那頭沒有房東的回應.而是類似剛剛電話中的女人笑聲.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我聽了幾乎要把手機摔出去.我的手指胡亂在按鍵上亂按一通.
嗶嗶的幾聲後.電話終於切掉了.
我把手機關掉.連電池也拔了起來..
然後趕緊用公用電話打房東的手機.
電話一接通.我連忙問:[房東先生.你現在還在房子裡嗎?]
[不.我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
房東走了.那表示屋子裡沒有人.那...................
----------------------------------------------------------
房東先生為了解決我們的疑慮.
隔天就請了一個殯葬業的超度法師還是道士什麼的來.
我和Monkey.妮妮.油條.還有奈美的男朋友小P就在一邊看著.
只見那道士換上了一身繡龍刺鳳的長袍.
就站在鋪了也是繡龍刺鳳的桌布的方桌前唸唸有詞了起來.
桌上有蠟燭.供品.還有一堆符咒.
出殯我是看過幾次.收妖捉鬼我就沒看過了.不過都很像.
我們幾個包括房東夫婦都不敢出聲.
靜靜的等到道士做完法.
房東先生拿了一個紅包給那道士.他也老實不客氣的當場點起數目來.
我問那道士:[這樣就沒事了嗎?]
他回答:[這是賄賂它.請它走.它走不走就不是我能決定的了.]
我點點頭.心裡卻想著這個人也太不可靠了一點.
那道士像房東道別後拎了包包就要往外走.
走到門口時卻突然跌了一交.
我看了一下地上.沒有突起也沒有會絆倒人的東西啊.
我抬頭.只見那道士一臉又是慌張又是害怕的一溜煙跑掉了.
我心裡閃過一個念頭.完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