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第四位房客(二)

好不容易挨到期考結束.這期間倒是什麼都沒發生.
可能是我們都集體行動的關係吧.
這可真是苦了Monkey.
考試完的下午.我拉著她們三個一起到廟裡拜拜.
順道可以散散心.
但是奈美要跟著登山社去登山.沒辦法去.
於是只有我們三個人一起行動.
我們先搭捷運.再搭計程車上山.
然後又爬了好多好多層的樓梯上去.
阿湘爬的臉色發白.說:[我們好像苦行憎喔.好累喔.]
Monkey接口:[對啊.好像古人在拜山一樣..]
我牽起她倆的手.連拉帶拖的慢慢往上爬.
[叫妳們運動不運動.看吧.]
好不容易到了.我們買了香燭後就跟著香客們依樣畫葫蘆的拜了起來.
阿湘這時突然拉我的袖子.低聲說:
妳看.那邊有一個女生一直在看我們耶.]
我回頭.大家都各自做各自的.沒人在看我們啊.
我說:[沒有啊.在哪裡?]
阿湘又說:[她的樣子好可怕喔.好像是瘋女人.]
Monkey聽到我們的對話回過頭來.說:
廟附近這種人很多.沒啥好奇怪的.
我又往四周瞄了一圈.還是不知道她們說的是哪一個.
----------------------------------------------------
我們回到家以後.把廟裡帶回來的東西分一分.
Monkey拿了自己一份後就回家了.
我洗完澡以後就回房間去了.
阿湘的臉色很不好.我以為是今天走了很多路的關係.
也就沒有特別去注意.
就在我躺在床上把玩著廟裡求回來的護身符時.
外面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還夾著阿湘的尖叫.
我趕緊衝出房間.卻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阿湘站在化妝室的鏡子前.拿著一把剪刀不停的對自己的頭髮又扯又剪.
有一股煙從化妝室裡冒出來.我看到地板上有一團火.
燒著黑壓壓的不知是什麼東西.
我衝上去一把抱住阿湘.這時候我才看出來地板上燒著的是一堆頭髮..
阿湘一面掙扎一面大叫.
[我的頭髮...我的頭髮.....不要...不要......啊........]
我沒看過阿湘這個樣子.她現在好像是發瘋了一樣.
我把她手裡的剪刀搶了過來.
她這時的髮型雖然被自己剪的亂七八糟.
但我還是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她的頭髮非但沒有變短.
還比原來長了十幾公分.再加上被剪下來丟在地板上燃燒的.......
我突然全身顫抖了起來.我從來沒有這樣害怕過.
彷彿有天大的災難要降臨在我們的頭上一樣.
雖然我怕得不得了.但我還是緊緊的抱住阿湘.
阿湘掙扎到最後手腳漸漸軟了下來.
我的雙手卻好像被塗了快乾膠一樣.整個僵硬掉.
我用盡全身僅存的一點點力氣把阿湘拖回房間躺著.
然後打手機叫Monkey多叫一些同學來幫忙.
我顫抖著切掉電話.抹掉了額頭上的汗.
身體卻覺得冷的要死.
阿湘這時喃喃自語了起來:
頭髮裡面有魔鬼.一定是有魔鬼...........
我聽了以後冷的更厲害了.
幸好Monkey很快就帶了一票同學從宿舍趕來.
當晚我們一群女生就守在阿湘的房間裡面.
男生則通通待在客廳.大家都安安靜靜的.沒人大聲的講話.
------------------------------------------------------
一早我就撥了電話給阿湘的爸媽.請他們來處理.
到了下午.阿湘的媽媽和阿姨來把阿湘接走了.
阿湘的媽媽上車之前問我是不是有跑到比較野外的地方去玩.
我告訴她去山上的廟拜拜的事.
她點了點頭.提醒我要小心一點.然後就坐火車回台南去了.
送走阿湘後.我就一個人回去了.
Monkey很擔心我.幾個同學也打算陪我一起回去.
我說:[不用了.你們都折騰了一整天了.你們回去休息吧.]?
我又對Monkey說:[我回去拿點東西.晚上到妳那.]
Monkey點了點頭.
一群同學就這樣三五成群.議論紛紛的解散了.
一進門.我嚇了一跳.
一個陌生女人坐在客廳看電視.
她回頭向我笑了笑.嗯....像人.
我猜想大概是奈美的登山社同學吧.
我也向她笑了笑.然後喊著:[奈美.奈美.妳回來啦.]
沒人回應我.那女生也沒講話.
我覺得奇怪.在屋裡繞了一圈.沒看到奈美.
回到客廳.那女生也不見了.
但是電視還是開著.我原本要再喊喊看奈美在不在.
電視上播報的新聞卻讓我把剛到嘴邊的聲音給吞了下來.
X大登山隊發生意外.女學生施奈美不慎跌落河谷.已由救難隊護送下山.
新聞畫面裡渾身都是泥巴的奈美被抬上救護車.周圍都是救難隊和登山社
我注意到救護車旁站了一個白衣女子.
我湊近一看.這不是剛剛在這看電視的女生嗎?
我的身子往後晃了一下.這一下讓我看到畫面右上角打著LIVE的字樣.
我一跤坐在地上.那白衣女子的詭異笑容一直在敲打著我的腦神經.
接著又播報其他的新聞.我雖然眼睛盯著電視.
卻完全不知道播報的內容是什麼.
我的心裡一直想著:她到底是誰?她到底是誰?她到底...............
就在我腦筋一片混亂的時候.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我也無暇去看來電號碼.直接接了起來.
[喂....我油條啦.妳看到新聞了嗎?]
[嗯....看到了.]我的心思還一直停留在那女人身上.還沒回神過來.
[妳有聯絡上奈美的隊友了嗎?現在情形怎樣?]
我這時才回過神來.應該先瞭解奈美的現況才對.
我說:[我沒有她社團同學的電話.你能打聽到嗎?]
油條:[我找其他系同學問問看.有結果馬上告訴妳.]
[嗯...我現在要趕過去Monkey那.你打宿舍電話給我吧.]
[好.我知道了.]
掛掉電話.我立刻回房間隨手塞了一些衣物到背包裡.
然後就直奔學校去了.
一路上都是同學打過來詢問的電話.
我請大家一起想辦法聯絡上登山社.
才到宿舍門口.Monkey已經在外面等我了.
她告訴我已經聯絡上登山社的社長.
奈美送到某某醫院.受傷情形等等......
我們幾個同學當晚就騎著幾部摩托車趕到宜蘭去了.
------------------------------------------------
醫生說奈美受到了腦震盪.會昏迷個一兩天.
腦裡面的血塊只有一點點.應該會自行吸收掉.........
我也記不了那麼多.只要奈美沒有生命危險就好了.
在急診室外面.我向登山社的社員問起了事發經過.
一個個子小小的男生說:[學姊摔下去的樣子真的很詭異.
她沒有踩空.也沒有滑倒.而是平平的往旁邊飛出去.]
我心中一凜.會不會跟我所擔心的情形一樣.我又問:
你親眼看到的嗎?有沒有其他人看到?
他拉過身旁一個理平頭的男生.說:
我們兩個就走在學姊後面.應該就只有我們看得清楚.
那平頭男生接著說:[嗯...學姊看起來比較像是被人推下去的.]
聽到這句話.我的頭皮又麻了起來..
我們一群人一直守到奈美的家人從新竹趕到.
我向奈美的男朋友說:[你如果累了.就回去吧.]
他點點頭說:[我會的.我再多待一會兒..]
我又跑去安慰奈美的媽媽.
她看到我們一群人的黑眼圈.說道:
妳們大家都辛苦了.這邊由我來就行了.
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上午八點多了.
我們一群人就在醫院附近吃了早點.
然後就向奈美的父母道別回學校去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