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第四位房客(終)

剛打開住處大門.一眼就看見有兩個人在客廳裡.
短髮的那個轉過頭來.居然是阿湘.
雖然她原來一頭長長的秀髮剪掉了.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來.
我衝過去一把握住她的雙手.喜出望外的說:
阿湘.妳沒事了.真好.]
跟著進門的Monkey.妮妮也跑過來把阿湘給圍在中間.
妳一言我一語的嘰嘰喳喳的開心的說個沒完.
我回過頭.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是阿湘的媽媽.
我開心的向她問候:[伯母.這幾天辛苦了吧.]
伯母笑了笑說:[還好.總算沒給這丫頭氣死.]
我一臉疑惑的看著她.不懂阿湘到底做了些什麼事讓伯母生氣.
阿湘馬上搶白:[我其實早就沒事了啊.我媽還帶著我到處去拜拜給人收驚]
妮妮接口:[唉...這也是為妳好啊.誰知道是真的好了還是只好表面.]
阿湘從領口裡掏出一個個的護身符香火袋之類的東西.
大概有七八個之多.她把這些東西抓在手上揚了揚.說道:
[妳們看.有這麼多欸.]
我笑了笑.說:[這才好.百毒不侵.]
伯母這時站了起來.說道:[好啦.我該回去了.]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留伯母下來.
倒是Monkey.妮妮兩個跟伯母不熟的人拚命留伯母.
最後伯母還是堅持要回台南去.我們就一同送她出去了.
送走伯母.阿湘才問起奈美.原來阿湘也看到了新聞.
我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然後揚了揚手裡的錄影帶.
說:[怎樣.敢不敢一起看?]
阿湘點了點頭.然後就跟妮妮她們一起就定位坐好去了.
我把帶子放進錄放影機.然後拉過一張小板凳坐在電視旁邊.
在阿湘看到那女子出現的時候.她露出了一種怪異的表情.
妮妮跟Monkey則是在那慶幸沒有新的版本出現.
阿湘這時開口說道:[這不是我們這兒的住戶嗎?我搭電梯的時候碰到過.]
我被後面這一句話嚇了一大跳.我說:[妳確定嗎?她住幾樓?]
阿湘回答:[我不知道.只碰過一次而已.]
我說:[一次......一次妳就能記住她樣子了?]
阿湘搔了搔頭.說:[好像就期中考那幾天吧.所以還記得.]
這下子我不敢把剛才在派出所看到的那一段告訴阿湘了.
我向Monkey.妮妮使個眼色.她們也點點頭表示收到.
阿湘反覆看了看.看不出個所以然.就起身問我們:
[有誰餓了呀?我媽帶了東西來喔.]
Monkey興奮的說:[我要我要.我要吃.]
我跟妮妮也點了點頭.
阿湘滿意的看了看我們.然後就去開冰箱.
冰箱打開的時候.我隱約聽到了一個嗚嗚嗚的聲音.
我也沒怎麼在意.就尾隨著阿湘拿冷凍鍋燒麵到廚房去了.
阿湘熟練的把湯料弄好.然後又丟了麵條下去.
她拿著杓子在鍋子裡攪了幾下.回過頭跟我說:
[我上一下洗手間.妳看著火.]
我接過杓子如法炮製的學她攪那鍋湯.攪了沒幾下.
咦...阿湘還放魚丸喔.我狐疑的看著.怎麼我沒看到她有拿魚丸出來.
說著我舀了那顆魚丸起來看.那丸子在杓子裡轉了半圈.
這時我總算看清楚了.那是一顆眼珠子.黑白分明.
我一邊尖叫.呼的一聲就把手裡的杓子往旁邊甩了出去.
我掩著臉.她們三人聞聲馬上衝進了廚房.
Monkey問:[怎麼了?看到什麼了?]
我用左手指向杓子甩出去的方向.右手仍然摀著臉.
過了一會Monkey驚訝的說:[哇嗚...大小姐.妳也太厲害了吧.]
我一聽.這是哪門子的話.牛頭不對馬嘴.
我放下摀著臉的手往Monkey看去.
Monkey正在用手指戳牆壁.我不敢走過去.
妮妮跟阿湘也湊了過去.不約而同的說:[小築.妳好神喔.]
我越聽越奇怪.她們怎麼不會怕呢?
我走近了一點點.仔細的往Monkey戳的地方看去.
只見牆上一條縱貫的裂縫.大約有一公尺多.
我擔心的往地上瞄了瞄.湯杓成了90度彎曲.卻沒看到其它東西.
阿湘一邊讚嘆一邊曲起手指用指背在那裂縫上敲了敲.
沒想到這一敲.霹靂啪啦的又掉下一大塊水泥來.
接著一陣撲鼻的臭味從牆壁裡溢了出來.
霎時我們四個人都把鼻子給馬上摀住.
妮妮用很重的鼻音說:[天啊.小築..妳不會是把化糞池的管子給打破了吧]
阿湘接口:[有可能喔.這面牆的另一邊就是浴室了.]
阿湘說完.我們全部往外衝.
我說:[先找個會修理的同學來看看吧.]
妮妮馬上撥了電話.不一會.油條就來了.
油條一進門就直喊好臭.然後跟我們要了一支手電筒就往廚房去了.
我問妮妮:[油條真的會修嗎?]
妮妮回答:[會啦. 他寒暑假都跟著他爸作工欸.]
這時油條在廚房裡大聲問道:[在哪兒妳們也不進來告訴我.我怎麼看啊.]
我們四個同時走了進去.阿湘跟我把櫃子挪開了一點.
阿湘指著那裂縫說道:[哪....在這.]
油條走過來拿起手電筒往縫裡照..由下往上慢慢的移動.
光線照到大約一個人的高度時.廚房裡的五個人都開始沒命的叫.
因為在大約兩公分的裂縫裡.我們看到了半邊眼睛和嘴角里的幾顆牙齒.
沒錯.牆裡有個死人...............................................
-----------------------------------------------------
在我們搬離那房子之後大約兩星期.
Monkey在課堂上遞了一張報紙給我.我接過來一看:
吸毒不舉被嘲笑 工人忿殺女友 埋屍學生公寓}
嗯...標題真夠聳動.我又仔細的看裡面的內容.
原來兇手與死者是男女朋友.都有煙毒犯前科.
在兩人吸毒狂歡的時候男的卻因為吸毒過量導致不行.
死者於是嘲笑兇手無能等等.結果就被勒死了.
當時這男的就是蓋這棟大樓的建築工.
所以就在晚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屍首藏到牆裡去.
直到我陰錯陽差的把牆壁給打破.
我在想.以我的力氣要把牆壁打裂..那實在是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我一直相信.她是憑著自己的力量跑出來的.
我只是不巧的推了她一把而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