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舊時的童年 uupyjmc4

上小學的兒子班上辦了個班隊活動臉部白癜風能治愈嗎,主題大約是說說自己爸媽的童年,結果普遍的是爸媽的童年都是一個比一個窮苦——從來沒買過零食的、沒錢買鉛筆,光吃白飯沒菜配的、冬天只穿一件衣服的、還有沒飯吃的……這些幾乎就是我們的父母輩曾對我們說過的,也許爺爺們也一樣對父親們說過類似的話。   

  想想父母一輩的窮苦和辛勞,憶苦思甜一番,小孩們應會有所啟發。只是我總感到似乎也稍顯片面了點——在小孩的眼里,我們的童年為何會是這般陰暗?——也許因為我們平時無意中總習慣對小孩說窮!   

  轉念想想,若是站在今天我們的角度,用物質的望遠鏡往歷史的深處望去,白癜風診斷除了可憐上輩外,我們幾乎可以鄙視任何古圣先賢——他們是如此粗鄙、落后、簡陋!……就象我們看到老照片,破舊發黃,斑駁殘損,總感到過去陰暗粗俗,而實際也許并非如此,放眼古時,陽光,空氣,水,紅花綠草并不變舊,生活一樣的生動鮮活。“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世界本源并未改變,我們只是多了一些并非必需的裝飾。   

  蹲在老房的墻根大半天看螞蟻搬家,和伙伴到小河里撈幾只半指粗的小魚,和隔壁家的小妹子撿些破瓦片玩過家家,在山坡的空菜畦上跳上跳下,在新鮮的稻草垛上滾來滾去……和如今在都市少年宮的娛樂館玩著各色游戲,悠雅滑著輪滑,在才藝培訓點輕觸著琴鍵,點涂著顏料……從快樂的角度這些并沒有區別。   

  當下我們自認為已經給孩子們很好的生活了,可我們站在當下這么覺得,也許若干年后,文明進步,時過境遷,子孫們回頭審視他們的父輩,一樣是一副不堪回首的樣子——“那時候他們真窮啊!”物質世界永遠向前不斷顛覆,我們為何非要作這樣的悲觀比較?——-童年,只需要簡單的快樂。   

  有一回在中學同學的飯局上,一同學深有感觸,說某同學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因為他小時候家里特窮,另一同學似乎就很不以為然——我們這一代都不容易啊!似乎覺得人家有倚窮賣窮之嫌。他說的也許不無道理——各有難念的經,不好比較。我常想,我們童年的如何地貧窮和富有在如今都值不了幾個錢了,唯一的就是讓子孫們感慨一番。老說著自已曾經多窮或多富都是愚蠢而多余的。下輩可以銘記的是上輩的愛、思想與德行,只有它們可以代代延續。沒有人純粹因為錢多或沒錢讓后人記住,否則史書上只剩銀行行長和乞丐了。   

  人總是有著自負的秉性,總把身后的看成舊社會,永遠水深火熱,自己永遠活在新時代,這樣的自信雖未必不好,卻有失公正。殊不知“新”都只是瞬間,“舊”才是永恒。時光推移,物質上的貧富區別很快就會攤平,人與人的最終貧富區別是靈魂,縱使現在薪資百萬,豪車豪宅,金錢美女,若干年后的子孫眼里,你也許仍是窮人!既使富如蓋茲,馬云,巴非特,長久留存的應不是他們的金錢財富,而是他的思想光芒,他們的善行或惡念。既便窮困如我輩,但我們仍會有艱苦樸素,自強不息的品格可以留存,就如我們記住了父母無私的愛。所以,相比于讓孩子看到父白癜風治療輩的窮,我更傾向于讓他們認識父輩豐富的童年精神。   

  爸媽的童年,其實也挺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