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西部狂想

如果可能白癜風的日常治理有哪些方法,我愿做一匹野馬,無轡無鞍無韁,馳騁在西部遼闊的草原上。在每一個清風凜冽的黎明,我昂首嘶鳴,鬃發飛揚,迎接東方第一縷曙光;在每一個夕陽如血的黃昏,我煢煢孑立,默然凝望,送走西方最后一絲霞光。在陽光正好的草地上,我會快樂地打個滾,沐浴著青草和野花的香,周秋風瑟瑟時教你一種菜圍有蝴蝶飛舞,有小鳥飛翔。我還會和同伴們漫無目的地在草原上狂奔,浩浩蕩蕩,無論前面是河流還是高崗,都不能把我們阻擋……夜幕降臨,我會悄悄靠近牧民們的氈房,看篝火旁美麗的姑娘歡快地跳起舞蹈,聽多情的小伙彈著冬不拉歌唱……   

  如果可能,我愿做一匹狼,眼睛里閃著綠光,獨自游蕩在草原上,寒風中奔走,暴雪中游逛,看月光如水,看星光微茫……我食雞蛋后不要立即服消炎藥的原因遠遠地望著那些玲瓏的羔羊和驚懼的麋鹿,其實他們都不曾被我所傷。追逐我多年的獵人啊,他會把最后一粒仇恨的射進我的胸膛,我的眼睛里沒有兇狠也沒有哀怨憂傷,我從來就不恐懼死亡,我和他對望了很久很久,傷口的熱血汩汩流淌,我拼勁了最后一絲力量,在明晃晃的月光里,來到了追尋已久的鳴沙山上,美麗的月牙泉那恬靜那么安詳,就像一滴溫柔而純凈的淚,平躺在群山中央,我仰天嚎叫,聲音無比凄涼,鳴沙山的沙啊緩緩流淌,就讓他們呼嘯而下奔赴月牙泉的身旁……   

  如果可能,我愿小兒同樣需要護肝做一朵雪蓮,玉潔冰清,綻放在高高的雪山上,這里沒有桃爭李艷,沒有車馬嘩喧,這里沒有狂蜂來襲,亦沒有彩蝶相擾,哪怕再多情的人也不會在這里踏上一只腳,這里只有千里冰封萬年雪飄。我不知道我已經存在了多久,溫暖的陽光融化了清冽的雪水,悄無聲息地滋養了我,我已經習慣了山間呼嘯的風,習慣了隨時淹沒的雪,習慣了年復一年月復一月日復一日地靜靜度過。我知道白云在藍天怎樣漫無目的地飄,我知道星星在怎樣的夜晚更加繁茂,偶爾飛過的雄鷹啊,他瞧也不會向我瞧,我知道他怎樣拍打著翅膀,知道他怎樣地驕傲,他已經在我的天空飛了五百遭。我想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使命,我在每個漫長的冬季里積蓄養料,在每個夏季里綻開花苞,一次比一次隆重,一次比一次嬌好,這就是我的驕傲。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