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十五歲,青春的序曲 xl42wju0

夏天的夜晚悶熱、潮濕。鄉間街道的兩旁蟬聲陣陣。女孩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店鋪,熟悉的人們,這里的一切都是她熟悉的。   

     

  女孩阿雯,剛上初三,15歲,長著可愛的圓臉,留著清爽的短發,活潑開朗,性格直率。   

     

  可是,15歲啊,是個特別的年齡,女孩們開始擁有各自的夢想。阿雯愛好作曲、填詞(但不擅長唱歌),還喜歡寫小說。可一提到夢想,連她自己也犯暈乎——“我想要做什么?”她開始問自己。始終找不到答案。夢想啊,說到底,對于一個15歲的女孩來說還只是一個模糊的、遙不可及的幻象,那幻象似乎就在眼前,卻找不到一條通向它的路。   

     

  女孩回到家已經很晚了。剛吃過晚飯,此刻她正坐在寫字臺前。女孩的房間很窄,卻是她一個人的天地。她喜歡看書,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喜歡書。臨近考試了,她從圖書館里一口氣借了20本書。她從書包里把書拿出來,書的最后一頁插著借書卡——下個學期借書卡將被電子記錄卡取代——女孩說她更喜歡古老的東西。   

     

  女孩癡迷地望著那些借書卡,目光被一個反復出現的名字吸引著——“天澤”。“是個男孩的名字!會是誰呢?”幾乎每張卡片上都出現了這個名字,女孩顯然對他產生了興趣,甚至可以說,是好感。女孩猜測“他一定是個既溫柔,又英俊的男孩。”   

     

  女孩猜對了一半,后來她得知,那個名叫“天澤”的男孩,跟她是同一年級,長得確實英俊,而且,學習很用功,也同她一樣喜歡書。   

     

  那是一個下午,學校停課,女孩在回家的路上發現了一條她從來沒有走過的路,“它會通向哪里呢?”女孩尋思著。她踅入一片樹蔭,走了好長的路,爬上陡峭的坡道,眼前呈現出來一片開闊的空間,這里人似乎很少,女孩停在了一家古玩店門口,端詳著門牌上的“天澤”二字,她好奇地走了進去。“似乎沒有人”,女孩注意到墻上掛著一面古老的鐘,正看得入迷,身后傳來了窸窣的聲響。一位面容和藹,像是店主的老爺爺從柜臺后面探出頭來,見到女孩驚慌失措、羞紅了的臉,趕忙說:“啊,不,沒關系,請慢慢看。”“那是什么?”女孩轉過頭來繼續盯著墻上的古鐘。“你是問那個嗎?啊,它出了一點故障,正在維修中。本來呀,到了正午12點,王子和公主會在‘12’的數字那邊出現,美麗的公主每天只露面一次,跟她英俊的王子見面。王子每隔一小時,也就是每個整點的時候,都會準時地出現一次,守候著他公主的出現……”女孩聽著聽著,像是進入了夢鄉,夢中出現了王子與公主的情境……這時候,一個男孩推門而入,女孩蘇醒過來。“你是?”男孩問正盯著他看的女孩。“不會的!怎么可能!”女孩似乎一下子尖叫了出來,她想起來,幾個月前她曾給一首歌曲填過詞,而眼前的男孩正是那個當面嘲笑她,嘲笑她填的歌詞的那個男孩。“你就是那個‘天澤’?不可能……不可能!他應該是……怎么會……”   

     

  原來,古玩店正是天澤的家,女孩來不及弄清事情的原委,氣地跑了出來。   

     

  15歲的女孩開始有了甜蜜的煩惱,開始變得執拗、倔強,一路上她都生著男孩的氣。此刻,她坐在寫字臺前,面前鋪開著一張白紙。她在紙上寫滿了“討厭鬼”,心里面卻分明想著他,想著什么時候再前去那家有趣的古玩店。   

     

  幾天過后,女孩果真又抽空去了一次古玩店。她又碰見了那個名叫天澤的男孩,她第一次踏進男孩的房間。男孩的房間里掛著三把精致的小提琴。女孩走進房間的時候,他正在用刻刀削一塊木頭。“在做什么呢?”女孩明知故問。“沒看見嗎?在做小提琴,你瞧……這樣……哎,再這樣……這樣以后拼起來,就是一把小提琴啦!不過現在還差得很遠呢。”女孩指了指那三把懸著的成品,“這些都是你做的嗎?真漂亮啊!像是施了魔法一樣。”男孩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爾后似是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嗯,不過還差得很遠。”女孩看得入了迷。男孩握著刻刀,眼睛里閃爍著某種堅毅的光。“能教我嗎?”女孩輕聲地問。男孩想了想,說:“可以。不過,你得先唱一首歌給我聽。”女孩害羞的搖了搖頭,“我不太會……”“你會的!你一定會的……”說著,男孩從抽屜里又拿出來一把?亮的小提琴。   

     

  悠揚的旋律從琴弦里飄了出來,女孩聽出來了,就是那首曲子!女孩顯然有些生氣,不過還是唱了起來(用她自己填的詞),并不十分動聽,但真摯,而且有力。   

     

  男孩和女孩同齡,也北京那家醫院治療白癜風好啊和女孩一樣面臨著重要決定,是隨大流繼續讀高中,讀大學?還是放棄學業,到國外學習小提琴工藝呢?不用說,男孩自己肯定會選擇后者,但是父母反對,極力地反對。他說他能夠理解父母的心情,但他更不想放棄夢想。   

     

  經過那件事,女孩主動提出和解。   

     

  男孩向女孩說出了他的夢想,也告訴了她家里的情況。女孩本想說幾句鼓勵他的話,可是說不出口。   

     

  女孩坐在寫字白癜風早期能治愈嗎臺前,臉上隱現出少見的憂傷。窗外,陽光飽滿、充足,夏日的蟬聲像是擰緊之后旋開的發條。“他那么努力,那么優秀,而我卻……”   

     

  這是15歲女孩的憂傷。其實,她打從心底羨慕著男孩,男孩有夢想,執著、堅定,知道自己白癜風容易治療好嗎想要什么,而自己呢?女孩陷入了憂思。在學校里,她收斂起了往日的笑容,失去了活潑、開朗的笑聲,變得少言寡語。即使開口說話,也只對天澤一個人說。   

     

  男孩說家里人終于“認輸了”,同意他出國留學,不過要他先到國外去見見世面。男孩下個星期就要飛往意大利了。女孩有些不舍。   

     

  “去多久?”   

     

  “半年。”   

     

  “我等你回來。”   

     

  “你也要努力。”   

     

  就這樣,女孩被置入了一個孤身一人的境地。在一個人的狹窄的房間里,一個人面對昏黃光線下的寫字臺,寫字臺上攤開著書。不知怎的,淚水竟撲簌簌地流了出來。   

     

  她安靜了下來,仿佛那些淚水過濾掉了心中的煩躁,她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書,回想著那些精妙的小提琴,和男孩手里握著刻刀時認真、專注的表情。她想起來自己也是有夢想的,除了作曲填詞之外。“沒錯,寫小說。我要寫小說,然后發表!”   

     

  這就是一個15歲女孩的夢想——夜空中的一道閃電——不計較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