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魅影咒怨

田路從法院出來,外面下著雨,浙浙瀝瀝的雨,毫無規則地飄落下來。壹群人沖了過來,指著他大聲地罵著,“妳這個沒良心的家夥,早晚沒兒女送終,老天會懲罰妳的,哈哈……等著報應吧!”他身邊的保鏢及時地檔在了他的身前,他上了車冷漠地掃了壹眼那些追趕他車子的人。這場官司他又贏了,他不在乎事情的真相,他只在乎錢。他知道他的委托人是壹個無所不作的惡棍,那又怎麽樣,只要給他足夠的錢,他就幫他脫罪……
  
  幾天後,他接到前妻的電話,讓他無論如何要去壹趟。下班後他開車去了前妻家裏,壹進門就看見前妻焦急地站在門口,問她怎麽了,前妻面露難色,似乎有些難啟齒,猶豫了半天才開口說;“是我們女兒的事,她前幾天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回到家把自己關在房裏不肯出來,幾天了她自己呆在房間裏不吃不喝,我都快急瘋了。”
  
  田路不耐煩地瞪了前妻壹眼,向女兒的房間走去。女兒房間的門口很暗,田路嘆了壹口氣,正打算敲門,突然發現門的右下角有壹個破舊的小洞。他蹲下來,向裏面看去。裏面光線很弱,有個看起來黑乎乎的影子,應該就是女兒。
  
  突然小洞裏出現了壹雙死魚般的眼睛正好和他的眼睛對視,那雙眼睛血紅的眼珠忽地滴溜溜壹轉。嚇得田路“啊……”地壹聲驚叫,心臟咯噔壹下。站立站穩跌倒在了地上,他想站起來,但腿軟軟的,不自覺地打著哆嗦。
  
  只聽前妻用顫抖地聲音說:“不如把門撞開吧。”
  
  田路定了定神,又向那個小洞開去,如今那裏透著光亮,顯然什麽也沒有了。他重新鼓起勇氣,去撞門。門很結實,他費好大力氣才撞開。前妻站在他的身後,只見女兒低著頭坐在床上,她的頭發很長遮住了臉。就在田路看她的那壹瞬間,他發覺女兒瞥了他壹眼,那眼神……田路突然起了壹身雞皮疙瘩。
  
  田路的眼睛迅速地離開了女兒,眼睛環視著四周,屋裏被窗簾檔得有些暗。他回頭又看了壹眼女兒,覺得她的臉很蒼白,雙眼通紅。
  
  田路擔心地對女兒說:“愛愛,妳的眼睛怎麽……”
  
  愛愛把頭轉向田路,因為迎著光,臉顯得更加蒼白,白的不正常,她的聲音沙啞而尖銳:“我……沒怎麽。”
  
  田路不相信,他覺得眼前這個女孩不像他女兒,他嚴厲地說:“妳把頭發紮上,披頭散發的像什麽?”
  
  愛愛哈哈大笑,聲音低沈而尖銳:“那爸爸像什麽,黑可以說成白,錯可以說成對?”
  
  田路被氣的渾身顫抖,指著她罵道:“妳個死丫頭!要沒有我賺錢,妳以為妳能穿名牌進名校,住這麽高檔的房子?”
  
  前妻急忙拉住他說:“孩子還小慢慢講道理。”
  
  田路推開前妻說:“都是妳慣的”說完摔門走了。
  
  剛走下樓,突然“碰”的壹聲,壹個人掉在了他的面前。他大吃壹驚顧不上害怕,撲上去大聲叫著“女兒……我的愛愛……”愛愛的嘴邊湧出了鮮血,她努力地睜開眼睛,嘴角露出壹種奇怪的笑容,便沒有了呼吸……
  
  緊接著幾天田路都忙著給女兒舉辦葬禮,火化那天殯儀館的工人,搖頭嘆息地說:“前幾天也有個女孩跳樓死了,聽說是被壹個禽獸糟蹋了,在審判中,那個禽獸找了壹個沒良心的律師,竟然幫那個禽獸脫了罪,女孩想不開便自殺了,真是可憐呀!”
  
  殯儀館工人的話令田路的精神有些恍惚,當他失去自己女兒的時候才發現,當父母的心像是被刀割壹樣,他突然覺得有些事他做的太絕了,以前不管誰罵他他都不在意,可是今天在殯儀館的工人當著他女兒的屍體,說他沒良心,,他覺得臉紅。
  
  女兒的屍體還沒火化完,突然湧進來了很多記者。當殯儀館的工人知道他就是那個沒良心的律師時,竟朝他吐了壹口黏痰。田路心裏升起壹股寒意,面對越來越多的記者問話,他無言以答,他只好在保鏢的護衛下先坐車回家了。
  
  車開到他家樓下,田路心裏非常沈重地走進家裏。
  
  突然,有人從後面拍了壹下他的肩膀。他壹驚,回頭看見他新娶的妻子香香,她站在田路的身後,壹臉冷冰冰地問道:“妳怎麽這麽快回來了?”
  
  “怎麽著?我還不能回來了!”田路壹肚子氣正好不知道沖誰發火。
  
  香香“哼”了壹聲,轉身進了臥室。
  
  這壹夜,田路睡的極不安穩。
  
  香香早早就睡下了,不知道怎麽著今晚香香的長發老是纏在他身上,讓他感覺身上癢癢的,手也纏上了她密密麻麻的頭發,他輕輕往外拉,他還沒用力頭發連同壹層頭皮竟被他扯了下來。他看著血淋淋的頭骨壹陣幹嘔。香香仿佛沒有察覺壹樣依舊睡的很香甜。
  
  田路手裏拎著頭發,呼吸越來越重,他的手顫顫抖抖壹把翻過了香香。
  
  田路再也忍不住,大叫了壹聲:“鬼啊!”
  
  在月光之下,香香正從床上緩緩坐起沖著田路呲牙壹笑。田路嚇得抱著頭狂叫。突然他感覺臉上壹陣冰涼,打了壹個冷戰他睜開了眼睛,發現香香拿著壹個空著的杯子站在他面前,不耐煩地說:”三更半夜的妳幹嘛,拽的人頭發生疼?真是神經病。”
  
  田路沒理她,剛才的夢讓他俱驚未定,他走到浴室洗了臉重躺在床上,可是怎麽也睡不著了,翻來覆去中他在想難道冥冥中真的有報應嗎?
  
  田路搖搖頭,他不信,可是女兒為什麽無緣無故地跳樓了?田路陰沈著臉,冷冷地盯著黑暗的屋頂。
  
  清早,田路第壹次在這麽早來律師樓,他把車子開到地下停車場,辦公樓裏悄無聲息地壹剎那,他有種被大樓吃掉的感覺。靜得讓田路的呼吸聲都顯得格外響亮。他匆匆地上樓,他想要早點整理好壹切,把律師樓兌出去,不想再幹了,女兒的死讓他筋疲力盡,再也無心做什麽了……
  
  就在這時他似乎看見有個人影壹閃,這麽早應該沒有員工來,難道是賊嗎?他急忙追了過去,那人轉眼跑上了天臺。他氣喘籲籲地追上了天臺,壹個長頭發的女孩靜靜地站在那裏。“餵!妳是誰?”田路大聲地問著
  
  女孩慢慢地轉過身體,田路的頭皮壹下子炸開了,仿佛有把無形的錘子擊打著他的天靈蓋。沒錯是她……是那個被糟蹋的女孩,後來跳樓自殺了,她終於來了!
田路僵直地站在原地,心臟瘋狂地跳動著。眼前那張慘白慘白沒有壹點血色,壹雙恐怖血紅的眼睛,正在狠狠地瞪著他。瞪著瞪著眼睛裏流出了血淚,女孩壹步壹步向他走來……
  
  突然有個身影擋在了他的身前,田路站在她的身後看不清她的臉,但是他能強烈地感覺到那是他的女兒,他想抓住女兒的胳膊,可是手穿透了她的身體……
  
  田路呆住了,他的女兒飛身撲到了那個女孩的身上,轉眼間兩個身影向樓下墜去。田路跑過去,看見女兒緊緊地抱住那個女孩,女孩發出淒慘無比的哀嚎聲。同時他聽見了女兒的聲音:“爸爸!不要再害人了……”
  
  轉眼間兩個身影在將要落地那壹瞬間化成壹縷青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緊接著天臺上傳來田路撕心裂肺悲痛欲絕的哭喊聲。
  
  後來田路沒有結束他的律師樓,從此他再也不昧著良心顛倒黑白賺錢了,而是為了那些有冤情的窮苦人討回他們應得的公道四處奔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