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豬血湯...你還敢喝嗎?

在鄭泉禮的家走不到二十公尺的地方有一家賣豬血湯的路邊攤,老闆是一個年約六七十歲、那種你在老人公園裡時常能看到的普通老頭子,他總是不茍言笑,每當鄭泉禮放學走過他的攤子時,這老頭子都是面無表情的撈著豬血,豬血湯的香味蔓延了攤子的周圍,但經過的行人彷彿絲毫不為所動,在鄭泉禮來轉到這裡的這段時間中,他還沒看過有人光顧過那個豬血湯路邊攤。

終於有一天,鄭泉禮放學再度經過了那攤豬血湯,他對於這香味終於忍無可忍,他走到了豬血湯攤子前,點了一碗豬血湯,而老頭眼見有客人上門,也只是冷冷的問:「要在這邊吃?還是帶走?」鄭泉禮選擇了在攤子上吃,他走到攤子後面,一屁股坐上了攤子後頭的塑膠椅。

「你的豬血湯,三十塊。」老頭面無表情的將豬血湯端來了鄭泉禮眼前的塑膠桌上,順便收錢,鄭泉禮付了錢,迫不及待的馬上用湯匙撈起了一塊豬血,痛快的咬了下去。

「靠!好吃耶!」鄭泉禮一邊吃一邊讚賞著,他轉過頭問那老頭:「老闆!你的豬血好吃耶!口味好獨特喔!跟我之前所吃過的都不一樣!」

說到這個,老闆臉上終於浮出了一抹笑意,「我們豬血的來源珍貴,不容易取得,味道當然有獨特的地方。」

鄭泉禮再度問:「豬血不是都從豬隻身上取來的嗎?為什麼你的豬血會特別珍貴阿?」老頭臉上的笑意又更濃了,他說:「因為這個‧‧‧我們用的豬隻跟別人用的豬有點這個‧‧‧特別!嘿嘿嘿‧‧‧」說到後面時,老頭發出了”嘿嘿嘿”的怪笑,讓鄭泉禮覺得渾身不舒服。

鄭泉禮將那碗豬血湯吃完後,拍拍屁股正想走人,耳邊聽到老頭說:「小夥子,歡迎下次在來觀迎啊!嘿嘿嘿‧‧‧」鄭泉禮覺得這老頭還真不是普通的奇怪咧,隨後扭頭就走。




「嗨!阿禮!」隔天,在教室中,阿智朝著在座位上發呆的鄭泉禮打了聲招呼,「喔,阿智阿,早阿!」鄭泉禮回應了一下。

阿智拍了拍鄭泉禮的肩膀,說:「對了,阿禮你是新轉來的,應該還不知道吧?」

「知道什麼?」

「那個豬血湯老頭的事阿!」

豬血湯老頭?就是那個賣豬血湯的老闆吧!聽到阿智叫他”豬血湯老頭”鄭泉禮忍不住”哧”的笑了出來,「你說那老頭阿,他怎麼了嗎?」

「喔,我說給你聽啊!欸!大家一起過來喔!」阿智剛說完,一堆與阿智較要好的男同學們一起圍了過來,「來來來,我們一起來聊聊豬血湯老頭的事情!」聽到”豬血湯老頭”,這群男生中包刮鄭泉禮,八成的人都笑了出來。

「我聽說阿‧‧‧」阿智一臉嚴肅的慢慢開口,彷彿要說什麼國家機密似的,「那個豬血湯老頭的豬血來源不乾淨‧‧‧所以這裡的人都不敢去買他的豬血湯了喔‧‧‧」

聽到阿智這句話,鄭泉禮腦中想起了昨天那老頭說的幾句話「我們豬血的來源珍貴,不容易取得,味道當然有獨特的地方。」「因為這個‧‧‧我們用的豬隻跟別人用的豬有點這個‧‧‧特別!嘿嘿嘿‧‧‧」這幾話,讓鄭泉禮心中打了幾個寒顫。

「所以說阿‧‧‧」阿智拍了拍鄭泉禮的肩頭,「阿禮,你,不要去買那個豬血湯老頭的豬血湯喔‧‧‧」

已經來不及了啦,鄭泉禮心想,我昨天已經吃了那豬血湯老頭一碗啦!

「講到那個豬血湯老頭我就想到一個笑話耶!」在旁邊的一個男生插了進來,「有一個人很喜歡喝豬血湯,有一天他到了一家豬血湯的路邊攤買了一碗豬血湯,絕得很好喝,他就問賣的老阿嬤說,那麼好吃的豬血是怎麼做的啊?結果那個老阿嬤就說阿,『材料珍貴喔!一個月只有一次!本來是靠我的,但是我現在老了,不行了,只好靠我女兒的了。』怎樣啊?阿哈哈哈‧‧‧」這男生剛說完,一群人已經笑的東倒西歪。

還有其他男生在旁邊加油舔醋說:「那他兒子是不是屬雞,在賣”雞精”阿!阿哈哈哈‧‧‧」一群人又笑的四腳朝天。

「不過阿,你們知道豬血是怎麼做的嗎‧‧‧」阿智從笑話之中問了這個問題,「豬血阿,是把豬隻放血以後,把放出來的血收集起來做成的耶!說真的‧‧‧我覺得豬血很髒‧‧‧」

鄭泉禮想起了昨天吃的那碗豬血湯,覺得一陣反胃。




傍晚,鄭泉禮從便利商店走了出來,剛好瞧見那豬血湯老頭推著他的攤子緩緩移動,看來是要收攤回家了,在這時鄭泉禮的好奇心浮了起來,聽說這老頭的豬血來源不乾淨,住這裡的人已經不買他的豬血湯了,而在昨天豬血湯老頭怪笑著對他說的那幾句話,讓他腳步不自覺的跟在那老頭的後頭。




「這裡是?」老頭把攤子推到了一棟類似倉庫的旁邊,拿著攤子上的一些東西從鐵門下鑽進去了,鄭泉禮悄悄的走到了倉庫前,倉庫鐵門只降下了一半,鄭泉禮蹲下身子也鑽了過去。

「靠,這是什麼味道。」從裡面傳來了一種其臭無比的臭味,像是食物腐爛掉的臭味,鄭泉禮捂著鼻子瞧了瞧身旁。

在鄭泉禮身旁的,是一堆類似已經報廢的機器零件,「那老頭呢?」鄭泉禮四處尋找著豬血湯老頭的蹤影,「這是什麼聲音?」耳尖的鄭泉禮發現了有一種”咕魯咕魯”的聲音環繞在四周,像是一種液體源源不絕湧出的聲音,鄭泉禮朝著聲音的來源摸索了過去,卻看到了一幅把他膽汁通通嚇出來的畫面。

一個人正倒吊著,而脖子則是已經被劃開了一道裂口,血液正”咕魯咕魯”的從裡面留出來,而老頭正從容的將血液用一杯杯的容器裝滿,直到傷口中不再有血流出來,老頭將倒吊著的人給解了下來,隨手丟到一邊,而剛剛正被嚇的傻眼的鄭泉禮這才回過神來,看了看那個人,很明顯的已經死了,而在地上,已經零零落落的有著七八具屍體,鄭泉禮看著老頭拿著這幾杯剛裝好的血液走進了一間小房間,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發抖的雙腿,拔腳就往門口跑,必須快報警才行,他這樣想。

而他剛出鐵門就與一個人撞了個滿懷,鄭泉禮定下眼一看,是個面容慈祥的老太太,老太太露出慈祥的微笑對著鄭泉禮問:「小夥子,怎麼了?怎麼從這間廢棄的倉庫裡頭跑出來呢?」

「老太太,這裡危險阿!裡面有‧‧‧有好多死人阿!」鄭泉禮語無倫次的回答著,而老太太只是輕輕的”喔”了一聲。

「這麼說‧‧‧」老太太舉起了右手,「都被你給看到囉?」鄭泉禮看到老太太的右手落了下來,還伴隨著一絲閃光。

在廢棄的倉庫中,隱隱約約聽到了有人說了一句:「老伴啊!下次的豬我已經抓到了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