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狗病apaubvun

狗狗生病了,帶它去寵物醫院醫治,抽了血化驗,等待結果。
    這時,又來了一條狗,是狼狗,身材魁梧,模樣兇悍,但樣子有點萎靡。醫生似乎與它很熟悉,摸摸它的腦袋:你又來了?狼狗無力地搖了搖尾巴。看樣子,病得不輕。
    牽狗來的人,穿著一身保安服,對醫生說,它好多天沒吃東西了,不知又得了什么病。醫生找出它的病歷卡。邊翻看邊自言自語:一年前,它得過貪食癥,每餐能吃幾大盤食物,喂多少,吃多少,永遠也吃不飽。那時候的重量,達到了140斤,遠遠地超過了一條狼狗80斤的正常體重。
    保安點點頭,對,那時候它剛到我們飯店,以前是私人養的,吃的都是狗糧。你想想,狗糧多難吃,到了我們飯店后,每天客人吃剩下來的飯菜特別多,味道又特別可口,它胃口大開。開始吃一臉盆,不解饞,又喂一臉盆,最多一頓能吃整整三臉盆。不到一個星期,體重北京專科治療白癜風的醫院暴漲,毛病也吃出來了,太胖,跟頭肥豬似的,別說跑,連走路都氣喘吁吁。那是我第一次帶它上您這兒看病。
    醫生繼續往下翻看。半年前,又病了,我看看,那次得的是什么病。這里有記載,得的是異食癖,那回是張醫生幫它看的,怎么會得上這個毛病?
    保安解釋說:那段時間,正是海鮮大流行。我們這城市離海遠,以前根本沒海鮮吃,大家也不習慣吃海鮮。可是,自從到省城的高速公路開通后,海鮮就通過空運先到了省城,再由高速公路快速運到市里。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也不習慣吃,嫌海鮮太腥,再說,價格也太昂貴。但見過世面的官員和老板,都去海濱發達城市考察過,也品嘗過,覺得海鮮是個好東西,有營養,上檔次,所以每餐必點。于是,很快,就在全城刮起了一股海鮮風,很多高檔海鮮城應運而生。我們飯店自然不甘落后,也推出了幾十道特色海鮮菜肴。那段時間,全城人都瘋狂地愛上了海鮮,以吃海鮮為榮,以餐桌上有海鮮為傲,還出現了很多款海鮮全席,價格最貴的一桌海鮮宴,超過了1萬元,食客很多
    醫生打斷了保安的話:別扯遠了,我是問你,它怎么會得上異食癖?
    保安咂咂嘴:是這樣的,因北京治療白癜風權威醫院為客人都喜好上了海鮮,我們飯店也就改成以海鮮為主,飯桌上的菜,不是鮑魚,就是魚翅,反正都是高檔海鮮。但客人點的菜多,吃的卻很少,很多海鮮,就剩下來了,有時整盤整盤地剩下來,那可是幾百元一盤啊。保安咽了口唾沫,繼續說,餐桌上剩下來的海鮮,照例都倒進了泔水桶,其中的一部分,就拿來喂它了。剛開始時,它還不習慣吃,但吃著吃著,也吃上癮了。
    醫生再次不耐煩地打斷了他的話:既然它喜歡上了海鮮,餐桌上剩下來的海鮮又很多,它應該吃得有滋有味才對,怎么反而得上了異食癖?
    你聽我解釋啊。保安說,這不轉眼到了冬天嘛,食客們吃厭了海鮮,又改成吃野貨了。那段時間,正是候鳥南遷的季節,很多候鳥被捕捉,成了餐桌上的佳肴,人們又以能吃野貨為榮。既然沒什么人吃海鮮了,我們飯店也就以野貨為主,餐桌上剩下來的,也都是各種候鳥。沒想到,它卻吃慣了海鮮,對野貨毫無興趣,沒有海鮮,沒有腥味,就吃不下飯。這不,就得上了異食癖。
    醫生總算弄明白了。醫生摸摸狼狗的肚子,又看了看它的舌苔,問保安,那它現在又怎么了?
    保安嘆了口氣:最近,飯店生意一落千丈,偶爾有幾筆小生意,也都是私人聚會,點的菜不多,還流行光盤,吃得干干凈凈,剩飯剩菜少得可憐,它也就再沒有大魚大肉吃了。我們買了狗糧喂它,可吃慣了山珍海味的它,哪里還咽得下狗糧呢?這不,都一個多星期了,幾乎啥也沒吃。
    醫生在病歷上重重地寫下了三個字,厭食癥。醫生摸摸狼狗的頭:這本不是你的錯,但你也別忘了,你是條狗,吃狗糧,才是你的本分啊。轉身對保安說:放心,過幾天,餓極了,它自然會吃狗糧、啃骨頭的。
    保安治白癜風的外用藥牽著狗走了,目送著狼狗孱弱的背影,我忽然想,它是無辜的,它得的一樁樁狗病,實是人先病了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