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懷念外公

夢見去時一年多的外公,醒來百感交集,思念與遺憾,以及對人生的種種無奈浮上心頭。   

  外公身體一最近總做夢,向健康,突然被病魔折到的,醫院宣布不用治療,因為已經是癌癥晚期了,最多只能活3個月黑色素的流失為什么會出現白斑,開始家里人是瞞著外公的,可是精明的外公慢慢還是覺察到了,因為腰部疼痛只能依仗板凳坐落或蹲著,躺著都必須把枕頭墊高,起初的止疼藥已經不管用了,的量也從一粒增加到兩粒,頻率也在不斷加快。外公人前總是很堅強,從不說痛,對我們說:自家的事,自家處理,不能叫外人看笑話;直到有一黑色素對白癜風的疾病的影響是重要的天看見外公的眼睛紅紅臉上的白癜風怎么治啊的,在悄悄的擦眼淚,我才懂得外公原來什么都知道了,只是在人前裝沒事,忍不住的我,流著淚跑出了外公房間。   

  外公是一位樸實的農民,小時候我,因為父母出門打工,是外公帶大的我,天天跟著外公,別人說我是外公的小根班,外公種菜,我就在他身邊學著,送水給外公喝。   

  我小時有一個巨大的恐懼就是:外公對我這么好,萬一有一天他死了,我怎么辦,我想他能一直陪著我。   

  外公放心不下我的婚姻問題,他總說我的年齡差不多了,該找個人成家了,女孩子結婚晚不好,總盼著我早日結婚生子;我讀大學談了一場4年多的戀愛,畢業后我們打算結婚,雙方父母見面,因為他母親的原因,也因為工作的種種原因,最后我們還是分開了,我很難過,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兩個多月沒有出門,家里人都來開導我,外公陪著我,對我說:娃,起來吃飯,遇見什么事情都不能不吃飯,身體受不了,一切都會過去了,你以后會遇見更好的。   

  外公的狀況每況愈下,疼痛倍增,藥都不容易吞下去了,喝水也極其困難,一小勺水倒進嘴里,隔很久才能聽到咕咚一聲咽下去的聲音,而且仿佛還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這樣的狀況持續了一周,外公說不出話來了,家里長輩說外公沒多少時間了,陪在外公身邊,像小時候一樣,拉著外公的手,外公看著我,我知道他有話對我話,可是卻已經說不出來了,我知道他擔心我的是婚姻問題,只能對他說,對不起外公,沒能讓您看見我成家,但請您放心我以后一定會找到一個好老公的,我一定會幸福。   

  我感恩今生有外公的照顧,感謝外公恩白癜風患者要預防鉛中毒情!如果有來生,希望我們還能相聚,我們還是親人,我還是您的好外孫女....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