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文化大學鬼故事(上)

我也曾經是文化人,大倫館和大莊館我都住過,大一住大倫館時跟室友蠻
混的,不過有共同的嗜好──愛喝兩杯,常常到龍門包滷味回來配酒。當時我
住三樓,三樓樓長也常來光顧拼酒(規定中似乎宿舍內不能喝酒打麻將....但
文化人哪有不打麻將的),不過冬天山上冷,常常每個寢室的人都會偷煮火鍋
,跳電是常有的事(這些小事都會跟我之後要講的故事有關)。因為跟樓長處
的很熟,加上三位室友一位室友是新聞系的活躍份子(現在在TVBS),常去挖
很多校園秘辛,還有一位士官長室友(做過師公會做法),另一位農學院的會
勘與看陰宅,我有幸被耳炫目染,聽了不少傳說和典故。

  這裡我說出幾個經典──

  大倫館很老舊,而且的確有不少鬼故事流傳著,我在校就聽過至少五個不
同的版本,有在浴室的,也有在大門口的,最多的是大倫館五樓的傳說。

  故事大致上是說之前有個僑生過年時為了省錢,獨自偷偷留在宿舍五樓
(過年期間宿舍是封館的)。但某一天不小心生病了,沒人發現也沒人送醫、
照顧,不幸病死在床上,一直到屍水流出房間門口了才被榮民伯伯發現。後來就傳出五樓
常常有人半夜被鬼壓床,還有人敲門要藥吃。

  還有一則說的是有一位文學院的學生喜歡上同系的女生,因為那女生跟一
個男的很好一時想不開在五樓自己房間上吊了。上吊時那個人搬了桌子再爬上
桌子懸樑自盡,因此之後五樓半夜就常常聽到桌子搬動的聲音。

  這桌子搬動的聲音我是有親自聽過,那時我朋友住四樓。有幾次去那晚上
11點過後,就聽到樓上桌子在地上拖的聲音──很清楚。有一兩次聽過後,馬
上跟我朋友衝上五樓看看是誰在惡作劇,都只能看到五樓大門被重重鐵鍊鎖著
,還蒙著一層厚厚的灰,上面告示寫著『禁止擅入,違者記過處份....』,很
難想像會有人故意跑進去。

  雖然大倫館是男生宿舍,可是到了假日全館倒是頗冷清的。問過榮民伯伯
,有人也繪聲繪影的說了些靈異事件,最扯的是連當時有一位一樓的教官也說
宿舍有些不尋常的事情發生過。

  我之前提到我有個室友曾經是士官長,他跟宿舍教官混的很熟,從他口中
聽到了幾個故事,害我有一陣子不太敢太晚去洗澡上廁所。

  大倫館當時洗澡的地方是公共澡堂,裡面有個大水池,通常都是用大鍋爐
燒水供應熱水。澡堂跟廁所是一起的,都在側面,門口是一排洗手台和鏡子,
再進去是廁所,然後在最裡面才是澡堂。有個傳說是一位學長因天氣粉熱半夜
獨自去澡堂洗澡,當時夜深人靜,池水已涼,那位學生洗到一半,正沉浸在抹
肥皂的樂趣中,說時遲那時快,突然啪啪啪的響起有人踏過水池的聲音,還濺
起了水花!那學生還來不及反應,只看四下無人那來的聲音,就不顧一切衝出
來了,隔天那學生就生病了。

  接下來一則,是一位學生因習慣早起,冬天時天沒亮就起床去刷牙。低著
頭刷著刷著,突然眼角由鏡子中瞄到有個人從後面走過進入廁所,沒有多久就
走出來,就這樣來回好幾次,那個學生覺得很奇怪。後來有一次那個人有從後
面跑進廁所,那位同學就很好奇跟著跑進去看看在搞什麼鬼,進去後一人也沒
有,而且每間廁所的門都是開著的....

  再來一則,是說另一學生吃壞肚子半夜跑企廁所拉,可是他有認馬桶的習
慣,習慣在第三間的廁所。沒想到半夜了,其他廁所間都沒人,竟人還有人在
跟他搶第三間!他就只好到隔壁間上,淅瀝嘩啦時,聽到第三間傳來有人嘆氣
的聲音,還斷斷續續的!後來那位同學上完一陣子後肚子又痛起來,急急忙忙
衝到廁所,第三間還是被佔著,他敲敲門,竟也有人敲門回應,不得已又去隔
壁了,還是又聽到嘆息聲。

就這樣跑幾次廁所,他越發覺得納悶,怎麼有人這
麼沒種,躲在他的專用廁所嘆氣。於是就問他:「同學,你還好吧?」問
了幾次廁所裡的人都不理他,他就覺得怪怪的,故意用力敲了一下那個門,沒
想到門竟然自己慢慢的打開了....一股冷風劃身而過,他好奇的網廁所裡看,
連個人影都沒有....那剛剛是誰敲門回應他?是誰在嘆氣啊??後來那學生學
期還沒結束就搬離宿舍不敢住了....

  我之前提到大倫館宿舍煮火鍋的事,在我大一上學期要結束後,發生了一
件我都不得不相信大倫館的確有「那個」....

  那時候正值期末考,因為大一課多,一直考到學期最後一天。考前約好考
完晚上跟我同學晚上宿舍煮火鍋,因為隔天中午宿舍就要封館放寒假,學生都
已走的差不多了。記得那天晚上有如華岡典型冬季氣候,飄起了陰冷細雨來,
又是一個吃火鍋的好天氣!!我和同學、樓長在寢室邊吃邊聊,有說有笑的。
因為剛剛解除考試壓力,加上宿舍已經很冷清了,我們越聊越興奮,吵鬧聲也
越來越大,突然間!眼前一黑,又跳電了!

正當我同學才剛罵完「宿舍都沒人還跳電咧」,我就感覺得氣氛不太對,
因為怎麼一下四周都靜悄悄的了。樓長也覺得怪怪的不太尋常,叫我不要先不
要出聲,緊接著宿舍外面的野狗開始亂吠,沒多久吠聲變成狗嚎(吹狗螺)!
四周黑漆漆的,其中一位同學起身摸著走到他書桌前要拿手電筒時(他座位靠
門口),突然門口一高大黑影一現,一股低沉帶著濃濃山東音罵著「你們這些
兔崽子,俺說過多少次不要在宿舍煮火鍋,還煮他奶奶的!」,去拿手電筒的
那位同學才剛回說「我們快吃完了!」,那黑影就不見了,接下來外面的狗狗
也逐漸安靜下來,電才又恢復正常,只是我發現坐在我旁邊的樓長臉色很差,
他說他不吃火鍋了,然後叫我們最好晚上就回家不要待在宿舍了,因為剛剛站
在門口講話的那位不是人....

  聽樓長說在我還沒住進大倫館以前,住在宿舍一樓後面側門的榮民伯伯,
其中有一位伯伯是山東人長的瘦瘦高高的。以前只要吃火鍋一跳電,他都會走
上來罵學生,聲音大而嘹亮,幾乎全樓都聽得到。不過聽說後來他大陸返鄉後
不幸死在那兒就沒再回來過,漸漸的,煮火鍋跳店也就沒人管了,不過其他榮
民伯伯說他偶而會「回來」他原來的房間....

  後來我跟我同學一打牌打到天亮,沒人敢去睡,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都匆
匆下山了....

  先聲明我是祖父級的校友了,那時我在文化時,最高級的敦煌餐廳還在山
仔後沒搬進來呢!有一年系辦搬到了大仁館4樓,不清楚當時是因為系展太累
了?還是年輕膽子夠大?我在系辦睡了好幾晚,發生了一些事,後來告訴我朋
友他們都說挺可怕的....

  在我大三那年系辦從大恩館搬到了大仁館,記得當時繫上要辦系展,那一
陣子我和幾個同學很忙,因為那時我已搬到山下了,所以有時忙的太晚了,我
就在系辦過夜,系辦門口擺著一個長條沙發座椅,睡起來還蠻舒服的。

  大仁館的靈異傳聞多,那時裡面還沒翻新很舊,迴廊都很窄很陰涼而且容
易迷路,如果妳在大仁館改裝內部之前有去過,妳應該瞭解我所描訴的樣子。

  我剛到文化時,大仁館面向籃球場目前公車站的位置以前是有一排可以進
出的大門,也就是大家說的陰門位置。大門一進去,就有水池(室內池)和假
山,水池上跨有兩座橋(傳言中的奈何橋)供人行走,我到文化時池子中就不
曾有水過,但是整個假山池橋在陰暗的室內實在令人不舒服。再往前走左邊一
點,就是有名的鬼電梯,共有兩座,其中較靠近水池的那座是最詭異的,據說
當時曾經有教官為澄清學生疑慮特別親自搭此電梯,而就在他搭完後馬上下令
封掉此部電梯的(故事日後再訴).

  大仁館因為有文學院和藝術學院,平常都會有樂器演奏,練唱和舞聲,只
是走在深長又狹窄的迴廊,常會聽到一陣幽幽音樂傳來,好不令人產生遐想。

有一次我忙到10點多快11點,覺得很累就躺在系辦門口的沙發上,不知不
覺得就睡著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耳邊從遠處傳來幽幽的音樂,漸漸醒來
同時,隱約從門口望出去看到迴廊上有個人朝我這裡漸漸走來,因為迴廊很暗又
離得較遠,所以我看不太清是誰,正在想會不會是戲劇系或是舞蹈系的美女時
,突然躺在床上的我瞬間無法動彈!

連出聲都不能,只有眼睜睜的看那個人朝我「走過來」!當他越走越近時,
我才隱約看見那人長髮飄白衣,像跳著芭蕾似的向我靠近,還記的她的手臂是
兩手垂晃的!我看了從背脊直涼到頭皮,還好我一直試著大叫和扭動身體,才讓
自己從夢靨中醒來,同時那女生也消失在迴廊中,不過我已嚇出一身冷汗來,只是這件事
似乎沒這麼快就過去。我醒來沒多久,又覺得頭還是昏沉沉的,一直想閉上眼睛,似乎有
什麼力量在拉我回到剛才的夢境中,掙扎了好幾次,終究無法保持清醒又入睡了,一旦入
睡,那女的馬上會出現在迴廊向我逼近,然後我再掙扎醒過來,她又消失了!就這樣反覆
2、3次後,她已經很接近門口了──她跳著前進的腳動作極不協調,好像腿內沒有骨頭
支撐似的,不然就是斷了好幾節,
她手臂的擺動就像遊行時八家將撐起青面獠牙神像哪兩隻手臂的晃動一般....
整個看起來讓我的心臟都要停了,這時無論我怎麼努力就是沒辦法叫出來或動起
來,只能看著她跳到我眼前,我一直努力不去看到她的臉,怕我會崩潰....

當她來到椅子前時,她竟然慢慢的蹲下來,她蹲的動作更詭異,是兩腿直
直的往後退再彎下來,然後身體慢慢往前傾好像失去平衡似的,而且兩手還是垂
掛著,就這樣我慢慢的看到她的臉,很靠近很靠近,那對眼睛很悲傷、很哀怨,
眉頭咒的很緊,眉梢和眼尾都下垂的很明顯,而我真正被嚇到的是她的嘴,剛開
始嘴是抿著的,然後嘴角漸漸的往上揚,像是苦笑一樣,再往兩邊伸開,就這樣
陰陰的笑著,一直到她嘴巴裂開對我格格的笑時,我發覺她的手已經慢慢伸出來
要抓我肩膀....

之後我不知道是嚇暈了還是被後來同學叫醒,我同學說我臉色很難看,是不
是感冒了?我才趕快爬起來,看看手錶,已經1點多了!不敢再逗留,就到同學
家借宿去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