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七十二夜 屍水下

落蕾歎了口氣,"或許外公太大意了,他一直以為自己身體很好,所以沒有重視吧。他經常和劉叔一起吃豬下水和那些碎肉麼。
我想了想,又問到,落蕾點了點頭。外面的雨開始小些了。我看了看躺在竹床上的老人,心中掠過一絲悲涼,忽然有種感覺,很無奈,
我的親人也在漸漸老去,有時候真的很害怕這種事情降臨到自己頭上。落蕾一直都顯的毫無生氣,雖然只在快到家的時候哭了一會,
但她很快在進房間的時候擦乾淨了眼淚。"想哭就哭一下吧。"我勸她,落蕾苦笑了下。"借你肩膀靠靠可以麼?我肩膀太窄了,靠的難受,還是背吧。
"我指了指自己的後背,落蕾笑了下,但臉龐很快又再次板起來。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落蕾起身接了電話。

"二版的專訪不能動,我說了多少次了,那是我們報紙一貫的風格,還有,我不再的這幾天不許偷懶,回去我會核對你們工作品質的,
每一篇稿件我都會去重新看一遍,要嚴格按照三校五定的規矩!"她說話的語氣又恢復了過來,急促而嚴厲。可能身為一個年輕的女領導,
不厲害些的確不行。先睡吧,明天還很忙。"落蕾關上木門,插上門閂。"好的,明天見。"我也走進裡屋,和衣朝裡面的床上躺去。
這個晚上特別漫長,一來蚊子甚多,跟轟炸機群一樣,嗡嗡個響個不停,加上裡面濕熱的厲害,一股股的黴潮之氣撲鼻而來這種環境實在很難入睡。

我忽然想起了母親說過的一個關於她同事家人的故事。這位同事的丈夫,家中原先也是高門大戶,祖上還是皇帝欽點的狀元,
但也是一夜之間主家的男人暴斃,接著也是莫名其妙,剛死就流出屍水,家裡本來豪門大宅,人丁興旺,結果一個個都奇怪地倒下,
最後同事丈夫的母親帶著孩子逃走了,才倖免於難。難道,屍水真能預示某些災禍?如果那個什麼劉叔所言為真,
那還是讓落蕾早些離開為好。睡不著,因為落蕾告訴過我,這個房間是她外公生前的臥室,我倒並非害怕,因為我相信即便老人家生靈還在也不會加害於我。

房間不大,除了擺下一張床外勉強可以容納兩人進出,我在黑暗之中摸索床頭,忽然觸到了一件東西。
似乎是個圓柱形的,拿過來一看,好像是個裝藥的罐子。我接著不多的燈光,相當吃力的看清楚了上面的字。"硝酸甘油片。"
我有些吃驚,看來老人早就知道自己的病了,可是為何還是去世了,而且並沒有告訴過落蕾。

打開瓶蓋,是一片片白色藥片,其中有幾片似乎還有些髒了。我將盒子蓋好,放進口袋。晚上狗叫的很厲害,落蕾起來過一次,又睡去了,
她告訴我可能狗兒也感覺到了悲傷。雖然睡的難受,但輾轉反側,終究還是在天明前睡了過去,早上又被山風吹醒,著涼了,咳嗽噴嚏不斷,
落蕾很不好意思,只好為我借了些感冒藥,讓我將就一下,等外祖父的喪事辦完,就趕緊回去。我拿著藥片,忽然覺得和昨天看見的非常想像。
"藥片,哪裡來的?"我把藥喝下,順便問道。落蕾回答我,是劉叔的,她妻子,也就是那個圓規女人,居然還是村子裡的醫生女兒,
劉叔的老丈人自學過幾年西醫,搞了個診所,為村子裡人醫治個頭疼腦熱,不過有些大病,還是要找落蕾的外祖父。

"哦,原來是這樣。"我嗯了一句,落蕾還告訴我,圓規女人也通一些醫理。將門打開,卻發現狼狗一條條地趴在地上,毫無生氣,
落蕾有些吃驚,這些狗是老人生前最為喜愛的。落蕾走過去,一條條摸了摸,接著歎了口氣。 全都死了。看來是被毒死的,有人想警告你,趕快離開這裡。
"我走進狼狗,發現狗嘴邊吐著粘稠的泡沫,四肢也誇張的變形了。看來昨晚的狗叫是毒藥發作,它們痛苦的哀嚎。"你外公沒有得罪什麼人吧?"
我問落蕾,她自然搖搖頭。這時候劉叔忽然走了過來,他吃驚地望瞭望那些狗的屍體,接著連忙對落蕾說:"丫頭,你外公的狗怎麼被毒死了?你沒什麼事情吧?"
我笑了笑,對劉叔說:"劉叔你怎麼知道狗是被毒死的?"他撇了撇嘴巴。
"猜的。"他不再理我,轉而去追問落蕾。

"丫頭啊,我早說了不要住了,你還是趕緊著把這屋子賣了,要不然我怕你也會有危險,我可不能看著老人在天之靈比不上眼啊。"他說的捶胸頓足,
表情十足誇張,落蕾只是抹了抹眼睛,反到安慰了劉叔幾句,只是房子依舊堅持要等父母來了再說,劉叔失望得歎了口氣。
我忽然覺得劉叔居然比昨天看到的樣子要瘦了許多,或許算計人多了,自然會瘦。"劉叔,你怎麼這麼多漢啊。"我望瞭望他後備,
白色的背心幾乎完全被打濕了,如同糊了一層漿糊,而且額頭上還大顆大顆的汗珠往下掉,今天風很大,並不熱。"是啊,我也不知道,
晚上也盜汗的厲害,床上起來濕漉漉一片,飯也吃不下,你外公的死讓我太突然了,太傷心了,幾十年的老鄰居啊。
他居然還會接樓梯上爬。落蕾再次例行的表示了感謝,送走了這個傢伙。

我帶著些疑問,打了個電話給一個醫院主治心肌梗死的醫生朋友,朋友把答案告訴了我,我咳嗽了幾聲,說了句謝謝。
落蕾很奇怪的望著我,環抱著胳膊,站在我面前。"我總覺得你有些事情瞞著我。"對聰明的女人說話很累,但更累的是當你
和她們說實話的時候也無法取得相信。"因為你現在感情波動很大,我希望調查清楚些再告訴你。"這絕對是實話,但實話偶爾也是廢話。
落蕾很聰明,聰明的女人知道問不出什麼來就不會去追問了,所以她沒再繼續問下去,而是著手忙於老人的喪事。
我則去了劉叔老丈人的醫療所一趟,似乎感冒藥的效力不夠好。當落蕾問我的時候,我是這樣告訴她的。

喪事簡潔,但並不代表簡單,鄉間的規矩著實比城市多了許多,什麼白布遮臉啊,死不落地啊,壽衣的換發,
先穿那只手再穿那只手,加上感冒,我頭疼的厲害,但即便如此,我依舊始終注視的一個人。劉叔。他換了套衣服,可是還是不停的流汗,
帶來的毛巾被他擦拭的已經擰了幾次了,長長的褲子也濕了一片,只是心想,他這樣流汗下去,不會脫水麼。
喪事一直從早上忙道下午,落蕾幾乎累的差點暈過去,雖然在報社累,但那畢竟是本職工作,全然不像今天事情如此煩瑣,規程如此複雜,
所以即便是她,
也有所不堪忍受了,我叫她休息一下,她也只是苦笑搖頭。最後所有人再次散去,房間裡劉叔卻依舊擦著滿頭的大汗,尷尬地站在屋子中央,老人屍體的旁邊。
屍水已經沒有在流了,山風很快把老人吹的乾淨了,但某些人的心卻不是純淨的山風吹的乾淨的。"劉叔,有些事情我想問你。"我忽然抬頭問他,
後者有些意外,但同時把臉上流露出來的討厭之情壓抑下去,依舊客氣地回答。"說,只要是我劉叔能辦到的不辦,還真對不起這個叔字。

"你經常拿著酒肉來找落蕾外公喝酒麼?是。你知道他有無痛性心肌梗塞麼。不知道。"那老人抽屜裡的硝酸甘油片哪裡來的?
這附近只有一家可以拿到西藥的地方。"是我幫他取的。"劉叔的汗流的更加多了。你不是不知道他有心肌梗塞麼?"我笑著問他,
一旁的落蕾則吃驚地望著劉叔。劉叔在擦汗,卻不說話。他站的地方居然留下了一小淌水漬。"我原以為老人得的是無痛性心肌梗塞,
其實不是,他知道自己有病,而且準備好了急救的藥品,可是他不知道那些酒和高脂肪的肥肉下水比毒藥更可怕。

酒後不能使用硝酸甘油片,否則非但無法發揮藥力,還會造成嚴重的低血壓,老人似乎還有嚴重的低血壓史,本來對這藥物就要嚴格控制,
而且長期飲酒和肥膩食物也會誘發病症。"我拿出藥瓶,拿在手裡把玩著。劉叔的汗淌的更加快樂,但依舊不說話。"可是低血壓也不會造成外公去世啊。
"落蕾忍不住說了句,劉叔像找到了救命稻草,眼巴巴地望著落蕾。 是的,的確,如果他只做這些,恐怕老人的死從法律來說根本治不了他,
他只要推說壓根不知道罷了,但是這藥是你拿來的,可裡面裝的卻不是硝酸甘油片而是醫治感冒的普通藥片,那就相當於謀殺了。"我將藥瓶拋了起來,
望著劉叔。 他固執地喊到:"你憑什麼說我換了藥。

"那不見得,老人的病連自己兒女外孫女都沒告訴,只有你一個人知道,藥出了事情,不找你,找誰?而且外面的狗,恐怕也是你下的毒吧,
昨天拿來的肉,可能早就切了一些混合老鼠藥扔給狗兒了。而且,第一個到達現場的是你吧,把散落在地的藥片又重新放回去,在放到床頭,
裝的好像是突發性梗死,來不及拿藥,可惜,藥片裡有幾塊沾了泥土,你應該扔掉的。"劉叔聽完,像暴跳的狼狗,沖過去搶過那個藥瓶,
然後將裡面的藥片統統倒出來扔出門外,接著還跑出去使勁踩跟瘋子一樣。

"你不用踩了,那瓶藥是我找來的,不是你換掉的那個,其實只是我的猜測罷了,沒想到你反應如此之大。"我從懷裡又掏出了一個瓶子。
劉叔如同傻子一樣望著我和落蕾,落蕾眼睛裡滿是不解和憤怒。"我只是為了房子,為了這房子後面的地。"劉叔跪倒在老人的屍體前,
居然哭了起來。這地是百年難尋的龍嘴穴,埋進自家祖先進去,後人必定飛黃騰達,我求過他好幾次,可就是不答應,當然,我不好直說,
後來他拜託我去為他開一些硝酸甘油片,我才鬼迷了心竅,動了這心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劉叔臉上又是汗,又是眼淚鼻涕,就像打翻了一碗粥在臉上。"可是這屍體出水?"落蕾奇怪地問。"那都是我賣豬肉使的壞招,
將水打在皮下,一些時辰後,屍體血液凝固後會江水從毛孔中擠出來,自然成了屍水。"劉叔斷斷續續地解釋著。"那等於是你殺了我外公。
"落蕾幾乎是咬著牙齒說著,臉冷的嚇人,我從沒看過她這樣生氣。劉叔低著頭,不再說話。"你還在流汗麼?"我忽然蹲下來,問劉叔,
劉叔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落蕾,他奇怪地點點頭。

"你的汗,可能永遠也止不住了,或許那天老人原諒了你,或許,你會流到死為止,你死的那天,會變得如同人幹一樣,身上一點水也沒有,
像風乾的臘肉。"我一字一頓地說,劉叔的眼睛滿是惶恐,他爬了起來,看了看屍體,大叫起來。
接著,劉叔高聲喊著跑出了屋子。從房間到門外,一串腳印,居然連鞋子也濕透了。
"算了,他得到應有的報應,即便去報警,也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啊。"我看落蕾還有些生氣,安慰她說。
"嗯,時間不早了,爸爸和媽媽剛才打電話來也說快到了,讓你忙活這麼久,真不好意思,還感冒了。"她抱歉地說。

我自然說沒事,而其實頭疼的幾乎裂開了,在女性面前逞強似乎是男人的天性。最後,我陪著落蕾回去了,老人就葬在了房子的後院,
倒不是說為了什麼龍嘴穴,只是他是在太愛這房子了,生前就說過許多次,死也不離開,陪葬的還有那些可憐的狗兒。幾天後,
充滿幹勁和精神的落蕾再次出現在我面前,照樣喜歡說話開玩笑,該嚴肅的時候又很嚴肅,只不過當下起大雨的時候,依舊會端著咖啡,
腦袋斜靠在玻璃上,望著窗戶外面出神。後來我打聽過,劉叔瘋掉了,他走到哪裡都不停的擦汗,即便已經沒有汗了,也使勁擦拭著,把皮都磨破了。
"我沒有流汗,我死了不會流屍水。"他總是翻來覆去的念叨這句。(屍水完)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七十二夜 屍水下

上銀科技去年底通名模過了台灣智慧財產管理T恤規範認證(TIPS)T恤,經濟部工業局日前假音波拉皮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床的世界隆重的授證典禮,由該可康寧血壓計公司執行副總卓文恒代打飛機表前往受證。他強調,台北票貼上銀為保護精心研發的2h2d智慧財產成果導入TI傳播小姐PS,透過資策會科技通水管法律研究所的輔導,讓a片慧財產管理制度更為完床的世界善,並凝聚與深化公司阿里山內部的智財意識,有效新竹票貼增進企業競爭力,進而巨匠電腦好不好達成永續經營的目的上巨匠電腦退費問題銀科技強調,導入TI巨匠電腦退費問題PS後將讓智慧財產、巨匠電腦評價產品研發與行銷更緊密看護中心結合,以降低產品被侵小女人權的可能性,使客戶能不舉有更好的保障,而TI巨匠電腦評價PS認證標章也可強化床的世界戶購買上銀科技產品的巨匠電腦評價信心而在導入TIPS酒店相關教育訓練時,尚可[url=http://]岱瑪金誠[/url]以強化營業秘密制度,茲卡讓該公司同仁了解營業巨匠電腦評價秘密的重要性,如何管巨匠電腦退費問題理以及自己所應負的責床的世界任,使公司的機密資料宅配通能分層管理,提升資料六合彩流通的安全度,讓機密巨匠電腦退費問題資料管理更加健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