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文化大學鬼故事(下)

有一天晚上跟室友在龍門吃完宵夜後,因為外面天氣涼涼的很舒服
,我們就沿著公車進校園的路線散步回去。走到大仁館時,突然一部260公車從
我們後面疾駛而過,正當我們要破口大罵時,聽到了旁邊有貓哀嚎的聲音,走
近一看...真慘...一隻小貓被公車壓到側邊,左邊的腸子都跑出來了,四肢腳
用力的在天空飛舞,像是要抓住在世間的最後一口氣,嘴巴張的很大不停哀嚎
。這時我室友(那個士官長)突然喊出來「不要看貓的眼睛!也不要被看到!
快閃!」那士官長叫我們當作沒看到就走,就在我們要離開時,突然有兩個從
大仁館走出來的女生聽到貓叫走過來查看,可能沒注意到貓貓被撞,其中一個
女生竟然在貓貓面前蹲下去了,我們當時看她蹲下去就覺得不妙,果然馬上聽
到那女生一聲慘叫,這時另一個室友(新聞系的)突然走過去把她拉開,後來
才知道原來那個女生我室友認識,同是日文研習社的。後來那個女的被嚇的失
魂了,被她同學扶回宿舍。事後那士官長說出剛剛叫我們快閃的原因,因為那
可能是陰魂找替身....

  士官長大概解釋一下為什麼是陰魂找替身──貓是很陰的動物,活著的時
候,陰間的魂可藉由貓體回到陽間,所以停殤期間需要守夜就是怕貓靠近屍體
而讓孤魂野鬼借屍還魂。另一種情形更可怕,通常死於非命(自殺、車禍)的
陰魂無法超生,需要找替身,但不是所有陰魂都有這種通陽(回到陽間作怪)
的能力,這些陰魂無法親自找替身,這時它們就會藉由貓體來找,而唯一的辦
法就是先把貓弄死,在貓死前,藉由貓眼找到替身,只是這樣子無法馬上把替
身害死,只好先索魂散魄讓替身整日失神恍惚,等時辰一到,替身就會死於非
命而達到陰魂找替身的目的!

  為什麼士官長覺得是陰魂找替身,因為事發地點在大仁館旁,陰魂厲鬼多
,而且文化死於非命(跳樓自殺)的學生每年都有,因此很有可能。再來還有
一點,那貓掙扎時,無論身體怎麼擺動都固定在一點,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按住
了,所以很可疑。

  聽完士官長解釋,我心頭一震,果然邪門!但又覺得太怪力亂神了,沒想
到隔天晚上上完課回宿舍,就聽到兩位室友臉色凝重的在討論事情,原來是那
個女生自從被嚇到的以後一直都晃晃忽忽的,不能回神。士官長建議要那女的
趕緊離開宿舍回家,然後再找人收回她的魂魄。我在旁聽的覺得太不可思議又
有點毛毛的,怎麼會如此邪門?後來兩位室友要過去幫那個女的,我本來很好
奇想跟,又覺得不妥怕被人認為我興災樂禍愛看熱鬧,就去找我同學打任天堂
解悶了。

  後來聽說那女學生當天就回家了,原本以為這樣就沒事了,但是才兩天過
後的早上,我正在宿舍休息等著上10點的課,突然室友衝進房間直說「大事不
好了!大事不好了....」,原來他朋友那位女同學昨晚才回宿舍,今天清晨就
在大雅跳天井了!人當場死亡,聽說還是掉下來途中撞到陽台什麼的,左邊肚
破腸流,就跟那貓貓死的慘狀很像....

  我當場覺得如晴天霹靂腦中一片空白,一句話也說不出話來,連士官長都
被嚇到了,直說不妙不妙,說我們一定要去跟那女的上香,晚上還要跟他去大
仁館旁邊拜一拜。後來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幾道符,要我們隨身帶著,得帶
上七七四十九天,尤其晚上經過大仁館的時候一定要帶著!事情剛發生不久,
我每天都帶著符在身上,深怕會受池魚之殃,但一個月過後都沒什麼事發生,
我漸漸的沒將此事放在心上。

  有一天我跟往常一樣跟同學在大仁館籃球場打球,一直打到9:30左右吧,
就有一球投籃時彈到場外,我就跑出去追球,球沿著路一直往大仁館滾過去,
越滾越遠,我一心想把球拿回就使勁的追。突然我看到眼前一隻貓從右邊草叢
跳出來,一直往大仁館那個陰門奔過去,很奇怪的我突然被那隻貓吸引住了,
竟然忘了追球就跟著貓走過去,整個大仁館面向籃球場大門前都空空蕩蕩的,
連個鬼影子也沒有,這時我突然想起一個月前貓被撞事件,不禁打了個寒氈,
想說我的符也沒帶在身上得趕快閃,我又回到馬路上找球。

  我沿著馬路往上找著找著,大概就在之前貓貓被撞的地方,在我眼前我看
到了一副驚悚的畫面,那麼跳樓的女孩蹲在地上臉低垂著,手裡抓著一隻貓,
那隻貓被按在地上一直叫,卻無法逃脫!當時我全身發軟,都快站不住了。這
時那個女的在我面前緩緩站起來,我卻僵在那動彈不得,心裡嚇的要死,因為
我面前這個女的,就像是那個跳樓的女學生,當她站起來同時頭也慢慢抬起,
這時我跟她四眼相對,她臉色青白充滿恨意,一股怨氣從她眼睛射過來,讓我
不寒而慄,幾乎要停止呼吸。只見她手抓著那貓,突然高高將貓舉起,然後將
貓在我面前狠狠的往地上摔去!貓被摔在地上,似乎受了重傷,口中都流出血
來了還不停的叫。就在這時候,一輛公車從校門口朝這方向急駛而來,突然那
女的伸出左腳踩住那隻貓,嘴角漸漸笑了起來!就在公車快撞到我時,突然聽
到我朋友從籃球場走過來一直叫我的名字,我一回神剛剛那個女的,貓和公車
都不見了... 我朋友問我怎麼球找這麼久,還站在這裡發呆? 球不正好在我
腳下嗎?可是這時我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之後我回宿舍,當天就生病了,發高燒、不斷囈語,我跟士官長說我遇到
的事,他要我趕快隔天請假回家。

  當天半夜發燒士官長幫我弄來了退燒藥,過不到兩個時辰燒就退了,但我
還是躺在床上渾渾噩噩的,又不斷囈語。接著士官長拚命搖我、打我臉頰叫醒
我,說我可能遇到很麻煩的事,他要確定我三魂還在不在,若我有魂不附體就
不妙了。
士官長當時就在宿舍做起法來,好像是把我催眠後再問我一些問題,後來
士官長很凝重的說我的生魂掉了要趕快找回來,不然會一病不起。他在我頭頂
上拔了幾根頭髮,用黃巾包起來,又把我當晚打球穿的衣服拿走,就跟另外一
個室友匆匆出門了,臨走時還把符掛在我身上並且請隔壁一位同學照顧我。

  士官長說到當時在事發地招魂回體的時候,又遇到了那跳樓女學生的陰魂
,女學生說當時應該要當替死鬼的是我們三人,僥倖被我們逃開了,所以之前
的陰魂才找上她當替身害死她。女學生心有不甘想找我們報復當她的替死鬼,
因為士官長有道行而另一個她也認識(陰魂通常不害親人朋友),所以就找上
我了,正巧那時我沒帶著符,就被纏上了。

  至於後來士官長怎麼找到我的魂並招回歸元,他說這是他的「法術」不便
透露,但是他還是給我一個住址要我第二天趕快下山去找那個人收驚,好讓所
有魂魄歸位,病就可以不藥而癒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之前士官長拿給我們隨身攜帶的符,就是要保住三魂附
體的。要是我那時打球也把它帶在身上,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事過之後我將
士官長給我的符一直戴在身上,不敢離身。我好奇問了士官長是否那女學生還
會留在「那裡」找替身,我以後還會不會撞見她,士官長只是說我福大命大,
就算再遇到,她也傷不了我了。

  至於後來,我在大仁館迴廊「看到」的那個會跳的女鬼,是不是同一個,
還是只是我被鬼壓,我也不確定,只是我心中一直希望那位「女學生」可以趕
快脫離冥界,解脫痛苦,早日投胎輪迴。

  其實我本身以前不是鬼神論的信仰者,但自從我碰上掉魂那件事後,不知
怎麼的,從此我跟靈異的東西緣份就變多了。我朋友說,那是因為我被「開光
」了,之後我還斷斷續續遇見一些不可思議的事,讓我心中對冥冥事物更加尊
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