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七十四夜 丹緣 下

他帶著兩個小孩,沿著山路崎嶇的前行,我雖然和堂弟從小也在外面瞎跑,卻不知道這裡有條山路。行了幾裡路左右居然在山腰處看到了一個山洞,洞口非常寬敞,

可是按理這種山洞應該非常涼爽,可是進去的時候卻異常炎熱,甚至有些窒息。道長,穿著這麼厚的袍子呆在這裡你不難受啊?'堂兄問他,道長擦了擦滿頭的汗。

'熱是熱,可是這衣物是祖傳的,脫不得,脫不得!'他只是略微挽起袖子,帶我們走了進去。洞內比較昏暗,可是還是有些許亮光,走進一看,

居然正中間擺放著一口和成人差不多高的青銅丹爐,它的樣子非常古怪。最下面的底座是個扁扁的圓形託盤,上面雕刻了些陽紋圖案,下面由三個支角撐起,

有點像冬天裡取暖的炭爐,上面則像一口銅鐘,不過鐘鼻子卻是個空心的半圓形,最誇張的是鐘的兩側是兩扇弧度非常大的圓型提手,猶如兩隻大耳朵一樣。

整個爐子看樣子是有些年頭了,非常陳舊。爐壁居然冒著紅光,仿佛要燒著了一樣。接著不亮的爐火,我看見牆壁上還掛了幅畫像,和一柄劍,下面則擺放了很多零散的東西和器械,

似乎是些藥物,因為我進來後就聞見好大一股子雄黃味。這裡面正在煉丹,煉丹的火候也很重要的,所謂文火一炷香,武火一炷香,交替進行,好要嚴格按照天理之數,

稍有差池就前功盡棄了。而且最關鍵的是即便煉好以後也要……'道長仿佛看著自己剛出世的孩子似的眼神望著丹爐,全然沒發現身後慢慢伏近一人,

悄無聲息的在他後備刺了一刀,是把匕首,刀鋒進去了一半,剛好刺在右邊脊背上,雖然不致命,不過說話很困難了。

我和堂兄兩人都嚇呆了,回過神一看,才發現居然正是昨天向我問話的那個人。嘿嘿。他得意地笑了起來,笑聲在洞裡回蕩開來。

'你們居然引了惡人來我這裡,想謀我的丹藥!'道長捂著胸口皺著眉頭吼道,我則哭著說不是我幹的。是我跟著他們來的,不過你識相點就趕緊把丹藥交給我,

否則我連這兩孩子一併宰了,這荒郊野外,你們三個就是化成白骨,也無人知曉。'說著他居然又摸出一把鐮刀,架在我脖子上,冰冷的刀刃幾乎要劃破我的皮膚了,

這下我連哭都哭不出來了。道長不說話了,只是指了指丹爐。你拿了也沒有,沒有丹緣的人硬要食丹,只會害了自己,雖然這東西可以延年益壽。

他還沒說完,那人就沖上前一腳踢開道長,用鐮刀將爐頂掀開。裡面居然倒扣了一隻金碗,閃閃發亮,那傢伙眼睛都直了,小心翼翼得將碗撥弄了出來。

'媽的,原來是鍍金的!'他把碗拿到亮光出看了看,罵了一句。那當然,本來是鋼碗,經常接觸黃白之物,自然也鍍上去了。'道長說了一句,便劇烈的咳嗽,

我和堂兄跑過去扶起他,他則善意的摸摸我們的頭。沒嚇到你們吧?'道長和藹地問。進洞的那人把爐子裡僅存的三顆丹藥拿了出來,大概和玻璃彈珠一般大小,

只是通體閃著紅光,非常好看,豔麗的很,那人用手拖著,拿出一塊手絹將他包裹了起來,後來眼珠子轉了轉,居然吞下了一顆。我看見他接觸過丹藥的手指頭,

表面居然起了天藍色的一塊。老頭,丹藥我拿走了,至於這兩個孩子就在這裡陪你一起走吧,免得寂寞。'他又咧嘴笑了笑,走出了山洞。

確,我們根本不認識回去的路,往回走的分叉口極多,在野外一旦迷路,到了夜晚山狼就會出來。道長見那人走了,掙扎著爬了起來,從一個隱蔽的角落拿出一包東西,

打開後是三包油紙疊得非常整齊巴掌大小的紙包。他將其中一個交給我,另外兩個交給堂兄。我第一看見你就知道日後肯定會有大劫,這種病沒法根治,

而且會隨著你的血一代代傳給你的子孫後代,不過這丹藥可以暫時緩解一下病痛,記住,一包是丹丸,一包是解丹丸的毒的。'他對堂兄說著,堂兄似懂非懂地點頭。

'你日後會有刀傷,必定折傷一肢,這包藥不是金丹,卻可以去腐生肌,而且對傷口康復很有幫助,帶著吧。'他又回頭對我叮囑了一番。說著,他取下牆壁上的佩劍交給我們。

'每到分叉口,將劍直豎,劍倒向哪裡,你們就隨著那個方向下山,祖師爺會保佑你們的。'說著,他慢慢的將身子放下來,在地上盤腿而坐,做了個打坐的姿勢。

'我要說的話說完了,你們趕快下山吧,我也要去了。'說完,他便閉上眼睛,不愛言語,臉龐也忽然變的灰暗起來。那時候年級小,根本不知道死為何物,

只是拿著劍和那三個紙包匆匆趕下山,果然,每到分叉口都將劍作為導路工具,居然真的順利回到了村子。剛回來,就發現村子裡的人圍繞在一起,擠進去一看,

原來在村口發現了那個傢伙的屍體,喉嚨到胃全變成了黑色,就像是熟透了的柿子,軟塌塌的,還爛了好幾個洞,臭不可聞,猶如壞死的雞蛋。抬他起來的時候,

一下沒扶住頭,喉嚨就斷開了,腦袋一下滾落了下來。大家只道是他吃了什麼劇毒的東西,可是怎麼也想不到是什麼。也只好草草安葬。

由於道長交代過,任何事情都不要向外人提及,我們也只好把這件事爛在心底。後來我們也沒有再找到那個山洞,只好將那柄劍埋了起來,作為劍塚。

村裡人對道長的突然消失非常費解,每當大家吃飯的時候都會聊到,許久沒有看見道長了,飯後消遣又少了一件事情,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漸漸將他忘卻了,

唯一讓人記得的,只是他那說起話來非常嚴肅如同舊時候酸腐的老學究一般。至於那丹藥,紀顏的父親不以為然,後來他離開了村子去外面遊蕩,

藥自然交給我保管,我小心翼翼的藏了起來,可是當我接到他病重的消息為時已晚,等我趕去的時候,他已經走了。之後如道長所言,我斷了一條腿,

這才記起道長的話,那藥用下後,傷好的很快,雖然斷肢無法再生,卻遠比尋常人要好得多。所以我才帶著藥來這裡,我不能再看著紀顏也和他父親一樣了,

否則這就是我分家的責任了。"紀學默默地說完,喝下口茶。"難道你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麼?他和他父親為何會突然間得這種病?

"我急切地問,以為可以從中得到答案,不了紀學卻搖搖頭。"不知道,我只瞭解可能和紀氏嫡系長子一族的血有關,你也知道,紀顏的血有驅魔辟邪的能力,

可是這能力只限於嫡系,我們這種分家的血是沒有這能力的,可是似乎這東西使用的太多,就會對身體很大的傷害。"他無奈地回答。

"丹藥可以暫時延緩一下,後面的那包就是解丹毒用的,兩者缺一不可。"紀學站了起來,"好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等他醒了記得告訴他回去看看,

那裡的人都很想念他。"說完,紀學便轉身離去了。我忽然想起黎正走之前的叮囑紀顏少用血劍,或許也是這個意思吧。時候不早,

我決定先去醫院看看紀顏,然後回報社繼續工作了。(丹緣完)


異聞錄 每晚一個離奇故事 第七十四夜 丹緣 下

科技部日前審核通過由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轉投資的長聖國際生技進駐中科案。長聖已取得有關學研機構專屬技術授權,合作開發生產間權威補習班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產品,未來規劃於中科建置台灣第1座醫療等級PIC/S GMP規格之細胞製造廠,預期將帶動中台灣生權威補習班技醫療產業,以成為亞太地區頂尖細胞製藥生技為目標。 中國附醫院長周德陽表示,長聖資本額3.8億,主要為研究、開發及製造人類間質釘書針雙眼皮細胞與免疫細胞相關新藥產品,透過該公司專利IGF1R幹細胞培養技術得到較佳疾病治癒能力;樹突細胞腫瘤疫苗製備技術具毒殺腫瘤細胞理想策略黃志豪的能力,更對癌幹細胞具特異性的毒殺作用。 此外,長聖國際生技申請專利,用於評估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適用以樹突狀細胞腫瘤疫苗月老銀行評價基礎的免疫療法,及預測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有助提高治療後的存活率,並有效分配及利用醫療資源。 中科管理局表示,本案之間質幹理想策略黃志豪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細胞醫療產品,因具有獨特的細胞優異性及可能應用在治療特定腦中風、心血管與腦部腫瘤的效益性,對於提升國polo衫內細胞醫療產業很有幫助。科技部日前審核通過由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轉投資的長聖國際生技進駐中科案。長聖已取得有關學研機構專屬技術開眼頭權,合作開發生產間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產品,未來規劃於中科建置台灣第1座醫療等級PIC/S GMP規格之細胞製造廠,支票借款預期將帶動中台灣生技醫療產業,以成為亞太地區頂尖細胞製藥生技為目標。 中國附醫院長周德陽表示,長聖資本額3.8億,主要為研究、可康寧血壓計發及製造人類間質幹細胞與免疫細胞相關新藥產品,透過該公司專利IGF1R幹細胞培養技術得到較佳疾病治癒能力;樹突細胞腫瘤疫苗製備卡麥拉隆鼻技術具毒殺腫瘤細胞的能力,更對癌幹細胞具特異性的毒殺作用。 此外,長聖國際生技申請專利,用於評估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適用以翻譯公司樹突狀細胞腫瘤疫苗為基礎的免疫療法,及預測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有助提高治療後的存活率,並有效分配及利用醫療資源。 中科管理縮鼻頭表示,本案之間質幹細胞與樹突腫瘤細胞疫苗兩項細胞醫療產品,因具有獨特的細胞優異性及可能應用在治療特定腦中風、心血管與腦部腫瘤的月老銀行評價效益性,對於提升國內細胞醫療產業很有幫助。三星將會在 MWC 2017 中發佈新平板電腦 Samsung GALAXY Tab權威補習班S3,型號為 SM-T820。日前,這部新機提前在台灣認證網站 NCC 曝光,大家可以在 MWC 2017 之前提早知道這部機翻譯公司的外型。 據悉,Samsung GALAXY Tab S3 規格包括 9.7 吋 2048 x 1536 px 屏幕、Snap臥蠶ragon 820 處理器、4GB RAM、64GB ROM、1200 萬像素主鏡頭及 500 萬像素前置鏡頭等。新光金營運績中醫減肥效不彰早已是公開的祕密,今年1月甚至成為唯一虧損的金控,落於所有金控的後段班。尤其旗下新壽更是不復往年榮景,去年僅小賺1億多元早洩治療diy,對於同樣為壽險型金控的國泰和富邦,新光金已經難以望其項背,據傳這使得新光金的另一大股東洪文棟家族極為不滿,這正是即將掀起經營理想策略黃志豪爭戰的關鍵因素。 事實上,就在農曆年後不久的的2月7日,新光金主要控股公司之一的新勝,公司登記負責人已經悄悄換成了洪文棟,一改理想策略黃志豪過去新勝一直由吳家掌控的局面,為今年新光金的董監改選投下極大的變數。 新光金的股價已經長期低於淨值,甚至還低於票面價值,以17婚友社收盤股價8.48元來看,距離9年半前的高點43.8元,連腰斬再腰斬的價格都不到,大股東也未出手相救,到底新光金這家公司出了什麼月老銀行評價問題? 「新光金最大的迷思就是過於迷信所謂的外資圈,」一名金融圈人士不客氣的批評。眾所周知,新光金從宏達電股票、反向兩倍的標普月老銀行評價ETF,再到巴西基金,投資連連踩到地雷。而最初讓新光金體質走向疲弱的正是前投資長呂文熾將新壽資產大量投資在連動美國房地產的擔保團體服券憑證,導致2008年金融海嘯時,新光金慘賠200多億元,只能賣地求生。 呂文熾在加入新壽前是德國安聯資產管理亞太公司駐新加坡支票借錢首席投資長兼總經理,據媒體報導,當年是吳欣盈多次飛往海外將他重金禮聘回來。 官僚體制未改,家族色彩仍濃厚 這名也相當熟悉外資環翻譯公司的人士直言,「像是大公主也一直自詡自己過去是外資分析師啊!」但是外資圈之所以厲害,關鍵其實在於他們有相當完整的體系和制度,形成支票借錢優秀的投資團隊。因此,當把團隊分拆後,在沒有完整的後援下,個人根本難以發揮作用。 而所謂的強化體質和改革若只做一半,恐怕比沒做臥蠶還更糟。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士透露,先前原本打算跟新光承租某棟大樓的地下室做為spa會館,到了雙方約好的洽談時間,新光不僅一次派了中醫埋線2個人來,而且到最後竟然沒人能做主,表示要再回去「請示高層」。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媒體身上。2月9日,新光二公主吳欣儒舉辦記權威補習班者會,欲談她所主導的數位金融業務。然而到了現場,不少記者卻都被拒於門外,一問之下才知道,出席的媒體名單也都事先經過「高層審核」理想策略黃志豪,連當天拍照都得在他們指定的時間和位置之上。 一名金融界高層聽聞,直呼「這間公司實在太官僚!」公主們一向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也法令紋常常強調自己的洋派,但新光金濃厚的家族色彩觀念似乎卻深深植於她們的腦海中,「新光的管理問題再不改,不管再給它幾年恐怕都沒用。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