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勺子里的世態人心 _0

陳建斌的《一把勺子》,大銀幕的試水之作。故事有點荒誕,卻有深刻的警示意義。好心的農民拉條子偶遇一個傻子,給了點吃食。那傻子便不離不棄地跟著他回到家。一路上他好幾次趕傻子走,都沒有成功。傻子的饑餓,可以想見。傻子說不清姓名住址,講不出家有何人。跟著他到家,本想著讓傻子住一晚算了。第二天他將傻子帶回遇到的地方。他沒到家傻子已經先行一步回來了。傻子管他老婆一口一個媽,偏偏他自己的兒子過于聰明犯事坐牢。天寒地凍的西北高原上,兩夫妻害怕傻子被凍死,暫時收留不算壞也不算好地待他。   

     

  拉條子回到小鎮,到處打聽有無認識傻子的了,被人嘲諷是不是家里的親戚想扔掉解除負擔。無奈之下他去找村長,因為他聽說有可以收留無家可歸的傻子的地方,想讓村長出個介紹信好送掉傻子。正在啃著牛骨頭的村長,一邊嘟噥骨頭上肉太少,一邊推脫說全國有那么多人無家可歸,誰讓你多事,他傻你不傻,不會自己想辦法!他又找到派出所。派出所說沒人報失,沒辦法幫他。他只好出錢到鎮上印發了尋人啟事張貼。欠他五萬塊錢的大頭哥,每次見他就躲。這個晚上,帶來兩個傻子的親人。兩人丟下一點錢,帶著傻子匆匆離開。   

     

  拉條子松了口氣,他老婆還有點擔心,拿人家的錢多不好。他們連武昌白癜風醫院在網上可以查到嗎錢帶信封放進抽屜。可是他們的平靜很快被打亂。一天,兩個騎摩托的男子來到他家,聲稱是傻子的兄弟。全家人找了傻子很長時間,老母親癱在床上二十多年,就等著見傻子最后一眼。拉條子夫妻傻了。在摩托男的追問下,想起了帶走傻子的人留下的信封和錢,剛拿出就被摩托男一把搶過。兩人臨走時留下狠話,“你們賣掉了我弟弟,究竟得了多少錢?過兩天來要人。”拉條子夫妻嚇壞了,東湊西拼了幾千塊錢。果然,摩托男又來了。他們拿著“賣傻子”的錢,叫囂著決不罷休,三天后將帶著癱瘓老母一起來。   

     

  拉條子再一次走進了派出所。派出所答應他,那倆人再來時報警,警察就去幫他了解情況。拉條子到鎮上買回了茶葉瓜子等物,囑咐老婆,人來了不要讓他們走,用喝茶吃瓜子拖住他們。他們害怕被人招呼,不敢燒飯不敢開燈,像鼴鼠一樣過了三天。沒人來。兩夫妻更加擔心,害怕人家冷不丁出現,不知道該怎么辦。   

     

  一個未了,一個又來了。又來了兩兄妹,號稱傻子是他們的兄弟,一定要人。拉條子反復申明,傻子不在家中,被人帶走了。兩人半信半疑走了,說過一天來。村長找上門來,狠狠教訓他,“想不到你居然將傻子賣了大錢,真能啊。我才是傻子,被你騙了。”拉條子百口莫辯,只得一次又一次去找大頭哥,畢竟人是大頭哥領來帶走的。大頭哥一臉致人于千里的不耐煩,“只是帶人去,又不知道是誰,不負責問清楚。”拉條子怎么辦?他又到鎮上希望能找到傻子的消息。先前被他問過一次的人,驚詫地問他,找不到傻子家人你問,現在傻子被家人帶走了,你還問!   

     

  沒有信息,他再一次掏錢印發了尋人啟事。他希望大頭哥幫助他,并且說五萬塊錢不要了。為了脫清關系,大頭哥將五萬塊還給了他。這真的不是他的目的。摩托男沒有來,后來要人的兩個人也沒有來,拉條子的心懸在空中。回程路上,他在路邊看到了傻子戴過的破帽子,忍不住撿起來戴到頭上。透過破碎的紅色塑料罩,他看到對面走過來的人群,變得虛幻不真實。他舍不得摘下了。忽然一群孩子過來,團起一個個雪團砸向他,口里還一連串高叫“傻子、傻子……”電影到此結束。拉條子傻了沒有?后來有沒人人體保健——橄欖油再來要人?自己想吧。   

     

  故事很簡單,表現手段很簡單,白描一樣。可是,其中的世態人心有多豐富?自己想吧。不管是老人變壞還是壞人變老,現在面對跌倒的老人不敢去扶的人越來越多是事實。不但是跌倒的老人,只要是跌倒的人,全部受累。法律上對壞人的過多縱容,導致好人連連受傷,流汗流血又流淚,看得人除了唏噓,還能做什么?《一個勺子》不過用形象化的語言,再一次闡述了這道理。為陳建斌點個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