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且向花間留晚照

翻開一卷宋詞,也是翻開千年前的往事,時間是鵲橋,讓我們重見隔世的月色和陽光。多年的分離,換來偶然的相聚,卻也不過只是萍水相逢。我們只需要交換一個過客的眼神,在沒有約定的日子里,才可以來往從容。   

  不知道邂逅宋祁的【玉春樓春景】迄今為止已經是第幾個年頭的春暖花開了。只一句“紅杏枝頭春意鬧”就讓思緒搖曳生姿,無論窗外是哪個季節,屋內都是一片?紫嫣紅。綠楊就長在紙上,紅杏也開在紙上,是辭人用筆墨,封住了那年絢麗的春色。人會像枯草衰楊那樣老去,而這闕詞,像是抹上了胭脂水粉,永駐紅顏。   

  一場花事在春天粉墨登場,歡心地汲取人間的光暖和雨露,還有人的情感和生靈。許多追逐的目光,為了這場儼然豐盛的花事,早忘了事清風霜。王國維季節因素對白癜風有什么影響在《人間詞話》中寫道:   

  “紅杏枝頭春意鬧”,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   

  “東城漸覺風光好,縠皺波紋迎客?。”這是一幅早春圖,色彩明麗,潔凈端然。滿城的春光,讓人想要走進這個繽紛的世界,將春天的滋味一一嘗遍。春色是自然贈予人間的美麗禮物,泛舟湖上,以花瓣鋪床,以花瓣作枕,以花瓣為食。看遠處楊柳如煙,一片嫩綠,雖是早春的清晨,寒意卻微輕。紅杏在枝頭放縱的開放,開到驚艷,開暖游客們赤熱的心腸。   

  每次讀到這句“紅杏枝頭春意鬧”,無論心情多么平靜,都會在瞬間驚詫不已,往日的素顏清淡,被拋之一空,臉上像涂了胭脂水粉,頭上戴了金銀珠釵,身上披著華衣錦緞,這就是杏花。不僅裝扮著自己,還感染著別人。一朵朵杏花開到刺眼,就那樣沒有顧忌地歡笑,仿佛迫不及待要將生命耗盡。用最短暫的時間,收獲最燦爛的果實。它們似乎從來都不屑綻放的過程,而視頹敗為樂趣,視悲憫為軟弱。所以它們有勇氣探墻而出,而不拘泥于世俗的束縛,因為它們向往人間煙火,愿意和一粒塵埃發生愛情,愿意和一縷清風親吻,更愿意被行人采折,帶回家插入瓶中,裝飾別人的夢。   

  而世間之人,往往不及一支紅杏,以為守在世俗畫的圈內,就是堅貞。卻不知,人生僅僅短短百年,既是來到人間,就應該讓紅塵的煙火熏燎,才不辜負這僅有的一次生命。所謂紅杏出墻又如何?任何的人事,都會有預測不到的變故,人生當走過逼庂的深巷,去創造奇跡,去創造唯一。甚至去創造衰敗和死亡。這世間,并沒有量身定做的人生,因為有時候突如其來的事件,連命運也無法掌控。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勇敢接受選擇所帶來的結果,做個睿智的,淡定的人。無論成敗,無畏生死,無謂得失,也無謂來去。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浮生若夢,做夢客易,夢醒卻難,人生總是要苦多甜少,悲多歡少。應該不吝嗇錢財,縱使散盡千金,也要換取這片刻的春光和歡愉,也要博得美人一笑。這時的宋祁,攜歌姬一起來游賞春色,看如煙楊柳,絢爛紅杏,只覺得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縱算明日就要將春色歸還,留孤獨給自己,也不能辜負今日。   

  “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他們將春光調制成酒,花瓣當做菜肴,趁著大好年華,肆意的交換著杯盞。縱使斷腸,也無悔。他們一起舉杯,勸斜陽,希望可以在花間多徜徉一會兒,不要那樣無情的離開,整首辭,都表現出詩人對春光的無限依戀,纏綿而不輕薄,華麗卻不艷麗,情懷真摯,心性豁達。辭人在告訴我們,珍惜緣分,珍惜時光,寧可辜負流年,也不要被流年辜負。煙柳驕傲的穿著自己的綠衣,紅杏孤高的守著自己的紅顏。不需要將愛說出口,春風會給我們最深情的擁抱。   

  宋祁的一生,算是得意,這與他的歷程和性情相關。宋祁,字子京,北宋安州安陸人(今湖北安陸),后居開封雍丘(今河南杞縣)。天圣二年與兄郊同登進士第,奏名第一。章獻太后,以為弟不可先兄,乃擢郊為第一,置宋祁為第十,時號“大小宋”。短短幾行,寫著宋祁一生的名片。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穿著官服的宋祁,在北宋京城里正春風得意,而這首詩詞,更體現出宋祁疏放明朗的心性,他寧肯為春光千金散盡,也不愿為世事拘泥。雖在朝為官,卻一生閑游山水,折柳采花,恣意人生。他的另一首詩詞《錦纏道·燕子呢喃》寫著:“向郊原踏青,恣歌攜手。醉醺醺、尚尋芳酒。問牧童、遙指孤村道:‘杏花深處,那里人家有。’”這便是詩句“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的典故。   

  記得《紅樓夢》中,一次行酒令,探春掣得了一支杏花,紅字寫著“瑤池仙品”四字,詩云:“日邊紅杏倚云栽。”探春就是那株凌云的杏花,敢與世抗衡,她果敢,所以遠嫁他鄉,也可以在異國的土地上開得燦爛。這讓我不禁想起,每個人的前世,或許都是了解一下白癜風有什么忌口一株植物,所以百花千草之中總有一株維系著自己的生命。金陵十二釵中,每個女子,都是一朵花。黛玉是風露清愁的芙蓉,寶釵是艷冠群芳的牡丹,湘云是香夢酣甜的海棠,李紈是霜曉寒姿的老梅,惜春是佛前的蓮花……   

  “紅杏枝頭春意鬧,”宋祁也是因這一辭而揚名詞壇,被世人稱作“紅杏尚書”。一枝紅杏,探墻而去,倚云而栽。花事登場,花事落幕,浮生如夢,為歡幾何。縱是嘗盡冷暖人情,也要和紅塵同生赴死。編輯評語宋祁的感情總是真摯熱烈而美好,我雖然寫的是代表熱烈杏花的宋祁,可是其實我仍在尋覓紅塵中帶一點干凈的梨花白的詩人,而非像宋祁這般如杏花轟轟烈烈的性情,總是追求完美和健全的我,是不是貪心呢?但是這不正是我嗎?以真誠,以美好之心。愿永遠記住我是誰,愿不辜負夢的純與美,愿不負,愿無悔,愿永遠與可愛的人們同在,愿得于真正的治療白癜風首選北京中科白癜風醫院意義。——【來自臨時感悟】這篇短文我費了很大的腦力,在2000多字里,想要更深地挖掘人物情感,是我貪心了,原諒我時間倉促,筆力不足,對于想象中之恢宏,絕倫之精美,人物之感受,描繪不足萬一。如果這個浮生若夢的短文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那也請把它僅僅只當做一個夢吧。(作者自評)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