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復活

碰,一聲沉悶的落地聲,重重地響起。

林仔看著自他手上滑落的瑪莉,她張大雙眼,舌頭吐出,嘴角還牽著一絲唾液。

她死了。

他有些無法相信,這麼容易?他只是扼住她的頸,稍微出了點力,她就斷氣了。

怎麼會?他…他只是想嚇嚇她,要她別再這麼囂張地看不起他,他的耳朵到現在還清楚地回 響著她充滿鄙夷的話。

「你怎麼這麼沒用?要錢?不會去搶去偷啊?哼,只會跟我伸手要錢,沒見過哪個吃軟飯像 你這麼不要臉,你以為我是清純小百合啊?一天能接多少客人?買個幾公剋的安就要讓老娘 做得躺在床上起不來了,你居然還有臉跟我要錢!?」瑪莉那張年華漸去的臉龐,在香煙裊 裊下更顯蒼老,此時她尖著嗓子破口大罵更讓人望而生卻。

林仔不是第一次被她用這麼惡毒的字眼痛罵,這年頭流氓混混也不好當,更何況他只是人家 底下的小弟,能拿的本來就有限,加上近來警方動作不斷,許多大哥往往是跟不了多久,不 是被抓就是被迫逃亡,而且他又不是什麼大角色,只能做些跑腿或中繼的工作,搞個不好還 得要替大哥背個小黑鍋,進牢裡吃個幾年免錢飯。

瑪莉的聲音像個鑽孔機,字字句句刺中他每個細胞。

「我當初是瞎了眼才會跟了你,我好歹也是個酒店紅牌,怎麼會讓你那種無恥的甜言蜜語給 哄得團團轉?現在好了,什麼也沒撈到,人也老了,錢也沒了,現在居然還有年輕學生妹出 來跑單幫,連做個茶室仔,人家還指定要二十歲以下,去他娘的。」 瑪莉的抱怨聲愈演愈烈,口中的穢言更加不堪入耳。

她邊罵邊從床底下摸索,摸索一陣後, 她拿出一個空空的夾鏈袋。

「他媽的,東西呢?」她憤怒地瞪著林仔。

「沒了。」 「什麼叫沒了?你吸掉了?」 「這不是廢話嗎?早上就沒了。」林仔也不耐煩起來,他索性背對著她,不想看見她那張蒼 黃扭曲的臉孔。

「你這沒良心的。」她尖叫著衝了過來,對著林仔是又踢又捶又咬,「那些是我今天要用, 我根本沒錢去買了,你現在要我怎麼活,你是要我死嗎?」 「煩啊,」他一把推開她「瘋婆子。」 可是瑪莉卻像真是發了瘋,馬上就跳起來追著他打,「你這沒用的窩囊廢,你居然敢用掉我 的份,今天我不會再放過你。」 發狂的女人力氣大得驚人,林仔的臉、手臂,還有肚子全都遭到她瘋狂的攻擊。

「你夠了沒有?要毒不會再去賣啊?再找幾個老芋仔,很快就會有幾萬塊了,少來煩我。」 他給了她一記響亮的巴掌。

「你…你…」瑪莉衝進廚房,拿出一把水果刀,「我要跟你拚了,今天我們要好好算個帳。」 林仔看了看她手上那把亮晃晃的刀,雖然自己有幾次也是跟著大哥們出生入死的去衝殺,但 通常他都只是去湊人數,真要砍人他還會手軟,此時瑪莉看起來像是要把他千刀萬剮。

「你要幹什麼…」林仔話都還沒說完,瑪莉就對著他直衝了過來。

他馬上閃過,而她用力過猛,竟跌了個跤,手上的刀也飛了出去。

林仔一見機不可失,一把抓起瑪莉的頭髮,一手扼住她的脖子。

「你竟敢想殺我?」林仔雙眼充血,他要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笨女人一個教訓。

他雙手緊扣住瑪莉的脖子,一邊罵出:「敢罵我窩囊廢?你以為我稀罕你的臭錢?老子是因 為外頭風聲緊,不得不暫時避一避,你居然說我是吃軟飯的?我呸。」他吐出一口口水繼續 道:「我不理你,你就以為我怕你了?嗯?要是你再年輕個二十歲,我早就把你賣掉了,現 在要送人加倒貼,恐怕還沒人要。」 瑪莉的眼睛已往上吊,臉色脹成一片難看的醬紫色,還一直發出〞咯咯〞的聲音。

但林仔沒發現,手上的力道絲毫未減,「怕了吧?怕了以後就乖一點,再多去賣個幾次,要 有多少安就有多少安。」 瑪莉的身體垂軟了下來,林仔這時才發現不妙。

「喂,」他略鬆了鬆手,瑪莉的頭往後倒,分明是沒有了氣息。

他嚇得放開了手,看著倒在地闆上的瑪莉,伸手去探她的鼻息。

他〞咻〞得一口氣吸得有點緊,她真的死了。

這下怎麼辦?他頹然坐在沙發上,不知怎麼處理瑪莉的屍體。

他左思右想,怎麼想都想不出一個好辦法,他不是沒有處理過死人,可是那都是有人一起跟 他『作業』的,他現在只有一個人,怎麼處理最乾淨俐落? 他苦思了十幾分鐘,決定找人商量。

「喂?」對方傳來十分不悅的聲音,也難怪,三更半夜的,總是很討厭接到電話,就算是長 期夜生活的兄弟也一樣。

「喂,小劉,是我啦,林仔。」 「你他媽的三更半夜打來做什麼啦?」對方吼著,話筒裡還傳來女人的嚶嚀聲。

「歹勢啦,要不是有事情我也不會現在這時間打。」他吞了口口水後又道:「呃…你平常… 都怎麼處理大哥交代的屍體啊?」 「你在說什麼我不知道。」啪,電話掛斷。

林仔還搞不清楚小劉幹嘛掛他電話時,他的大哥大就響起來,他連忙接起。

「你真他媽的大白癡啊,在室內電話講這種事?你是笨到不知道我們的電話都被竊聽嗎?」 小劉的聲音在那頭大吼著。

「呃…」他一時心急,完全忘記這件事,「對不起,一時忘了。」 「你一時忘記害我得在今天搬家,你腦袋是裝屎啊,這筆帳算你的。」 「好好好,什麼都好,你先告訴我答案。」 「你問這個幹嘛?」 「呃…呃…我…」林仔不知道要怎對小劉說他不小心殺了瑪莉。

「算了,我沒興趣知道,我都用分屍的,分成一包一包的再丟到大海去,明白嗎?別再打來 了,混帳。」說完,他毫不猶豫地收了線。

分屍?這樣好嗎?到時弄得到處都是血多噁心啊。

正當他苦思不已時,一隻手搭上他的肩,同時一陣陰陰冷冷的笑聲從林仔的背後傳來。

「你果然很沒用,連殺個人都不乾脆…」瑪莉尖尖的嗓音在這半夜裡聽起來特別恐布。

「哇啊!」林仔轉身向後退,「你…你不是死了嗎?」 「呵哈哈哈哈,你說呢?呵哈哈哈。」她笑聲尖銳,此時她的手伸向林仔,他只能恐懼地往 後退。

「你…你這妖怪,不要過來。」林仔一時弄不清楚瑪莉是不是真死了,還是她根本沒死? 「呵哈哈哈哈…沒用的東西,想殺我?沒這麼容易…」她緩緩向他爬進。

她的雙眼含滿了死 氣沉沉的陰森,雙手一高一低地慢慢爬動。

林仔不敢置信地看著瑪莉的屍體向他爬來,怕得動都動不了,突然他摸到了一個冰涼的金屬 ,是那把水果刀。

他不知哪來的勇氣,一把推倒瑪莉,對著她的胸口一陣猛刺「去死吧,去死吧,你這妖怪。」 他用盡全身力氣在她身上一刀又一刀的狂戳,直到她的心口被他開了一個大洞,他才任由那 把刀插在她身上。

血液正泊泊泊的流了一地,到處都是濃稠暗紅的血,帶著一股強烈的腥味,「嘖,連血裡都 有安毒的味道,就算我沒殺你,安非他命早晚要你的命。」 他有一口沒一口地喘著氣,看著她一動也不動地仰躺在地下,「這下是真的死了吧?」 但他氣都還沒平順,就看見瑪莉的手指在微微的抽動,同時她的喉嚨正發出那令人頭皮發麻 的尖笑聲。

「你怎麼這麼笨?都砍了這麼多刀了,怎麼還沒砍死我?」瑪莉的身體正慢慢的坐起,身上 那把刀還穩穩地插在她身上。

「啊……啊……」林仔狂吼出聲,他見鬼了,真的見鬼了。

地上的血讓他滑得站不住,一連跌了好幾跤,踉蹌地退到房間的另一邊。

「想逃?殺了人還想逃?你果然是不折不扣的卒仔。」她臉上的嘲諷未減,身上的血正沿著 刀口,順著她的步伐滴成一條細細的血路,她的心口被砍成一個大洞,裡頭的骨頭隱約可見 ,而裡頭那顆心臟早就爛了。

林仔急急忙忙地在他的西裝外套翻找,他記得他的槍在裡面。

果然,他摸到了一個硬體。

他 掏出手槍來。

用著顫抖的聲音說:「不…不要過來,我…我警告你不要再…再過來…」他的 槍甚至還瞄不準,槍口抖得厲害。

瑪莉只是掛著她那淒淒慘慘的笑容,一直走向他。

〞篤、篤、篤〞連續三聲打進頭骨的槍聲,瑪莉的頭被打掉半個,腦漿正以令人窒息的緩慢 速度流下,混著血液流滿瑪莉的衣服,一顆眼珠子還被打到掉進了魚缸,鮮血頓時染紅了水 。

「啊,衣服髒了。」瑪莉用著她剩餘的另一半腦袋上的眼珠子看著說,「你這殺千刀的,把 我的腦漿打得到處亂噴,等會你給我去舔乾淨,知道了沒?呵哈哈哈哈…」她只用著半邊的 嘴,仍能裂成令人膽寒的笑容。

噹一聲,林仔的槍掉到地上,眼前的瑪莉哪還有原來的樣子?她現在是一具會說話、會走? 無論如何他怎麼樣都殺不死她,她仍然活著,仍然會動,仍然會走。

林仔的神經線瀕臨界限,他要瘋了,他不能再看瑪莉一眼,他…他…他看到牆上裝飾用的日 本刀。

他衝過去抽了出來,日本刀鋒利的刀光,照著林仔最後一絲的理智,他要砍死她,他要把她 切成一塊一塊的,看她還怎麼個走路,怎麼說話。

林仔咻地一揮,把瑪莉的半邊臉削掉,只剩嘴的下半部,他再一刀,剩半邊的頭也落地了, 「去死去死,別再活過來了,去死!」林仔不知是懷著恐懼還是恨意,他拚命揮刀,每一刀 都有實實在在的劈裂感。

他胡亂的砍殺,瑪莉的手、腳、身體全都分了家,但他怕瑪莉還沒死,仍然繼續用刀把她切 得更細更細,連她的手指頭、內臟全部都成了刀下碎片。

他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看著眼前的這一堆肉團,找最好的法醫來都不見得能拚湊得起來。

突然間林仔大聲狂笑著:「你總算是死了,再也不能復活了吧,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斷斷續續的抽噎,就像是有人忽然用繩子綁住他的氣管一 樣。

它在動,他沒看錯,它真的在動,那堆被他砍得血肉橫飛的屍塊在動,每一塊每一塊都在蠕 動著。

「不…啊…啊…」林仔最後一絲理智崩潰了,他拿起手上的日本刀,狠狠地往脖子上一抹, 脖子馬上斷成一大半,血液正狂噴出,但他還沒死,血流盡的最後一刻,瑪莉的尖笑聲還在 折磨他… 「哎喲,請查先生,真不素偶在梭的啦,準郭晚上都在叫啦,偶石再受不了了,只好叫泥來 看一下啦…」一個肥胖的中年女人嘰嘰喳喳個沒完。

「那兩郭倫喔,一看就不知道是好東西 啦,那男滴喔,理一郭拚頭,那女的一定是『賺吃查某』啦,偶一看就朱道了…」 叮咚!管區按著電鈴,看著薄子上登記的名字:何瑪莉。

「什麼事?」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自門縫裡溜了出來,一個女人的臉被遮住了大半。

「何小姐,有人檢舉你們昨晚太吵了,所以請你們要注意公共安寧,否則下次就要開單了。」 「真對不起,不會有下次了。」 管區轉身看看那囉嗦的胖女人,她正一臉不屑地看著門內,看能不能再看出什麼東西來。

「如果沒有事的話…」 「嗯,沒事了,下次請注意。」 「不會有下次了…」那聲音隨著關上的門,幽幽地隱沒在門後。


返回列表